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死讯惊天,天下震惊

第四百八十七章 死讯惊天,天下震惊

    屠龙剑为何会哀鸣?哀鸣声中龙吟阵阵,为何会有龙吟?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缓缓的伸出手掌,将屠龙剑攥得更紧,面露恍然:“我知道了,当年屠龙剑饱饮龙血,那龙王距离见神不坏只有一线之隔,绝非人类易骨大成圆满可以媲美,其精神力量、血液中的烙印居然影响到了屠龙剑的剑胚。”

    “这把剑有了属于自己的情绪,真正的杀伤力不仅仅局限于表面,更深层次乃精神力量!龙王的哀鸣是对于精神之力的创伤!对于魂魄的创伤!”张百仁双手拊掌称赞:“妙!妙!妙!枉屠龙剑日夜陪在我身边,但我却对屠龙剑毫不了解,愧对了屠龙剑的力量!”

    张百仁略带自责的将屠龙剑抱在怀中,然后勾动剑意去感受背后的四道剑胎之力。

    诛仙死!戮仙亡!陷仙过处有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一股惨烈至极的剑道意境传开,顿时叫白帝一声惊呼,猛然退开:“了不得!了不得!这小子了不得啊!这般惨烈、杀戮意境,本帝纵横上古从未见过,便是那些先天神祗、上古大神,若遇见强横无比的意境,也唯有死路一条的份!如今剑意尚且微弱,不知这小子再过些年月,又该强横到何种地步,到时候只怕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横推天下弹压九州,怪不得这小子会得到西王母压宝,莫非这小子便是王母的后手?”

    看着张百仁,白帝似乎模模糊糊知道了些什么,很多事情他都记不起来,但他却知道,眼前的张百仁很重要!很重要!

    “绝对不能叫这小子死在这里,只可惜本帝如今只是一道残魂,府邸深埋大地,我却难以逆改天地乾坤,将这小子送出去!”白帝眯起眼睛。

    府邸到地表大地底层几千米,若在全盛时期此事自然难不倒自己,但如今可就麻烦了!

    “不过这小子剑道天赋过人,或许能在几年间练成剑化流光也说不定。好在药园内还有许多灵药,到不担心这小子被饿死!”白帝摇头叹息。

    外界

    看着深埋大地的白帝府邸,周身寒气升腾的阳神真人得意一笑:“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子乃朝廷抓牙,才些许年月,不知折腾出多少事端,多少江湖同道惨遭杀戮。我等今日将其深埋地底,任他化作至道阳神也绝难逃出来。折了这小子,便等于斩了朝廷的一条手足,这小子险些坏了咱们运河大事,今日终于解决了心腹之患,实在可喜可贺!”

    “哈哈哈,没曾想白帝府邸居然当真就在此地,我等得到灵药不提,居然还顺便将这小子埋葬,此乃意外收获!”众人俱都是狂笑,李昞眼中阴霾逐渐散去:“要不了多少时日,这小子必定葬身于地底,到时候老夫周身诛仙剑气成为了无根之源,必然会一一拔出。失去了源头的剑气即便在锋利,也只有被逐渐磨掉的份。”

    场中众人俱都狂笑连连,众位阳神真人化作流光分散无形,转瞬间消失于方圆千万里,千山万水亦不过等闲之间。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张百仁作为朝廷的头号鹰犬,当年差点坏了各大门阀世家的大事,运河谋划涉及到江山篡改,再到后来的儒家复苏力压百家,成为大隋帝国的第一势力,随着白纸的流传,造纸术简单易行,如今再也不复洛阳纸贵,所有的纸张随着各大商贾出手,虽然说不上是白纸一文不值,但却也足以叫天下间十之八九的人用得起。

    这诸般动作,坏了门阀世家的大计不说,更甚者已经开始挖门阀世家的老巢,不断挖掘门阀世家的老底。

    造纸术一出,门阀世家傻了眼,门阀世家垄断靠的就是知识,张百仁胆敢挑战门阀世家的力量,必为门阀世家百般阻杀。

    龙庭

    歌舞笙箫,酒池肉林。

    最近杨广日子很快活,对外用兵打的土浑节节败退,足以向世人证明大隋的强大。

    “突厥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兵而抱怨,我大隋如今虽然威震天下,但却比之大秦略有不如”杨广放下了手中的过秦论。

    下方虞世基闻言眉毛抖了抖:“大隋武功虽及不上秦朝,但大隋文治乃大秦百倍不止。”

    说到这里,虞世基道:“大秦穷兵孰武,内忧外患,虽打下万世江山,但子孙后辈无能,为阉人把持朝政,二世而亡,远远及不上陛下。我大隋开的乃万世之基,只待补好运河疏漏,我大隋便是真正铁打的王朝,世家也不得不臣服于我等王朝之下!”

    听闻此言,杨广面带愁容:“运河之事,悔不听张都督之言,致使出现如此纰漏,如今该如何是好?”

    听闻此言,虞世基眉毛弯弯,略带沉思道:“陛下只需按部就班,运河之事虽然出现变故,但却无人动摇的了大隋江山。怕就怕陛下自己乱了阵脚。”

    “朕的心已经乱了!”杨广摇摇头,对于下方的美艳舞女看也不看,显然已经见惯了美色。

    虞世基低垂眼帘,这些可都是杨广的女人,伴君如伴虎,帝王的威严不容置疑。

    瞧着虞世基的表情,杨广摇摇头,正要说些什么什么,忽然传来内侍尖锐急促的喊叫:“陛下,八百里加急信报!”

    “八百里加急?”杨广一愣,猛然站起身。

    虞世基也是一个哆嗦,大隋开创至今朝,就从未用过八百里加急信件,也从未有人值得大隋发动八百里加急。

    “速速传进来!”杨广猛然一挥衣袖,示意下方舞姬退下,留着杨广与虞世基面带焦急之色的看着有人将信件呈递上来。

    一边小黄门接过信件还要拆开,杨广已经急不可耐的一把手伸出夺了过去,将信件撕开,随即猛然热血冲头,眼前发黑,面色惨白,一屁股跌坐在案几上,手中书信缓缓飘起,落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虞世基瞧着杨广的动作,顿时心脏一紧,猛然一个哆嗦。

    小黄门捡起书信,递给了下方的虞世基。

    虞世基接过书信,下一刻骇然变色:“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张百仁怎么会就这般死掉!传信之人何在?此事可否属实?”

    虞世基面色白了下来,眼中满是骇然。

    “是军机秘府的高手传召,八百里加急由易骨大成武者亲自送来,七八位军机秘府的侍卫亲自见到各大世家、门阀的阳神高手驱赶龙脉,将张都督埋葬于万丈地底之下!”送信的小黄门连忙出声,面色惶惶,生怕杨广一个盛怒下砍了自己的脑袋。

    “天塌了!虽然没有塌,但也差不多了!”小黄门看着杨广与虞世基的面孔,已然知道了某些隐秘。

    永安宫

    看着手中的八百里加急,萧皇后猛然一口鲜血喷出,浸红了眼前的衣襟、书信,点点红色血液犹若道道梅花,娇艳欲滴。

    “不可能!这不可能!”萧皇后身子摇摆,巧燕赶忙上前将萧皇后扶住。

    一边萧家兄弟愕然,接住了萧皇后手中滑落的书信,然后眼中满是震惊之色,齐齐骇然失声:“这不可能!小先生道法通天怎么会死掉?”

    “娘娘莫要着急,张都督可是会遁地术的!没准张都督已经逃出来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