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求生之心,求道之心

第四百七十九章 求生之心,求道之心

    看着眼前的石雕,张百仁运转真气,袖里乾坤张开,仿佛鲸吞北冥一般,瞬间无匹伟力自其中张开,瞧得对面众人此时傻了眼。

    袖里乾坤,乃是属于传说中的神通,为上古大神专有,而且还不是每一位大神都有的力量,其霸道无匹可以想象得到。

    此时此刻,不知多少真人看着张百仁施展的袖里乾坤已经惊得目瞪口呆,满是贪婪之色,恨不能将袖里乾坤占为己有。

    天、地、人、鬼、神,嗔、痴、爱、恨、苦,只要没有练就至道阳神,终难逃其中的诸般沉沦之网。

    对于背后刺来的一道道目光,张百仁视若未见,许久后方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眼睛里满是凝重:“袖里乾坤居然也有搬不动的东西。”

    手中困仙绳攥紧,瞧着铁索外虎视眈眈的众位阳神真人、武者,张百仁终究只能垂落绳索,困仙绳仿佛灵蛇一般,被张百仁收入囊中,一双眼睛里满是无奈之色:“可恶!当真可恶至极!”

    确实是可恶至极,若自己能搬动这石狮子,哪里还有对面众人什么事情!

    “哈哈哈,叫你小子过河拆桥,遭报应了吧!”观山道阳神真人眼中满是幸灾乐祸之色。

    一边施展寒冰之力的阳神真人也是阴测测的一笑:“人啊,想吃独食,总归会遭受报应!”

    “就是就是,你小子若有本事,尽管对我等施展就是了,你若能将铁索斩断,我等才是心服口服!”一边某位阳神真人的眼中满是讽刺。

    张百仁恶狠狠的瞪了一下眼睛,困仙绳缩回袖里乾坤,抱住双臂闭上眼睛不去看一边的众位阳神、易骨大成武者,懒得理会这些人。

    虽练就阳神,但凡根未退,自己奈何不得眼前的两尊石狮子,难道还不能叫人家嘲讽两句了?

    看着不理会自己的张百仁,一众阳神真人占足了口舌便宜,纷纷纵身跃起钻入了众位武道大成的强者体内,只见众人相互配合,你争握夺的向着铁索对岸飞来。

    “哼,真以为铁索是那么容易度过来的吗?”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

    岩浆乃是地心之力,具有无匹神威,为天地之力的一种,对阳神真人的克制相当厉害,不入至道根本就无法靠近地心岩浆。

    纵使张百仁霸道非凡,也绝对不敢叫岩浆沾身上。

    “啊!”

    一声惨叫,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只见一位易骨大成武者自远处奔驰而来,那易骨大成武者倒也了得,脚踏铁索不断躲避着岩浆,但岩浆波涛汹涌,毫无归路,有的时候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根本就容不得你躲避。

    一步错,步步错!

    一脚落在了滚烫的岩浆中,强如易骨大成武者脱胎换骨,面对着滚滚岩浆也唯有惨败一途。

    只见那波浪翻滚的岩浆漫过铁索,易骨大成武者突破音爆,面对熊熊岩浆一触即发,但谁料到岩浆之力委实太过于恐怖,即便是轻轻触碰,也叫人骨肉消融。

    空气爆鸣,压缩到了极致的空气被岩浆瞬间暴涨点燃,仿佛一颗小型炸弹在空气中爆发。

    轰!

    事实证明,这世上就没有火焰不能点燃的东西,包括空气!

    烟花的璀璨再次重演。

    本来易骨大成武者被灼热滚烫的岩浆烧得血肉消融,唯有惨白色骨架在岩浆中翻滚,尚且不等嚎叫出声,整条腿上的血肉已经尽数化作了空气,手臂无意中沾染到溅起的岩浆,已经千疮百孔,然后化作了森森白骨。

    易骨大成武者小强属性不是闹的,只见那易骨大成武者森然白骨居然伸出,也不知没有血肉为何这森森白骨为何居然可以伸展自如,森白骨骼虽然在灼热的岩浆下被烘烤开始软化,但确确实实是还有抓着铁索的力道,努力将自己仅剩下的半具身躯拽出来。

    这一幕即便张百仁也看的悚然动容,若自己落在岩浆中,绝对没有办法在掀起任何风浪,唯有等死一途。

    “轰!”

    “是条汉子!”张百仁赞了一声,手中困仙绳飞出,卷起岩浆中的半具身子,带着滚烫灼灼落在了岸边。

    “嗖!”

    一道流光自武者眉心祖窍飞出,在空中化作一位阳神真人老祖模样:“吓死老祖了,差点以为被这废物牵连葬身于这籍籍无名的岩浆之中!”

    “老祖这般说却是过了,人家好心助你度过岩浆,你怎么可以如此说风凉话”张百仁瞪了那阳神老祖一眼,眼中满是不满之色,看着那化作森森白骨的手臂以及身躯,甚至于手臂下的肋下已然千疮百孔,恐怖的烧伤仿佛翻滚的肉芽般,在不断蠕动努力复合。甚至于透过一道道孔洞,里面不断鼓动的肺部、心脏清晰可见,看的一清二楚。

    “老祖我如何说,关你何事!”那老者瞪了张百仁一眼,铺天盖地的龙卷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找死!”

    袖里乾坤张开,张百仁似乎找到对付某些术法的好办法,袖里乾坤不愧为威震天下的神妙之术,袖里乾坤只要随着张百仁的修为道行增进,便可进步至不可思议的地步,天下万物莫不可收取。

    一根发丝割裂虚空,快若闪电的斩了出去。

    不得不说,抓不到阳神真人的小辫子,还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就比如说眼下,张百仁的剑丝虽然可以斩伤阳神真人,甚至于逼迫得阳神真人不得不转世投胎,但即便这些家伙结出的仅仅只是元神而并非阳神,却已经具备了某些不可思议的天人感应。

    比如说秋风未动蝉先觉!

    危机稍一靠近,这些活了不知多少年,更不知历经几次转世的强者已经化作一股青烟,消散在虚空中叫张百仁斩杀一空。

    阳神真人,一个念头虽说不上十万八千里,但念动间游遍千山万水,跨越五湖四海还是可以做到的。

    “小子,不要仗着术法神通强夯,便可目无尊长,不然老祖不介意教你如何做人!”阳神真人冷冷的在空中重组了真身,一双眼睛怒视着张百仁。

    张百仁嘿嘿一笑:“你这老不死的,若有本事尽管教训我便是了。”

    二人争执间,陆续有阳神真人以及武者跨越铁索,降临在石门前。

    看着面带黑色的张百仁,再看看天空中恼羞成怒的阳神真人,众人果断闭嘴,没有丝毫劝架的意思。

    “怪不得你这老家伙空活一把年纪,却证不得阳神至道,就你这般心性,天人五衰下早晚要丧了性命!我若是你,就赶紧回山闭关面壁,或许死到临头可以得窥传说中阳神至道的一丝奥秘也未尝可知!”张百仁喝骂道。

    这话顿时叫阳神真人更加恼怒几分,甚至于场中众位阳神真人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丫的打人不说,居然还专往脸上打。

    在场众位阳神真人,最年轻的也已经四十岁开外,许多人更是当年震惊修行界的天之骄子。

    但那又如何?

    随着时间这把杀猪刀的磨砺,众人心中的众志诚诚孜孜不倦的求道之心早就已经被打磨了菱角,只待今朝道行圆满,寻求一个可以来世引渡自己的弟子,到时候自己便可以转世投胎,再求来世!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求来世难道就能成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