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石激起千重浪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石激起千重浪

    雷法不知其名,乃先天雷法,天地孕育而生的造化。

    若能修成真正雷法,属于自己的雷法,张百仁日后手执天地之威,天下大可去得。

    马车辘轳进入皇宫,一路上通行无阻,所有盘查皆被侍卫挡下。

    杨广最近心情不错,整日里在宫中载歌载舞,酒池肉林醉生梦死,看着那一堆堆白花花的肉体,瞬间兴致大发猛然冲了过去。

    眼见着杨广正要提枪再战,却听门外传来内侍的声音:“陛下,总督张百仁到了。”

    杨广闻言动作一滞,看着那一具具白花花美好的身体,缓缓穿好衣衫:“去勤政殿,这里像什么样子。”

    一群女子你看我我看你,往日里若有人来打扰,杨广早就雷霆大怒了,不知那张百仁是何等人物,居然叫杨广也要收敛性趣。

    这天下值得杨广重视的人不多,眼下的张百仁绝对算一个。

    造纸术一处,大隋虽然说不上万世不倒,但却也能将儒家彻底拉上自己的战车。

    张百仁慢慢眯起眼睛,看着皇宫中升腾而起的龙气,此时龙气周身一层浩浩荡荡儒家浩然正气拱卫,显然儒家已经归心。

    “先生,陛下在勤政殿等你”内侍走过来恭敬一礼。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内侍来到勤政殿,还不待其行礼,就听杨广一阵大笑,将张百仁拽了起来:“先生何必多礼,快起来!快快免礼!”

    “谢过陛下”张百仁坐在杨广身边,杨广笑容满面:“先生真乃神人也,造纸术即出,雕版印刷术也已经成功,不知何时昭告天下,叫那些暗中小人死了心。”

    “天时、地利、人和,此时陛下得造纸神术谓之天时,占据天下至高之位,谓之地利。有儒家归心,谓之人和。三方具备何不宣召天下?”张百仁笑容满面。

    “不知各大门阀世家有何反应?若是反应过激,只怕朕也弹压不住”杨广眉毛簇起。

    “这件事那些家伙只能捏鼻子认了,不然又能如何?”张百仁面带冷光:“陛下莫要多虑,依附各大门阀世家的寒门士子无数,若这些人暗中反对倒也罢了,一旦敢明面上跳出来,必然为千夫所指,离心离德这是在帮助陛下啊。”

    杨广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了一抹笑容:“爱卿所言甚是,既然如此朕就将此事通传天下,造纸术与雕版印刷也该天下皆知了。”

    第二日早朝,满朝文武汇聚,看着下方群臣的僵尸脸,杨广即便精通权谋,也难以猜透群臣心思,更不知眼下这些世家门阀立出来的棋子几人忠贞几人心中不轨。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造纸神术一处,大隋得儒家支持,国运至少延续百年。

    “众位爱卿,朕这里有一件大事要宣布”杨广看着群臣,眼中露出一抹得色,随即瞬间收敛,不紧不慢道:“军机秘府都督张百仁改良了蔡伦的造纸术,更是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日后我大隋白纸可以量产无数,足以叫天下寒门人人皆可读书,朕欲要将皇宫中的秘库开放,印制书籍发放给天下寒士。具体的事情,王通大儒再此,俱都由王通讲解。”

    此时王通红光满面的在大殿中站出来,对着群臣一礼,滔滔不绝的讲述着造纸的妙用以及印刷术的便捷。

    听闻白纸可以量产,书籍可以无限印刷,下方群臣顿时面色狂变。

    如今天下书籍都是有价无市,可做传家之用,没有那个败家子会把自家书籍给卖了的,书籍就算是有钱你都未必能买到。

    这也是门阀世家高高在上俯视天下寒士的重要条件之一,听闻造纸神术与活字印刷,场中满朝文武俱都蒙了神,有人欢喜有人愁,几家欢喜几家哭。寒门出身的官员自然是满面狂喜,至于说门阀世家出身之人,俱都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听闻造纸术与活字印刷,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只要知道一个道理就行了。从今天起大量的书籍就会印刷出来免费赠送天下寒士,这绝对是在要世家的老命啊。

    杨广什么时候走的宇文述不知道,只是等他回过神来之后,龙椅已经空荡,脑袋里嗡嗡作响,看着议论纷纷的群臣,声音化作了苍蝇向着他脑袋里面钻。

    “宇文大人”虞世基拍着宇文述的肩膀。

    宇文述干干一笑:“本官身体不舒服,回家去休养几日。”

    说完后宇文述心烦意乱的立即离去。

    不单单是宇文述,其余各大世家门阀之人也是脚步匆匆,面色慌张的向着大殿外赶去。

    偏殿

    张百仁与杨广将满朝文武表情尽数收之于眼底,张百仁轻轻一叹:“陛下这回是将门阀世家逼到了死路,再也无法收场,门阀世家与大隋必然有一个要倒下。”

    杨广冷冷一哼:“自从八王之乱开始,士大夫与朝廷共治天下,门阀世家便已经形成了扎根于王朝上的毒瘤,门阀世家不灭,我心中何安?”

    “陛下可准备好面对各大门阀的反扑?”张百仁低声道。

    “如今大隋气势正盛,门阀世家焉敢有动作?朕不担心朝廷,反倒是担心门阀世家牵扯到你”杨广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陛下太过于急功近利了,其实此事也有柔和的办法,何必这般强硬推行下去,导致一点缓和余地都没有。”

    杨广摇摇头:“有的事情你不懂。”

    张百仁闻言沉默,大儒王通走进来恭敬一礼:“陛下,幸不辱命。”

    “有劳了,接下来的事情全都交给爱卿了”杨广转身向着大殿外走去。

    “陛下放心,臣一定不负所望”王通恭敬一礼。

    见到杨广走远,王通方才站起身,看向了一边的张百仁:“先生要小心了,造纸术与活字印刷是在挖门阀世家的基石,门阀世家绝对饶不得你。”

    “无妨,我会消停一段时间,淡出门阀世家的视线”张百仁笑着道。

    造纸术与活字印刷消息一出,瞬间天下轰动,上至门阀世家,下至平民百姓贩夫走卒,俱都议论纷纷。

    李阀

    李渊看着手中书信猛然一个哆嗦,身子抖了三抖,一边李建成道:“父亲,可有大事发生?”

    “怪不得大隋国运节节拔高,涛涛暴涨,没想到陛下居然拉拢了儒家,研究出造纸神术与活字印刷术,这可真是大手笔,儒家必然归心,再加上当前的科举,儒家已经彻底被绑上大隋战车了”

    李渊放下手中的书信,双目感慨:“张百仁果真不凡,居然另辟蹊径将天下寒士拉上了战车,如今造纸术与印刷术一出,张百仁在儒门的地位只怕是当世大儒也比不得,或许可以称之为当代亚圣。”

    “果真要捅破天了”李建成接过李渊手中书信,霎时间变了颜色:“陛下此举无异于自绝门阀世家,孩儿想不明白,陛下也在我关陇门阀的体系,也是门阀世家的一份子,为何……为何居然将屠刀对准我等,容不下我等。”

    李渊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就行,陛下如此大动作,门阀世家绝对不肯轻易善罢甘休,咱们在一边看热闹就好,这回陛下戳到了门阀世家的命根子,只怕不死不休在所难免。”

    同一时间,天下各地门阀世家俱都是怒火冲天,恨不能将杨广身上的肉咬下来一块。

    “杨广,当真要不死不休吗?”宇文述缓缓闭上眼睛:“何去何从?何去何从?”

    “此事决不能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