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五十章 登门挑战

第四百五十章 登门挑战

    一份份诏书发往天下各地,大小道观只要被朝廷登录了名册,便会收到请帖。

    朝廷有令,各家道观岂敢不从。

    身为这个世界最大政权,最大的势力,杨广号令天下不是说说,各地宗门只要你想继续在大隋境内混,在大隋内吸收香火,那你就要向杨广低头。

    当然了,某些心怀不轨,被大隋列为‘邪教’标签的道观,都已经隐匿在深山老林之中,不敢出来走动,生怕被军机秘府抓住马脚斩杀了事。

    比如说金顶观,金顶观前身乃纯阳道观,纯阳道观就是因为得罪了大隋天子,所以才不得不隐匿在深山老林,而且还要改换门庭,就连名称都改了,方才换得大隋不予追究,不然这些家伙有得玩了。

    庭院内,池塘水位下降了一半,看着池水里略带焦躁的鱼儿,张百仁眉头皱起。

    古时候本来就缺乏食物,河里的各种鱼虾或可为人们改善伙食,如今天下大汉,河床干涸,不知多少鱼虾枉死,化作了肉泥。

    “糟蹋食物啊,这次不给你等正神点颜色瞧瞧,还真当大隋是泥捏的”张百仁把玩着蝎子精,两条眉毛仿佛两把利剑,似乎可以斩杀苍穹。

    “大人,门外来了一位剑客,欲要挑战大人!”骁虎走来禀告。

    “挑战?”张百仁拉长声,松开了手中的蝎子精,缓缓伸出手抚摸着一边的嫩枝:“将其打出去,本官是这些猫猫狗狗随便就可以挑战的吗?”

    张百仁面带不屑:“将其打发了,要借我名头上位,想的倒是美!”

    骁虎闻言走了出去,不多时又面色阴沉走回来:“大人,这厮在门外大骂,说您是浪得虚名,不敢出去比试,还打伤了咱们一位兄弟。”

    “嗯?”张百仁面色阴沉下来:“出去瞧瞧。”

    张百仁来了兴趣,起身随着侍卫走出去,遥遥的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一阵喝骂声:“什么天下第一剑,居然连比剑也不敢,简直是浪得虚名之辈。如此人物徒有虚名,也敢窃据天下第一之位?你还是赶紧叫那都督出来,当着爷爷面前大喊三声‘我没卵子’‘我浪得虚名’了事,不然今个爷爷决不罢休,非要拆穿你这西贝货色。”

    “住口,你区区一介江湖草莽,籍籍无名之辈也配和都督过招,若是识相速速离去,咱们饶你一命,若再敢大放厥词,今日叫你来得去不得”一位军机秘府侍卫怒喝。

    “离去?爷爷今个我要揭穿那黄毛小儿的真面目,朝廷也忒的儿戏,居然赦封区区一个黄毛小儿为天下第一剑,我等剑士宁折不弯,今个必须要揭穿此子虚名,叫一黄毛小儿窃居高位,是对我等用剑之人的羞辱”声音铿锵有力,张百仁走在路上就听到了外面的喊叫。

    走出大门,此时外面过道上已经聚集了男女老幼上百人,附近权贵家属尽数在围观。

    看热闹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人的传统。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府邸门前两位士兵胸口血流如注,跌坐在地上,却依旧强自用长剑支撑,免得自己倒下。

    张百仁走出来,一股气场笼罩而下,场中的议论纷纷霎时间停止。

    没有理会那叫嚣的汉子,张百仁低下头看着军机秘府侍卫胸口,一股锋芒剑意流转,所以伤口迟迟无法愈合。

    手指一抹,所有伤口处剑意瞬间被击散,两位军机秘府侍卫羞愧难耐:“都督,下官给您丢人了!”

    张百仁摇摇头,慢慢站起身:“好生看着本官如何为你找回场子。”

    看着丰神如玉,犹若儒生一般的张百仁,远远看着如沐春风,那前来挑战的汉子居然愣住,待到张百仁站起身,才愕然道:“你便是无生剑张百仁?”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转过头看向男子,三十多岁年纪,身上穿着不伦不类的绸缎,在其身后一位颇有容姿的少妇以及一位老妇人站立。

    男子蓄着胡须,生的一双豹子眼,腰间插着一把百炼铁剑,在其身后女子也是身上衣衫绫罗绸缎,头上发饰价值不菲。

    “是你打伤了我军机秘府的人!”虽然是疑问说的,但话里意思却很肯定。

    “当今天子赦封你为天下第一剑,我却是不服,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小小年纪有何本事窃据剑道第一的位置”汉子眼中剑意流转,看得出也是一位用剑的好手。

    “服气?何须叫你服气!”张百仁嗤笑一声:“你即便不服气,我还不依旧是剑道第一。”

    说完话对着身边的骁龙道:“去折一段柳枝过来。”

    骁龙领命而去,不多时柳枝已经递来,被张百仁拿在手中。

    张百仁甩了甩手中的杨柳枝,看着场中围观众人一双双火热的眼睛,不紧不慢道:“那小娘子是你夫人吧。”

    “不错,正是荆拙”汉子眼中杀意流转。

    “你伤我军机秘府高手,死罪难逃,今日本都督将你就地正法,想来告到陛下面前,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你家小娘子颇有几分姿色,待你死后本官将其带入府中好生调教一番,日后也能伺候的本官舒坦”张百仁面若春风,说出话的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听着张百仁的话,那汉子呲目欲裂:“我等江湖中人比试,无关私人恩怨,你如此做却是坏了江湖道义。”

    “江湖中人?你想多了,本官乃是官府中人!”说完后摆摆手:“去给我将那老少拿下,老的杀了,少的压入府中,咱们军机秘府哪位兄弟娶不上媳妇,将就着用吧。”

    萧家兄弟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阵苦笑,面对着围观众人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上。

    反正军机秘府的名声不怎么好,也不差欺男霸女这一条。

    “谁敢!”汉子横剑于老幼身前,与众位军机秘府侍卫对峙。

    张百仁手中柳枝仿佛灵蛇般在空中扭曲:“你既然想要比剑,那我便赐你一死。本都督也不欺负你,就用一只柳条斩了你,也好叫你死而瞑目。”

    张百仁虽不知男子修为,但想来绝非自己对手。

    手中枝条剑意流转,霎时间锁定一方虚空,向着眼前男子的咽喉划过。

    好汉子

    敢来挑战张百仁这天下第一剑,确实非同寻常,只见那汉子长剑出鞘,剑意纵横,剑气居然脱离剑体,向着张百仁斩来。

    “有些意思”柳条在空中一扫,所有剑气被一扫而空,速度不减继续向着男子咽喉点去。

    好厉害的手段!

    瞧着张百仁动作,场中众位高手俱都变了颜色,这汉子能炼出剑气,想来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居然在张百仁手下一个照面也走不过去,也不只是张百仁太厉害,还是汉子太窝囊。

    眼见着汉子被剑意镇压了神魂,即将人头落地,忽然一道红色匹练自人群中猛然窜出,向着张百仁打了过来。

    “嗯?”张百仁缩地成寸,瞬间退了出去,在大门口站定,看着略带英武,一袭红衣,容颜绝美的少女,面不改色道:“你是何人,也敢插手本官之事?”

    “你这狗官,人家找你比剑,你却欺辱人家妻子,先使用诡计乱其心神,然后又突然出手,枉你还是天下第一剑,你不配用剑!”少女怒斥着张百仁。

    看着那红衣少女,张百仁笑了:“又是一个来送死的,各位兄弟没有媳妇的,这回你们可要商量好了,这姑娘可是极品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