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大开科举,只杯收云雨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大开科举,只杯收云雨

    的一众士子毫不保留的吹捧着张百仁,看着下方嘈杂的众人,王通面色严肃,声音浑厚:“肃静!”

    一众士子闻言立即住口,然后便是一连串的仪式,整整折腾到日上三竿,众位士子才被安排入考场内,科举正式开始。

    与后世的科举没什么两样,若是说有,那唯一的区别就是眼下所考的科目没那么多。

    这是国子监的大教室,足足可以容纳几百人,众人静悄悄的坐在位子上,十几位大儒分别站在人群中,断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张百仁端坐在主位,老神再也一双眼睛扫视整个考场,清了清嗓子道:“各位,科举之机来之不及,望各位且行且珍惜,千万莫要作弊,一旦被查出来,立即取消考试资格。”

    众士子面色平静,显然并没有作弊的打算。第一次科考必然严得很,乃重中之重之表率,乡试、府试已经刷掉了所有鱼目混珠之辈,杨广大力度推举科考,不知多少人头滚滚落地,各地官员胆战心惊,敢于作弊之人近乎没有。

    “今日朝廷开科举?”某一个大殿中议论纷纷。

    “朝廷不让咱们好过,咱们也不能叫朝廷安稳,这些贱皮也想一步登天,简直痴心妄想,何不将这些寒门之人连带着国子监一举沉没”又有一人道。

    “这?动静闹的太大,怕是到时候陛下震怒,万一叫起真来,咱们都不好收场。”

    “那就给陛下添添堵,如今已经深秋,不知来一场冰雹如何?”

    “冰雹?长江龙王这老东西最近挺闲嘛!”

    国子监大殿,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着大殿内的士子,忽然间狂风卷起,腥风铺天盖地,滚滚黑云仿佛一块黑幕,霎时间遮掩了天空中的太阳,似乎乾坤颠倒,时间由白日转换到黑夜,国子监内一片黑暗。

    “莫要惊慌!”张百仁手中拿出夜明珠,分发下去:“科举继续。”

    “怎么回事?”王通看着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面露难看之色。

    “有妖人做法,待我会一会他!”张百仁冷冷一笑。

    “不如我来”王通道。

    “儒家精神浩荡,至刚至阳浩浩汤汤莫可阻挡,在对方尚未做法之前先生若是出手,自然可以将妖邪退去,只是这次对方有备而来反应太快,术法已经形成,无可阻挡!”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国子监内,无数士子齐齐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黑云,考试有些心不在焉。

    皇宫中

    杨广看着天空中滚滚黑云,铺天盖地的腥风席卷整个洛阳城,顿时面色阴沉下来:“各位爱卿,谁能降服这邪法?”

    一位道人缓步走出,正是钦天监的司正:“陛下,天空中惊雷滚滚,便是阳神真人也靠近不得,如今对方大势已成,想要破开这神通,唯有招来狂风将黑云移走,只是那云层中似乎有龙族的强者盘踞,却是麻烦了。”

    “今日乃科举正日,却出现如此纰漏,要你等何用?朕不管你等如何行事,有何办法,朕只要看到风平浪静烟消云散”杨广面色阴沉,这种情况即便是他出手也没有办法。

    杨广能镇压天下各路强者,但面对着已经形成的自然风暴,也是有心无力。

    “是,下官这就去想办法!”司正立即退去,只留下杨广站在楼台上许久无语。

    “啪!”

    天空中雨水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冰雹滚滚砸落,不知多少草木霎时间被折断,窗纸被冰雹破开,寒风灌注而来,在这滚滚的妖风中,一股特有的海鲜咸腥扑鼻而来。

    虽然看不到云层上面的动静,但张百仁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能在几个呼吸间引起这么大阵仗的,除了龙族强者外还能有谁?

    天空中电闪雷鸣,就算阳神真人也不可久持,也就唯有天生能呼风唤雨的龙族可以做到这一步了。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抚摸着手中玉杯,鸡蛋大小的冰雹砸落,路上不知多少行人遭了秧,霎时间头破血流。

    “孽畜,安敢放肆!”张百仁手中困仙绳猛然向云层中探去,但见云层中寒流汇聚,一层寒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张百仁侵袭而来。

    张百仁面色变了变,困仙绳一抖,猛然收回,调动体内溺水真气,对着手中的玉杯掐诀念咒,下一刻猛然间玉杯抛出,一缕先天神水在玉杯中流转,满天的水汽仿佛乳燕归巢般,卷起滚滚风暴尽数归于泥水中,玉杯中的溺水真气微不可查的大了三分,天空中滚滚黑云也在不断缩小,只听得模糊中一道龙吟响起,惊雷阵阵,铺天盖地的雷电疯狂向张百仁劈打而来,满天的乌云裹挟着闪电欲要将玉杯击碎。

    “玉可是绝缘体,与道法相比,我更相信科学”张百仁嗤笑一声。

    “刺啦”国子监上空火星阵阵,俱都尽数被避雷建筑吸收。

    冰雹逐渐停止,天空中一只狰狞龙爪向玉杯抓去,此时困仙绳飞出,与空中狰狞龙爪打成一团。

    眼见着乌云越来越小,再也隐藏不住身形,云层里的龙王带着呼啸化作泥鳅大小,消失在空中。

    龙,能大能小。能腾飞九天,隐匿于河水。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嘴角微微翘起,漫天云雨尽数被玉杯吸收,然后困仙绳牵扯住玉杯,落回了手心。

    按理说此时科考,大儒汇聚、儒家士子万众一心,任何妖兽都需退避三舍,稍有靠近就会被浩然之气打伤身体,化作原形任人宰杀,唯有龙族不在此列。

    龙族乃妖族之王,体内流传着祖龙的血液,一身本事毋庸置疑。

    论术法其执掌风雨雷电,若论近战有血脉之力加持,双方难分高下,端的难缠。简直就没有缺点,全知全能具有无匹伟力,就算见神不坏强者也要头疼万分。

    张百仁轻轻一叹,缓缓站起身,龙族始终都是一个大威胁。

    不知多少妖兽隐居于海外荒岛,对中土虎视眈眈,一旦中土稍有衰落,便会立即扑出来将其吞噬的点滴不剩。

    “没事吧”王通走来,此时日光重现,众位大儒替张百仁收了夜明珠递过来。

    将夜明珠塞入袖子里,张百仁摇摇头:“无妨,人族多事之秋矣。”

    “之前是何人出手?”杨广站在楼阁上,一双眼睛中精光绽放:“好手段,只杯收云雨,乃大能也!”

    钦天监司正面色恭敬道:“乃军机密府都督张百仁也。”

    杨广闻言一愣:“他小小年纪,如何修得如此通天本事?”

    “下官不知”钦天监司正摇摇头,这其实不单单是杨广的疑惑,更是许多人的疑惑。

    “百仁手段果真不凡”国子监不远处的酒楼上,张斐看着天空中瞬间被收得一干二净的云雨,拊掌称赞。

    朝阳老祖阳神站在张斐身边:“事情没完,门阀世家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不过居然就这般轻易破解龙族手段,倒是出乎人的预料。”

    听了朝阳老祖的话,张斐道:“老祖,门阀世家该不会真的想要毁了国子监吧。”

    “不是门阀世家想毁了国子监,而是这孽龙想要趁机毁了国子监,一旦国子监被烧毁,所有责任都由世家门阀背,他又何乐而不为呢?”纯阳老祖无奈一叹:“别说那么多了,咱们赶紧走吧,稍后火部正神出手,只怕国子监将会陷入火海之中,生灵涂炭。我辈修道人若是不曾遇见也就罢了,若真的遇见岂能见死不救?若插手救助,必然会开罪门阀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