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四十二章 重回涿郡

第四百四十二章 重回涿郡

    一“人海茫茫,想要找到卜算子的转世之身有些难,不过这老东西能够看穿过去未来,想来已经将自己转世之事布置妥当,我若贸然插手,只会坏了卜算子的算计”立于江面,张百仁汲取着河水中的精华,不断修炼真水玉章。

    一路上晃晃悠悠,走了半月张百仁终于赶到了涿郡,遥遥的看着那熟悉的城市,熟悉的人海,脸上露出一个欢快笑容,大袖一挥收了小船,只见其一步迈出,已经到了岸边,步步生莲向着涿郡城而去。

    城南庄园,依旧是去时的样子。

    庄子里的仆役看到张百仁,俱都纷纷鞠躬行了一礼。

    “先生回来了!”左丘无忌迅速赶来。

    看着左丘无忌,张百仁拍拍对方的肩膀:“有劳各位了。”

    鹰王站在庭院中吃着兔子腿,一双眼睛斜视着张百仁,哼哼唧唧也不打招呼。

    张百仁不以为意,鹰王若是和自己打招呼,那才叫怪异呢。

    “先生回来了”张丽华站在内院门口。

    张百仁点点头:“母亲呢?”

    “药王说了,今天是最后一日,今日行针过后便可恢复如初”张丽华轻笑。

    张百仁点点头,拉住了张丽华手掌,二人向着小楼走去。

    此时小楼中雾气升腾,张斐一双眼睛中满是焦急之色,左右来回踱步。

    见到张百仁回来,顿时面露惊喜之色:“你回来了?”

    “嗯”不紧不慢的嗯了一声,一双眼睛看着雾气升腾的小楼:“还要多久?”

    “三个时辰”孙思邈从小楼中走出来,此时孙思邈面容憔悴,哪里还有往日里的仙风道骨。

    “三个时辰?”张百仁点点头,孙思邈下了楼阁,来到张百仁身前:“别忘了你答应老夫的事情。”

    “闭关修炼,我知道!”张百仁不以为然,他也正好有闭关修炼的打算,只是有许多俗事还没有忙完,不是自己想闭关就能闭关的。

    看着张百仁,孙思邈道:“还有,鹰王既然尊你管束,你当好生教导,莫要做出什么恶事。”

    “孙道长放心,我自然会严加管束”张百仁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孙思邈,露出怪异之色:“怪哉!”

    “老夫休息一下,你们在这里守着吧”孙思邈走入一边的楼阁内休息。

    “怎么气氛怪怪的?孙大夫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张百仁看向左丘无忌。

    左丘无忌苦笑:“大人不知,这一年来只要有时间,孙大夫便会被鹰王抓去炼制脱骨丹,日日夜夜几乎没有休息的日子,他若还依旧能精神充沛,下官才震惊呢。”

    张百仁恍然,怪不得孙思邈一提到鹰王,便是满腹怨气,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时间在缓缓流逝,三个时候后孙思邈从隔壁走出来,再次登林小楼,不多时就见张母容光焕发的走了出来。

    “小子,你母亲已经被贫道治疗好,贫道这就要走了,咱们有缘再见”说完后不给张百仁挽留的机会,已经脚步匆匆向着庄园外走去。

    “唉!”张百仁摇了摇头,也不多挽留,走上前去看着张母:“母亲的伤势如何?”

    一边说着拿住张母脉搏,过了一会才道:“果真是好了,孩儿心中大石也算是落地了。”

    张母摸着张百仁脑袋:“娘还以为要和你天人永隔了呢。”

    “怎么会,孩儿怎么能叫母亲逝去”张百仁摇摇头。

    一家人吃过饭各自散去,张百仁来到鱼俱罗府邸,他知道鱼俱罗肯定有很多事情想要问自己。

    张家庄园外。

    孙思邈快速疾行,一双眼睛时不时回头张望一眼,然后继续在深山中赶路。

    待出了涿郡范围,忽然听得一声鹰啼,狂风滚滚飞沙走石,鹰王一把抓住孙思邈停在了远处的一个山头。

    “欺人太甚!”孙思邈面露羞愤之色:“鹰王,你被太过分了!”

    鹰王面无表情:“孙道长,妖类修行不易,想要化成人躯更是千难万难,近乎于不可能,直到前年吃了道长的退毛丹后,才觉得化形之路就在眼前,本王如今尚差一炉退毛丹,之前的几十炉丹药已经练了,不差这一炉吧。只要道长肯给本王炼制最后一炉退毛丹,本王日后绝不纠缠你。”

    看着鹰王,孙思邈悲愤万分,但却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咬牙切齿道:“你说定了,在炼制最后一炉退毛丹之后,你绝不纠缠我。”

    “本王是何等人物,怎么会言而无信”鹰王眼中闪过一抹感慨:“果真公门之中好修行,若继续窝在深山老林,想要炼制退毛丹的材料单凭本王一个人寻找,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没想到加入人类国度,居然在短短几个月间已经炼制出了几十炉,公门之中好修行啊。”

    孙思邈懒得和鹰王废话:“速去带我炼制丹药。”

    “道长准备好了”鹰王卷起一阵狂风,裹挟着沙石消失在山中。

    “好小子,一段时间不见,你小子居然弄出了天下第一剑的称号,如今江湖中不知多少人在想着找你麻烦”鱼俱罗端坐在大堂中,四平八稳的端坐,身前摆放了小山一般的食物。

    见到张百仁走进来伸出油汪汪的大手,在其肩膀处留下一道油光铮亮的手印。

    张百仁苦笑:“大人,您这就有些过分了,我这可是苏州锦绣,入宫的贡品,这一身衣服有市无价,您就这么给我糟蹋了。”

    一边说着水光流转,所有污渍已然脱落。

    鱼俱罗摇摇头:“你小子越来越小气了。”

    张百仁毫不客气的拿起猪蹄啃了一口,鱼俱罗道:“说说,你小子在洛阳做了什么,居然将洛阳的修士都给吓跑了不说,竟然活剐了一位见神不坏强者。”

    鱼俱罗看向张百仁的目光中满是惊疑不定:“这吊儿郎当的小子有那般本事?”

    张百仁笑而不语:“自然是用非人手段,如今大隋风雨飘摇,我既然为朝廷出力,当然想办法稳住大隋的江山。”

    看着张百仁,鱼俱罗轻轻一叹:“不问了,你小子不肯说,以后肯定有机会见识到。”

    “大将军可曾查清马有才的事?”张百仁摆开一块肉干放入嘴中。

    “马有才就是一个蠢货,不堪大用!”鱼俱罗摇摇头,拍了拍手掌,有侍卫拿着一叠密信走了进来,递给张百仁。

    “所有因由俱都在此,马有才虽然不是主谋,但却动了贪心。果真最难测者唯有人心而已,你待他不薄,他却贪墨了你的银子,虽然不多,只有区区五十两。”

    五十两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打开书信看了一会,张百仁放下书信:“敦煌那边,我还要亲自走一遭。”

    “吐谷浑被大隋给打残了,余部深入大漠,陛下发动战争,理由是为你出气,如今吐谷浑对你可谓恨之入骨,恨不能千刀万剐除之后快,你深入敦煌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吐谷浑的见神不坏强者会亲自追杀你”说到这里鱼俱罗面色严肃了下来:“有一件事你要清楚,上次楼兰古国出现了不少上古宝物,敦煌内估计又有几位见神不坏诞生,你可要小心了。”

    “什么时候见神不坏也开始成大白菜泛滥了!”张百仁眉头紧锁,见神不坏乃国之基石,什么时候也这么多了。

    “乱世到了啊!”鱼俱罗看着张百仁:“大隋气数倾泻,你以为倾泻到了哪里?谁若有缘得了大隋气数,修为突破也不过指日可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