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三十章 千金买马

第四百三十章 千金买马

    “先生,你怎么伤得这么重,严重不严重?”巧燕看着那胸前五个不断蠕动的伤口,眼中泪水吧嗒吧嗒掉了下来。【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看着巧燕的表情,张百仁摇摇头:“不严重,都只是一些小伤罢了,休养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巧燕闻言方才小心翼翼道:“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本来打算找个时间去寻访钟离权与东华碧君的,但如今看来此事只能在继续拖一拖。

    巧燕打开花篮,里面摆放了各种各样的糕点,还有些难得一见的美食。

    “知道你最喜欢美食,特意从皇宫中拿来给你补补”巧燕将美食摆开。

    ‘咕噜’张百仁咽了咽口水,脸上满是苦笑:“有劳姐姐,只不过我如今受了重创,只怕是吃不得。”

    “啊?”巧燕一愣,随即惋惜道:“那就太可惜了。”

    张百仁胃部被洞穿,根本就不敢吃东西。

    “没关系,如今天寒地坼,就算存放起来也坏不了,待我伤势好了再吃也不迟”张百仁笑着道。

    “那倒也是,这般精美的事物若是舍弃了,端的可惜”巧燕笑着道:“先生这府邸可真气派。”

    “莫要叫我先生,姐姐若看得起我,尽管认了我这个弟弟,你若是看不起我,那就继续叫我先生好了”张百仁看向巧燕。

    “这怕是不好吧,奴婢身份低微,怕高攀不起”巧燕略带犹豫,眼中却露着期盼。

    “什么名利、地位,还不是是俗人所见?我素来不在乎那些虚名,姐姐若看得起我,尽管唤我一声就是了”张百仁道。

    “那……弟弟”巧燕犹犹豫豫道。

    正说着,门外传来禀告声:“都督,宇文成都来访。”

    “不见,这些门阀世家都是豺狼之辈,离得越远越好”张百仁闷闷的哼了一声。

    打发掉侍卫,与巧燕聊了一阵子,见到张百仁真的没有大碍,方才起身告辞。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庭院中,任凭寒风呼啸,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十一月,天空中飞雪缓缓飘落,这一段时日张百仁站在庭院中脚步就仿佛扎根了一般,动也不动,不断汲取着大地养分,对于大地元磁之力的掌控越加应心得手。

    “吩咐一声,叫熊力宝去敦煌走一遭”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

    有侍卫闻言立即去办,张百仁脑袋慢慢的活动了一下,周身墨绿色逐渐退去,化作血肉之躯,此时张百仁周身肌肤光滑,似乎没有半点不适。

    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天空中飘落的飞雪,张百仁眼中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一个月里的风吹日晒,足以叫张百仁对天地领悟更加深刻几分。

    看了看自家的伤口,已经彻底消失不见,方才露出满意之色,青木长生不死神功确实有独到之处,已经近乎于神话小说中的力量。

    一团清澈的水流自井里直接被召唤出来,洗刷了身子后走入屋中换了一袭紫色锦袍,张百仁慢慢走出府邸,伸出手观看着天空中的飞雪。

    毫无疑问,这一个月来进步最大的当属青木长生不死神功,经过一个月的风吹雨淋,道行增进的近乎于不可思议。

    “都督,你的伤势恢复了?”骁龙走进来,看着化作血肉之躯的张百仁,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张百仁笑了笑:“那是当然。”

    一边说着,张百仁收回接住雪花的手掌:“可曾查到那伙人的踪迹?”

    骁龙摇摇头:“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彻底消失在洛阳城中。”

    张百仁手掌缩在袖子里,缓缓闭上了眼睛,任凭北风呼啸,骁龙面色严肃的站在风中,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继续找!”许久后才听张百仁开口,然后转身走入屋子里。

    “是”骁虎应了一声,随即想起什么一般,停住脚步高声道:“可是大人,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事?”张百仁脚步顿住。

    “大人在院子修复伤势许久不曾露面,也该出去露露面安抚人心。而且儒家的大儒也在等候公子伤势好了便悬挂榜单,如今状元已经评选完毕,就等大人出关了”骁龙道。

    “叫人准备吧”张百仁走入屋子,关上了屋门。

    屋子里火盆熊熊,张百仁默然不语,这个月他不断参悟诛仙剑阵,琢磨诛仙剑阵的雷法,倒也摸索出几分门道,只是许多地方还需要验证。

    “时间太少,还需要时间”张百仁看着体内只转化了十分之一的剑胎,无奈一笑。

    体内精气就是体内精气,并没有精粹一说。

    当然了,靠着吞丹药练出来的精气终究是有些不足,少了些许生机,若能内炼一番或许有所长进。但张百仁炼精化气之中尽数按照道功修炼,不假外物,也就不存在这个道理。

    既然出关,当然要去皇宫报备一番,张百仁的痊愈倒是叫杨广与萧皇后大喜。

    张榜的日子如期而至,站在远处的一间酒楼内,看看人群拥挤的各位士子,面色痛苦者有之,面露狂喜有之。诸般神态不一而足,在人群中有皇朝密探暗自记记录各位士子的表情、动作,日后加以考核。

    人生百态不一而表,榜上有名者意气风发、激动的泪水不断滑落,榜上无名者,自然失声痛哭。

    考上了哭,考不上的的也哭。

    可以想象一下,十年寒窗无人问,有的人早就白发苍苍不知过了多少寒窗。

    天下寒门士子苦啊,即便学富五车又能如何?不还是无人问津?

    科举之路相对于其他来说,是一条绝对公正的之路。

    “唉”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一边骁虎递过来一个折子字:“大人,三甲资料尽数再此。”

    “一甲送百贯,二甲六十贯、三甲五十贯,余者各三十贯,千金买马,洛阳城中物价太高,只怕这些寒门子弟早就撑不下去了,尤其是前三甲,一甲家中只是普通农民,二甲、三甲还好些,都是当地大户人家,你去送了铜钱,当做结个善缘”张百仁打量了折子一眼,看着下方被人群拥簇住,一身补丁衣衫的青年,在寒冷的北风中居然只穿一件薄衫。

    “当时年少青衫薄”张百仁品味着这句诗词,然后道:“其余士子每人一百文钱打发了回家,既然来了不能白来。”

    “大人千金买马,果真高明”骁虎拍了一下马屁。

    “能来参加科考之人,都是地方选拔出来的精锐,乃大隋寒门的精华,若能将其拉拢,日后必然助力无穷”张百仁紧了紧身上的熊袍。

    萧家兄弟受教,骁龙一边的道:“既然如此,那我萧家也可以做千金买马之举。”

    “寒门士子终究只是寒门士子,那些高门大阀如何会看得上”张百仁摇摇头。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至今依然适用。

    “大人,各位大儒已经在同庆楼设宴款待各位士子,这是请帖!”有一位军机秘府侍卫拿来请帖。

    张百仁接过请帖,点点头:“回复他一声,我稍后便去。”

    站在楼阁上看了一会,正要转身离去之时,忽然听到楼下的话,张百仁脚步猛然顿住。

    只听楼下一位士子道:“各位,不知各位可曾听说公孙剑舞?”

    “公孙剑舞?莫非是公孙大家?”一人讶然道。

    “自从上个月公孙大家在长安一曲剑舞后,公孙之名便流传天下,素闻公孙大家剑舞无双,可惜无缘一见”一人满是遗憾道。

    “据说公孙大家要来洛阳了”一个略带狂热的声音响起。

    ps:再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