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九十章 重出生天

第四百九十章 重出生天

    公孙大娘与公孙小娘呆呆的跪在烈日下,如今天气正热,尤其是湘南天气,更令人热的恨不能一头扎入水中,永远都不要出来。

    大娘眼中杀机流转:“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所有暗害你的道观,妾身今生一定将其荡平。若你转世投胎,妾身定要将你轮回之身找到,助你重回大道,你我再续前缘。”

    公孙小娘攥紧拳头:“小哥哥这般好,为何这些人总想着要杀他!我也要努力修行武道,为小哥哥复仇!”

    听了公孙小娘的话,大娘将其抱在怀中,姐妹二人再次失声痛哭,看的远处天音教众人心都要碎了。

    一位面容白皙,五官英俊的青年男子缓步走来:“大娘,你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莫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活人还要好好活着。”

    听闻此言,公孙大娘头也不抬道:“多谢无心师兄,这是我们姐妹的事情,不劳烦师兄关心!”

    无心苦笑一下,看了看天空中的烈日,手掌动动想要出手将烈日遮掩,但看着仿佛木头人,散发哀意的公孙姐妹,果断散去了这个想法。

    “张百仁你有何德何能,居然值得大娘如此垂爱!只可惜我与大娘相识晚你一步,不然岂会……”无心苦笑摇了摇头,通过这段时间与公孙大娘的接触,无心大概也知道公孙大娘的脾气,公孙大娘便是那种死倔的脾气,一旦定下念头,谁都改不了。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之时,忽然大地蠕动,一道火红衣裳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从大地深处窜了出来,口中放声高呼:“哈哈哈!哈哈哈!各大门阀世家,你们奈何不得我!你们奈何不得我!尔等既然敢对我出手,那便等着我的报复吧。”

    狂笑声引得周边众人注目,看着那一袭火红色衣衫,面色略带苍白十四五岁左右的半大孩子,霎时间场中众人俱都骇然变色。

    远处山巅

    看着那熟悉的人影,白云心中‘咯噔’一下:“就知道这小子属九命的,根本就死不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熟悉声音,公孙大娘与公孙小娘齐齐转身,看着那一袭赤练霓裳的张百仁,两道眉毛剑意冲天而起,似乎能斩尽天地间的群雄。

    “小哥哥,当真是你吗?”公孙小娘猛然站起身,向张百仁扑了过来。

    公孙大娘也是身子颤抖,如遭雷击一般,站起身子居然动也不能动。

    将公孙小娘抱了个满怀,张百仁哈哈一笑:“你们姐妹怎么在这里?”

    打量着茅草屋,满地的纸钱,再看看公孙大娘与小娘素白色衣衫,张百仁已然明了场中一切,却是蓦然一叹:“辛苦你们了!”

    确实是辛苦了二人,张百仁心中暖意充斥,之前的杀机与怨气此时也消散不少。

    “爹说的没错,张百仁命无定格,乃是注定要成仙的人物,千古以来最有希望成仙横推天下的便是此人!”天音教主看着一袭红衣的张百仁,露出一抹感慨。卜算子一生卜卦无数,从未出现过一次失误,可见其道行精深。

    “他便是张百仁吗?”无心看着远处半大孩子般的张百仁,上下左右打量,这小子五官并不算太出众,但绝对和丑沾不上边,若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和谐。仿佛这无尽自然,充斥着和谐的味道。

    张百仁看起来半大小子,但也不过仅仅只是十岁罢了。

    修炼道功,年龄已经不再是问题。

    外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瞧着那一袭火红衣裳,在风中翻滚犹若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俱都是骇然变色,心中惊呼:“自今日起,只怕天下多风多雨!万丈地底都没能埋葬了这小子,便是见神不坏强者也不过如此罢了。”

    不理会虚空中众人的目光,张百仁抱住公孙小娘,来到公孙大娘身前,看着娇俏的公孙大娘,一声素白孝衣,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露出点点笑容,瞧得公孙大娘羞红了脸,低下头默不作声。

    “走吧!我既然已经逃出生天,这些庐棚也不必拆掉,免得浪费力气,就放在这里吧!日后我会亲自将那些人送入庐棚之下!”瞧着依旧在周边晃悠的众人,张百仁冷然一笑,这些人虽然大部分是过来寻找机缘的小道观、野路子武者,但其中也不乏各家密探混在其中,张百仁也无法知晓谁正谁负!谁好谁坏!

    “不管那么多,待我日后找上门去,必然叫你等见识到爷爷我的手段!”抱住公孙小娘,牵住公孙大娘的手掌,公孙大娘面色羞红,想要抽出却拗不过张百仁的力道,随着张百仁走入远处天音教众人的阵营。

    迎着美妇的目光,公孙大娘猛然发力抽回手掌,张百仁笑了笑毫不在意的对着美妇行了一礼:“见过教主!”

    “你能逃出生天,也是命大”天音教主打量着张百仁,一双目光落在了张百仁的眸子上,漆黑眸子格外深邃,似乎能将自己的目光吸扯进去,两道横眉剑意冲霄,似乎要将天地万物斩断。

    迎着天音教主的目光,张百仁看了看公孙大娘:“还要多谢教主照顾大娘。”

    “此言大谬,公孙大娘乃本座亲外甥女,我如今举世无亲,也就剩下这么一对外甥女了!”美妇笑了笑。

    迎着美妇目光,张百仁笑了笑,知道自己失言:“自我沉入地底已经过去七八日,外界怕是已经翻了天,本座不能久留,尚且有要事处理,失陪了!”

    说完后看向公孙大娘:“大娘随我前往洛阳,还是继续游历天下?”

    公孙大娘看了一眼张百仁,面带犹豫露出不舍之色,过了一会才道:“我还是继续游历吧!我如今修为增进迅速,剑道领悟深邃,待我有朝一日剑道遇见了瓶颈,再去洛阳找你讨教。”

    整理了公孙大娘的发丝,张百仁笑着点点头:“无妨!无妨!我在洛阳等你便是了!”

    说完后扫视一眼场中群雄,揉了揉公孙小娘的脑袋,一声轻笑传遍方圆里许,脚步落下大地倒退,几个呼吸间身形已经消失在群山中不见了踪迹。

    “果真人中龙凤,行事飒然不拘一格”看着张百仁消失的背影,天音教主叹了一口气。

    一边无心走过来:“倒也未曾看出什么出彩之处。”

    听了无心的话,再看看公孙大娘,天音教主如何不知男女之事?对于无心的话没有理会,一边公孙小娘却不乐意了:“你说小哥哥平庸,我看你大了小哥哥十几岁,倒也未见得能比上小哥哥,你一把年纪却是活在了狗身上。”

    此言落下,无心顿时涨成了猪肝脸,但面对着公孙小娘也不好计较。

    公孙大娘拍了拍公孙小娘的后脑勺:“师兄莫怪,童言无忌!”

    无心涨着面孔道:“无妨无妨!我岂会和小孩子计较。”

    公孙小娘对着无心扮了个鬼脸,然后钻入公孙大娘怀中不肯出来。

    “你小子好快的速度,居然说走就走,恭喜你逃出生天”张百仁刚刚走出山脉,就见对面的山石上矗立着一道人影。

    “春阳!”看着面如冠玉,肌肤细腻,叫女人都嫉妒的面孔,张百仁惊呼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咱们好歹也算有一点交情,你都死在了这里,我若不来吊唁一番,也说不过去。”

    说完后春阳道人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你现在身体好得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