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轻舟南下会群雄

第四百七十一章 轻舟南下会群雄

    天下修士并非铁板一块,就像中国的五十六个民族一般,也并非是铁板一块。若是真的铁板一块,也不会有什么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更不会有达赖屡次折腾出一些事情。

    中原地大物博,但却具有很强的排他性、地域性,双方严格的划分了势力范围,若江湖当真铁板一块,只怕杨广觉都睡不稳。

    湘南高手自然不希望中原高手来湘南分一杯羹,但中原高手自诩为中原地大物博,对边塞之地颇为鄙夷,一路上只管横冲直撞,搅得湘南武林一片狼藉。

    此时湘南算是乱了套了,本土高手与中土高手冲突不断,双发拼了命的厮杀。

    那可是白帝府邸,你要叫中原高手放弃,纯属不现实。

    但你若想湘南本土高手捏鼻子认了,你还不如将其一刀杀掉算了。

    接过湘南武林的密报,张百仁一只手掌敲击着桌子,闭目不语。

    “大人,此事怕有蹊跷,怎么大人一寻找白帝府邸,白帝府邸便恰好出世了?而且湘南武林不在大隋权威笼罩范围,一旦出现点什么意外,便是当今天子想要救你,都有心无力!”骁虎压低嗓子:“若这白帝府邸是湘南武林的高手故意将你诓骗过去,到时候大人孤军深入,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必然粉身碎骨的下场。”

    张百仁默不作声,拿出了云笈七笺,随意抽出了一根,凝神看了许久,方才谓然一叹:“半喜半忧,湘南我是非去不可,各大门阀世家既然在湘南等我,我若不去岂不叫人白布局了。”

    说完话后张百仁对着骁虎道:“去整理一下行囊,本官倒要去会会这些见不得光的家伙。”

    看着张百仁走出门,萧家兄弟你看我我看你,骁虎道:“咱们进宫去找娘娘,请娘娘劝说一番。”

    萧家兄弟火烧火燎的向着永安宫跑去不提,张百仁端坐在高楼上,手中古筝在缓缓弹奏。

    五行灵物涉及到天地的演化,涉及开天辟地的秘密,张百仁岂有错过的道理?

    而且白帝乃上古人族大能,若能得到白帝传承,对于张百仁来说道行必然增进到不可思议。

    “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啊!”张百仁停下手中动作。

    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逐近:“大人,娘娘请您入宫一述。”

    收起古筝,张百仁站起身:“带路。”

    永安宫

    萧皇后听了萧家兄弟的话,顿时脸上满是难看,张百仁所代表的意义事关重大,这种事情岂能由得你自己做主?

    “去将张百仁这小子给本宫叫来”萧皇后放下手中针线,此时却没了心思继续刺绣。

    萧皇后身后的巧燕咬着嘴唇,低下头双手绞在一起,显然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不多时,就见张百仁施施然走入永安宫,看着略带不安的萧皇后以及巧燕,张百仁抱拳一礼:“见过娘娘。”

    “先生请坐”萧皇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听人说,先生打算去湘南?”

    萧皇后直接开门见山,也懒得和张百仁绕圈子。

    张百仁点点头:“湘南有白帝府邸出世,白帝府邸事关重大,宝物无数。”

    “宝物虽多,但还要有命享受才行,如今门阀世家、各大道观将你恨之入骨,你贸然前去,就不怕是门阀世家给你设下的陷阱?”萧皇后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默然,萧皇后继续道:“你若死了,你父母怎么办?”

    “有我父亲照应,想来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张百仁定定道。

    “非去不可?”看着张百仁那张坚定地面孔,萧皇后无奈道。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张百仁深呼一口气。

    萧皇后闻言闭上眼睛,过了许久才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阻拦你,你若想去就去吧,只是希望你能活着回来。”

    “下官只有一条命,可是精细的很,若无把握岂敢南下”张百仁眯起眼睛。

    湘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各大门阀世家高手聚集在一起。

    “你说这小子有没有胆子来啊?咱们费心费力布局,弄了这么大阵仗,湘南武林与中原武林再次起了风波,在这节骨眼下结了死仇,你说这事怎么办啊!若这小子不来,咱们可就麻烦了!”李昞站在云层中,眼中满是郁闷。

    事实上大家都忘了考虑张百仁到底有没有胆子赶来湘南武林走一遭,直到如今消息已经传出去七八日,也不见张百仁有任何动作,众人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等吧!除了等待没有别的选择,选择权也不再我等手中”观山道修士闭上眼睛。

    洛阳码头

    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张百仁,面露激动之色。

    “动了!这小子动了!这小子终于动了!合该这小子粉身碎骨,只要这小子到了湘南,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暗中的探子看着张百仁孤身一人上了扁舟,俱都是眼中激动,一份份飞书传了出去。

    张百仁立于舟楫之上,看着倒退的水流,眼中满是感慨:“此一行,不知多少人成为诛仙剑下的亡魂。”

    “贤弟暂且留步!”河水翻滚,淮水水神出现在河面。

    “大哥”张百仁抱拳一礼。

    “贤弟,湘南武林的白帝府邸就是一场骗局,这些人为了杀你不惜花费巨额人力、财力、物力构建舞台,你若不去,他们只能唱独角戏,你若是去了,只怕死无葬身之地!”淮水水神挡在了舟楫面前。

    看着淮水水神,张百仁笑了:“大哥,小弟岂非那种愚蠢之人?”

    张百仁缓缓站起身,眼中满是感慨:“湘南武林,非去不可!临行前小弟卜了一挂,此去湘南有大机缘、大凶险,富贵但在险中求,大哥莫要阻我,小弟此行若成了,必然大有收获。”

    看着张百仁,淮水水神无奈一叹:“看来为兄阻拦你不得,你自己心中有数便好,记得活着回来。”

    “大哥珍重!”张百仁抱拳一礼,身形消失在天边,不见了踪迹。

    河水滚滚,黑山老妖立在江水之上,遥遥的张百仁便已经察觉到了黑山老妖的踪迹。

    “黑山,听人说你逃到了南诏,怎么又有勇气跑回来送死了,你既然敢出现在这里,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我所有恩怨都一并了结吧”张百仁收起舟楫,脚踏江水向着黑山老妖走去。

    “张百仁,拔出本座身上的剑气,本座不与你为难,不然只怕你家人性命难保,纵使有大将军护持,难道大将军还能日日夜夜寸步不离的守着不成”黑山双手抱胸,似乎吃定了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下来:“黑山,祸不及家人,你我都是江湖中人,你这么做可是犯忌讳了!”

    “呵呵,什么祸不及家人,你当日在张府门前与人比斗,还不是抢了人家娘子,宰了人家老母,你这人太虚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黑山眼中满是嘲弄:“你若拔出剑气也就罢了,不然休怪咱们叫你亲人死绝。”

    “你敢!”张百仁面色一变,困仙绳已然飞出。

    黑山自己跑过来送死,怪不得自己下手了。

    当年张百仁未曾练成困仙绳,叫这黑山逃得一命,如今困仙绳在手,断不能叫这老妖跑了。

    对方敢拿家人威胁自己,已经犯了张百仁心中的忌讳。

    只见困仙绳蜿蜒,所过之处卷起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