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六十章 空空儿之死

第四百六十章 空空儿之死

    面对着步步算计的张百仁,空空儿除了自认倒霉外还有什么选择。

    “出去以后找个机会,未必不能将这束缚解开”空空儿咬牙切齿。

    看着一副认命般的空空儿,张百仁笑着道:“照夜玉狮子被你藏在哪里了?”

    “在家里”空空儿闷闷道。

    “行了,你施展隐身随我出去吧,明日将照夜玉狮子送到我府中就行,本官哪里还有许多事情要找你谈”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站起身,瞧着空空儿,走出了大门外。

    “都督!”

    门外杨将军看张百仁,立即迎了上来。

    之前府库中的动静,他也听到了。

    “没事了,照夜月狮子明日便可追回来,陛下哪里我去亲自交代一声”张百仁拍了拍杨将军的肩膀:“放心吧!”

    “多谢都督,不知是哪路毛贼,若被我抓到非要将其千刀万剐不可”杨将军咬牙切齿。

    张百仁嘴角带着笑容:“我去和陛下交代一声。”

    没有回应杨将军的话,张百仁来到杨广寝宫,酒池肉林醉生梦死,看着那一个个只着片缕,甚至于三点模糊可见的女子,张百仁眼中毫无波动。

    杨广穿着内衣,没有丝毫的避讳,见到张百仁老神再也的表情,顿时一阵苦笑:“你小子道心太强,这般美色当前,居然毫无波动,日后张家岂不是断后了。”

    张百仁摇头:“修道之人,皮囊皆为相,只是一种相罢了,若连这身皮肉都看不穿,还修什么道啊。”

    听着张百仁对答,杨广悚然动容,挥手吩咐手下女子退去。

    很显然,酒池肉林是杨广对张百仁的一个考验,以杨广当皇帝几年的经验,没有人能瞒得过他这双眼睛,他能看得出张百仁是真的没有丝毫欲望。

    “你该不会修道是修傻了吧?”杨广端着酒杯。

    张百仁摇摇头:“没有。”

    “你心境如此强大,日后至道阳神必然有你一席之地”杨广面带笑容。

    张百仁道:“下官来此,是和陛下交代一声,照夜狮子已经找回,明日便可送入宫中。”

    “何人胆敢入宫盗取宝物”杨广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是一个蠢贼,掌握了隐身术,大内无法发现其行迹也是正常,我见他有些本事,于是便将其招入军机秘府,专门为陛下盗取各大门阀世家的宝物”张百仁眼中阴冷一笑。

    杨广闻言顿时笑了:“爱卿这招妙,各大门阀世家几千年积累,若能为朝廷所用,这买卖值了。”

    确实是值了!

    张百仁嘴角翘起:“下官告辞,明日便将照夜玉狮子送入宫中。”

    “罢了,那照夜玉狮子留在宫中也是宝物蒙尘,此物便送给你了,只要你骑上照夜玉狮子,就算见神不坏强者想要追赶也是痴心妄想”杨广看着张百仁:“爱卿的脑袋太贵重,朝廷总该出一些保护措施才行。”

    张百仁闻言一愣,毫不推辞,直接收了。

    杨光有此心,他若不收反而叫杨广面上不好看。

    见到张百仁收了宝物,杨广才道:“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

    不得不说,杨广现在对张百仁颇为倚重。

    吃过饭,刚刚回到府邸,就见空空儿坐在自家书房内,在案几上摆放着一只玉石做的狮子。

    玉石呈现乳白色,只有巴掌大小,但却栩栩如生。

    “这等宝物乃天赐之物,不经人手,玄妙非常,驱使这照夜玉狮子,还需注意其肩头的那根红线,这根红线千万不能脱落,一旦脱落狮子就会跑的无影无踪,夜行三千里,除了阳神真人,谁都抓不住,此物已经开了灵智,你莫要叫其溜走。”

    空空儿看着照夜玉狮子,脸上满是肉疼之色,他空空儿吃下的东西还有被吐出来的一天,这在以前绝对不敢想象。

    将照夜玉狮子拿在手中把玩,温润犹若一块暖玉,张百仁看向空空儿:“我这里有件事,还要吩咐你去做。”

    “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吧,上了你这条贼船我就知道,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空空无奈道。

    “天下各大门阀世家宝物几代积累,比之皇宫未必差多少,你为何不去各大世家转转”张百仁看着空空儿。

    空空儿不是傻子,听了张百仁的话顿时恍然:“你是说要我去盗取各大门阀世家的宝物。”

    “你有隐身术,此事不难”张百仁面色不动分毫。

    “你不知道,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门阀世家办事更不要证据,江湖之事只要发生大案子,即便没有任何线索,门阀世家也终究有朝一日会找上我,即便不是我做的,门阀世家也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空空儿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略作沉默,对着门外喊了一声:“骁龙!”

    “属下在”骁龙推门走进来。

    “去取一套衣衫来,叫人登记在册,我军机秘府又招了一位探子”张百仁看着空空儿:“空空儿已经死了,今天在大内皇宫被我一剑斩杀。日后江湖上再也没有空空儿,只有军机秘府空空儿。”

    空空儿闻言一愣,张百仁道:“江湖是个大染缸,你既然踏入江湖,这是你唯一脱离江湖的机会,这些年你定然在江湖中结下了不少仇家,而这些仇家日后也由军机秘府体内挡下。”

    空空儿看着张百仁,骁龙将衣衫放在桌子上:“令牌还要等一日。”

    张百仁摆摆手,示意骁龙退下,一双眼睛看着空空儿:“你如今已经而立之年,却尚未成家立业,难道真的要在江湖飘荡一辈子。”

    空空儿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加入军机秘府,未必会比江湖要好。”

    “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你现实中的身份,只要你自己不暴漏出去”张百仁转过身:“你自己考虑一下吧,明天给我答复。”

    空空儿捧着衣衫退下,这一夜对于空空儿来说格外难熬,自己已经中了对方手段,加入军机秘府与不加入军机秘府又有什么意义?自己已经失去了自由。

    第二日

    江湖震动

    空空儿死了,妙手空空的空空儿死了。

    空空儿的脑袋就挂在洛阳城头,据说是被无生剑一剑划破了喉咙。

    那个名震江湖的贼王死了,这简直是惊天大事,江湖卷起阵阵风波,张百仁再次被推到了风浪口。

    空空儿死的活该,居然敢进入大内皇宫盗取宝物,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照夜玉狮子,他若不死简直没有天理。

    有人欢喜有人愁,不管过往有何恩怨,都随着空空儿的死亡烟消云散。

    看着对面神情泱泱,没精打采的空空儿,张百仁拍了拍空空儿肩膀:“你若有什么担忧,做了坏事尽管推到军机秘府身上,反正军机秘府名声也不好。”

    一边说着张百仁拿出一堆木简:“日后在江湖上遇见合适的人选,不妨暗中将木简传下去,叫他们替你背黑锅。”

    看着眼前的木简,空空儿眼角抽搐,收起木简走了出去:“我不信这世上没有解不开的术法,我去找苦瓜大师,我就不信破不开五神御鬼大法束缚,非要叫你鸡飞蛋打不可。”

    空空儿纵身跃起,消失在张府内,连夜快马加鞭钻入深山老林内,来到某一处简陋的木屋前:“苦瓜大师!苦瓜大师!”

    “空空儿,你不是死了吗?脑袋都挂在洛阳城头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在阳光下耀眼。

    空空儿苦笑:“别提了,这次是真的栽了,张百仁小儿心狠手辣,我不是其对手,那脑袋是假的,以军机秘府的能耐,弄一个相似的脑袋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