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八十章 强行装逼

第四百八十章 强行装逼

    “黄毛小儿牙尖嘴利,也敢如此大放厥词!”却听那老者怒斥一声:“你小小年纪目无尊长,剑走偏锋,虽然资质出众,但却也只能沦为一代人仙仅此而已,百年后终究难逃黄土一坯,看你凶狠强横到几时,终有一日我等会将你熬死,到时候将你后辈子子孙孙斩尽杀绝。”

    听了那阳神真人的话,张百仁顿时面色冰冷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空中的阳神真人,一边被张百仁救下了的武者挣扎着站起身,周身的肉芽在疯狂蠕动,对张百仁抱拳一礼:“张真人高义,我童战佩服万分。救命之恩等同再造性命,童战虽然力气微薄,但却也知恩义二字,日后真人但有吩咐,在下必然风里来雨里去,绝不含糊!”

    童战的脸上血肉模糊,全都是不堪的烫泡,没有三五日的休养是休想回复身躯。

    至于说恢复元气,时间更长。若有足够灵药,短则三五月,长则十年八年。

    “童兄说的哪里话,本都督救你,不过出于义气,见你坚韧不凡罢了,并不曾图你回报”张百仁看着童战,摇了摇头:“我如今虽说不上位极人臣,但手下却从来不缺高手,甚至于阳神、见神也能调遣,童战道兄未免太过于小瞧我张某人了。”

    听了张百仁的话,童战苦涩一笑:“都督,小人不敢与都督相比,都督犹若九天浩日,在下只是一只萤火,如何敢与都督相提并论?只是浩日虽然强盛,但却也有歇息的之日,萤火虫虽小,也能照亮一片黑暗。”

    听了童战的话,扫视一眼场中群雄,张百仁点点头:“也罢!也罢!道兄的这份情谊,本都督就心领了。”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在酸了,贫道听着都要吐酸水了!腻不腻味!厌不厌烦!”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周身阴气缭绕,黑烟朦胧的白云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引得张百仁一阵惊呼:“我靠!你丫的练成阳神了?你怎么来了?”

    “你小子都来了,难道还不许贫道来吗?”白云嗤之以鼻的笑了一声,随即道:“你小子看错了,贫道不过出了阴神罢了,借助秘法护持方才能在世间行走,比不得众位高人。”

    “白帝府邸这么大事情,怎么就你来了?为何不见你师父?”张百仁疑惑道。

    白云无奈一叹:“你是不知道,我那便宜师傅死得早,才刚刚将我带入道门,助我搬运了河车,便已经坐化转世投胎。好在贫道的资质还过得去,得到掌教看中,练成了白云道观千古难寻的某种大法,被指定为白云观下一代十方丛林掌教,不然贫道早就被赶下山,或者在山中做一个杂役弟子,哪还有机会下山。”

    看着白云周身缭绕的黑雾,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不晓得这黑雾是什么东西,想来也是不凡,能护持白云阴神出窍几百里乃至于上千里而魂魄不散,端的厉害非常。

    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看向场中众位武者:“各位,如今横在白帝府邸前的一道天堑在此,若不推开石狮子,咱们谁都进不得白帝府邸,不知众位道兄有何高见?”

    “黄毛小儿,且看我手段!”一位犹若涂了金粉般的男子纵身跃起,猛然落在两尊石狮子前,卷起道道烟尘,却见其双手上的肌肉仿佛一只只小耗子,不断来回鼓动。

    “喝!”

    金粉一般的面孔居然沾染了红色,只见那汉子面红耳赤,即便是隔着金粉也能看到血液涌动的流向。

    两尊石狮子依旧无动于衷,不见半点偏移的蹲坐在原地,那汉子大话刚刚出口,就这般丢人现眼,脸上实在过不去,于是再次猛然发力,双手推住了两尊石狮子,猛然一声呵斥:“给我开!”

    任凭那壮汉七窍内雾气升腾,红色气血冲天而起,却不见石狮子有半点动作。

    似乎感应到张百仁戏虐的目光,壮汉脸上挂不住了,再次一步迈出,吃力的呵斥一声:“给我开!”

    大话都已经说出去了,由不得这汉子不努力。

    张百仁只是面带戏虐的看着,嘴角微微翘起,那汉子猛然咬开舌尖,一滴金红色血液被其吞下。

    本以为两尊石狮子能有多重,却不曾想居然出了这般洋相。

    瞧着张百仁面带不屑的目光,以及那细弱蚊蝇,但却全场清晰可闻的细语,男子羞愧万分,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石狮子前。

    这里可是汇聚了天下半数的阳神高手,自己在这里大话说出被狂打脸,日后也没脸在天下混了。

    “这小子看起来气势不凡,也许有真本事将石狮子推开也说不定”张百仁对身边白云道。

    “或许吧!”见到张百仁眼中的戏虐,白云应了一声。

    张百仁道:“哎呦,你看他那肌肉,我这小胳膊小腿不行,他肯定行!我一个十岁小儿比他晚吃了不知多少年的干粮,这小子口气这般大,必然有真本事。”

    “是极是极!定然是有真本事!”白云迎合了一句。

    “哎呀,他怎么吐血了,是不是不行了?你看他都冒烟了!”张百仁装作不懂。

    听了张百仁的话,汉子心中涌起一股想死的冲动,一双眼睛死死的闭着,不断发力去推动石狮子,可惜此时自家金血都已经用了,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去推动石狮子。

    如今背后的群雄正在看自己呢,若今日自己认怂,日后必然成为天下间笑柄。

    大家都不是瞎子,已经看出了汉子的窘迫,只见一股青色烟雾升腾而起,钻入了汉子的口鼻之中。

    “我来助你!”

    那青烟一转化作金黄色,居然是一位阳神真人所化,落在了汉子的身上后竟染上了一层金辉,犹若传说中的神佛。

    下一刻张百仁眼睛瞪大,只见那两尊石狮子居然微微摇摆了一下,虽然微不足道,但却瞒不过众人的眼睛。

    宝藏要紧,顾不得看戏,只听御使寒冰的阳神真人猛然出手:“大家速速出手,莫要看戏了,今日若推不开石门,咱们都要被阻挡在外面。到时候大家打哪来回哪去,铁索岩浆也白渡了。”

    此言落下,众人不敢耽搁,纷纷化作流光追了过来。

    众人帮忙分担,大汉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对施展寒冰之力的阳神真人感激涕零,对张百仁却是恨极了!

    尽管是自己想要在天下群雄面前装逼,将自己闭上了绝路,丢尽面皮,但男子却将所有责任都推卸到张百仁的身上。

    张百仁摇摇头,看着那巨大的石狮子缓缓被推开,攥紧了手中困仙绳。

    一望无际洁白如玉的大理石雕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是眼前的大理石雕是不是太小了,只有拇指大小,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俱都被云雾遮掩。

    张百仁面带怪异之色,有群雄诧异道:“白帝府邸怎么全都是一些孩童玩具之物。”

    一边说着一脚向那连绵的宫阙踩了过去。

    “嗖!”

    只听得怪异声响,那汉子化作了微尘,坠入连绵无尽的建筑中,再也找不到踪迹。

    “芥子薇尘!这是白帝大神通!”有阳神真人猛然惊呼,认出了宫阙的来历,二话不说扎下去,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