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诛仙剑阵起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诛仙剑阵起

    一仁寿四年:

    开通永济渠、西突厥臣服、日本入贡、巡游、建立楼阁以镇压风水、土浑灭亡、召集天下英勇之士万人入京。

    停下手中狼毫大笔,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大隋今年发生的大事,默然将毛笔放好。

    “如今大隋国力蒸蒸日上,但却依旧远远不够。杨广穷奢极欲修建行宫,在汾州之北汾水之源,修建汾阳宫,不惜背负骂名,看来运河的事情很严重啊”张百仁双手缩在袖子里,没有了水母,整日里把玩着蝎子精。

    唯有真正的来到大隋,你才会为大隋绝代魅力所倾倒,大隋比之秦皇汉武时期绝对不弱分毫,只是所有的一切都被掩盖在杨广的骂名之下。

    外有突厥、铁勒等诸国臣服,土浑说灭就灭,真正处于这个时代,你才会为大隋而感到骄傲。虽然说杨广骨子里流淌的并不是纯正汉族血液,但他却庇佑了汉族的百姓。

    “有人想要坏大隋的根基,致使我汉家中原再次陷入战火之中,此事我绝不答应!绝不!陛下有如此雄心气魄,我在助你一臂之力又能如何?”说完后张百仁转身走入密室:“若无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雷法即成,张百仁有心试一下诛仙剑阵的威能,诛仙剑阵才是自己在大隋最大的依仗。

    自己最大的靠山不是鱼俱罗,而是这诛仙剑阵!

    只要叫自己摆出诛仙剑阵,张百仁有信心面对天下群雄,镇压各路叛党。

    脑海中观想着诛仙阵图,诛仙阵图复杂神秘,此时观想,却见那诛仙阵图上道道口诀在不断流转。

    诛仙剑阵说简单倒也简单,说难难如登天。

    想要摆开诛仙剑阵,并没有寻常阵法那么麻烦,要什么各种各样的材料、符篆、祭祀、基石等等,诛仙四剑的大阵就是四把长剑。

    看起来简单,但想要布阵,第一步便是四把长剑分毫不差的悬挂于四方之位,一分一毫都错不得。

    四剑悬挂于四方,简直太难有没有?

    张百仁打开剑匣,大袖一卷四把长剑飞出,剑胎古朴,仿佛尚未经过细细雕琢的剑胚,犹若是石剑,虽然有剑的样子,但看起来却粗鄙不已。

    唰!

    四把长剑抛出,扎根于大地,齐根没入不知所踪。

    张百仁无奈一叹,运转地磁元力将大地里的四把长剑推出来,再次拿住了四把长剑,大袖挥动又一次抛飞出去。

    四把长剑需同时飞出,然后产生玄妙感应,以四剑之内魔胎的力量形成磁场,若是大阵立下成功,便会悬浮在空中,在接下来四剑气机相互交融,施以雷法震动,勾动天地磁场,便可化作杀阵。

    说来简单,但做起来却千难万难。

    观想着脑海中的阵图,张百仁眉头皱起。

    想要真正摆开诛仙剑阵,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祭炼出诛仙阵图,一旦诛仙阵图的祭炼成功能够叫大阵威能翻几倍、几十倍、几百倍,但祭炼诛仙阵图的条件太过于苛刻,因为世间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承受得住诛仙四剑的锋芒。

    没有主线阵图虽然也可以摆出诛仙剑阵,但却麻烦许多,而且威能也远远不如。

    “还是我观想的不到家”张百仁眉头皱起。

    当其抛掷了长剑几百次后,密室中留下一道道口子,张百仁才蓦然一叹,自己观想的阵图不到家。

    “不对!不对劲!”张百仁拔出四把长剑,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不对劲!总感觉诛仙剑阵有些不对劲,一定是哪里我没有思考周全。”

    张百仁坐在密室内,看着眼前的四把长剑,逐一排查自家遗漏之处。

    “诛仙剑、陷仙剑、戮仙剑、绝仙剑,还有体内的四道先天剑胎,还有四道属于我自己的剑胎”张百仁梳理着一切关于诛仙剑阵有关的东西,过了一会才猛然一拍脑袋:“剑胎?剑胎!”

    “一定是剑胎,没理由修炼出了诛仙剑胎后却没有什么用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诛仙剑阵还需内炼,唯有内炼完毕,才能驾驭外物!并非我之前想象的那般直接凭借四把长剑就可以摆开诛仙剑阵”张百仁此时既是欢喜又是忧愁,本以为自己将诛仙四剑吃透了,如今看来是自己小瞧了诛仙剑阵的威能。

    “想要摆开诛仙剑阵,第一步便是观想出诛仙阵图,与道家观想宗门的路子一般无二,什么时候诛仙阵图常驻不散,便可挪动剑胎归位,落入诛仙阵图中,如此一来内炼诛仙阵图便算是成了”张百仁脑海中道道火光闪烁,化作了智慧之火:“如此说来是我想错了,诛仙剑阵若想真的摆出来,还需诛仙阵图,没有诛仙阵图,单单凭借内炼之功,也不知道能不能产生感应。”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事情有些出乎预料,没有诛仙阵图,自己摆出的诛仙剑阵也仅仅只是一时之威罢了。

    上次九日坐忘,张百仁陷入诛仙阵图内感悟,对于诛仙阵图有足够的认知、理解,已经大致可以观想出诛仙阵图的样子,虽然细微之处还需雕琢,但在其脑海中已经有了一副模糊的诛仙阵图。只待日后元神进步,不断感悟,便可将诛仙阵图彻底观想出来。

    看着盘旋在冥冥虚空中的诛仙阵图,此时诛仙阵图在空中缓缓盘旋绕转,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心悸:“我倒要试试,没有真正的诛仙阵图,诛仙四剑能不能化为剑阵。”

    说完话就见张百仁自家观想出的四道剑胎缓缓自紫府祖窍中没入神性内,只见神性化作无尽虚空,一张阵图混沌朦胧缓缓铺开,下一刻只听得神性内电闪雷鸣,诛仙四剑剑胎一阵震动,轻轻一跃居然霎时间归位。

    四道先天剑胎此时在气机的牵引下有一股莫名之力加持而下,瞬间落在了神性中的诛仙剑阵内。

    轰隆!

    雷霆炸响,天地动摇。

    神性内的诛仙剑阵忽然化作了混沌,无数精纯至极的剑气摇曳流转,充斥着虚空,所过之处虚空重归混沌。

    “疾!”

    外界张百仁肉身不由自主的掐了一道法诀,只见雷光闪烁,一声晴天霹雳响,诛仙四剑嗡鸣颤抖,居然从地上凭空跃起,然后霎时间气机交织感应,立于密室四方,然后就见霹雳在四剑内流转,接着四道法剑缓缓拉伸出投影,自密室内衍生而出,向着洛阳城席卷而去。

    诛仙死、戮仙亡、陷仙过处有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刹那间张百仁陷入一种玄妙的境界内,好似当日坐忘一般,霎时间借助体**炼的诛仙阵图居然在次体合天心,数不清的诛仙四剑剑胎感悟自先天剑胎内流转而出,一张完整的诛仙阵图在其眼中缓缓铺开,那是属于先天剑胎的奥义。

    其实诛仙四剑最高奥秘便是这诛仙剑阵的阵图,只要有了诛仙剑阵阵图,便可从中推演出剑胎的炼法、推演出诛仙四剑的祭炼方法,诛仙四剑乃杀戮之道,灭绝众生,是天地间大恐怖之物。

    诛仙四剑的先天剑胎是四道尚未孕育出的先天神灵,不知为何居然便宜了张百仁,化作张百仁的宝物,被张百仁祭炼吸收。

    四道神胎相合,便是一份完整的天书,一份完整的诛仙阵图。所有杀戮大道俱都蕴含其中,剑只是一种形态,杀戮借大道而演化,剑只是一种形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