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先杀监工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先杀监工

    张百仁转过身,有侍卫领着内侍走入庭院。

    当先乃一位身形消瘦的内侍,在内侍身后是周身闪烁着金黄色的张瑾。

    “不知何事居然劳烦大将军亲自驾临”张百仁微微眯起眼睛。

    “好叫都督得知,陛下差遣本官将弥补运河的图纸送过来,此图纸事关重大,普天之下只有两人得见,其一乃陛下,第二便是都督!”张瑾手中捧着一个沉香木打造,雕龙刻凤的木盒。木盒长一米五,宽三十厘米左右,被张瑾郑重递过来。

    接过木盒,张百仁面色凝重,将木盒塞入袖子里:“本官明白,运河之事必然不会有任何差错。”

    “可惜了,如今不单单是通济渠,尚且还有别的渠道在开凿,其中不知是否藏有什么猫腻,陛下心中担忧想要请都督一一探查”张瑾道。

    张百仁闻言眉毛微微抖了一下:“既然已经发生,那便无法弥补!若几条运河都出现大问题,那麻烦可就大了!陛下开凿运河已经惹得天下之人哀声怨道,若再次返工……只怕……只怕……”张百仁话没有说出来,但院子里所有人俱都是齐齐变了颜色,霎时间面色惨白。

    到时候民不聊生,百姓过不下去,必然会走上绝路杀官造反!

    “运河即便是出现问题,也绝对动摇不了大隋的根本!陛下走错路了,皇道浩浩荡荡恩泽天下,我大隋国力强盛,气运并非绝对,陛下太过于注重运气,反而适得其反。我大隋即便气运散尽又能如何?只要民心所向,弹压天下不过等闲之间而已!”张百仁失笑了一声。

    身为后世人,张百仁见惯了历史兴衰,王朝更迭。气运太过于虚无缥缈,若太过于依赖气运,反而落了下成。

    气运之事确有其事,如一个国家气数将近,要么连年大汉致使百姓流离失所,化作盗匪。要么就是天塌地陷,造成异象损害百姓。

    但不论哪一种,在道法世界都并非没有办法避免!

    当然了,气运消退,皇朝培育不出阳神强者,培育不出见神不坏强者,天下间自然有觊觎朝廷宝物的群豪揭竿而起。

    但若是能人心合一,天子行仁政,与法界合鸣,则可平天灾人祸。

    如今杨广广修徭役,就连妇女都已经开始踏入了征役,早就已经失去了民心,张百仁放眼看去只见大隋龙气此时已经消散了三分。

    若非自己以造纸术、印刷术拉拢儒家踏上大隋战车,大隋要不了几年便会揭竿而起。

    慎重的接过图纸,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定计,江山决不能叫杨广在这般折腾下去了,在这般折腾下去,民心流逝大隋就真的完了。

    民心有的时候屁用没有,有的时候却决定了天下大势!

    缓缓沉着心神,撇过面带好奇之色的皇莆议,张百仁面带冷光:“备马!”

    马车辘轳,萧家兄弟守在马车前,皇莆议脚步疾健的跟在后面。皇莆议修为绝对不弱,虽然当时被张百仁折辱了一番,但那是因为困仙绳太过于逆天,即便一个孩童掌控了困仙绳,也能收摄拿下一位易骨大成强者。

    马车内,小心翼翼的打开图纸,仔细审查着运河弥补大阵,过了一会张百仁眉头皱起:“镇压?”

    天下之事,堵不如疏。

    运河龙脉也是如此,堵不如疏,一旦堵得压抑到了极致,便会猛然喷发出来,到时候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更大。

    “这些人找不到修补的办法,只能暂时镇压止住大隋龙气的流逝,日后在想办法解决。运河龙脉大阵涉及到整个大隋境内所有水道,这是何等庞大繁复,即便是我也绝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克制破绽的办法!”将运河图纸收起来,张百仁自言自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出了洛阳城,张百仁施展遁术提前离去,周边随行众人竟没有丝毫察觉。

    通济渠

    一道红衣人影自天边缓缓走来,只见其所过之处泥沙微微翻滚,大地仿佛在不断缩短。

    惨!

    惨不忍睹!

    惨绝人寰!

    这是张百仁看到眼前景象的第一个印象。

    除了惨之外再无别的形容词。

    无数役夫瘦的犹若皮包骨头的猴子,男子与女子混合在一起,此时周身散发着恶臭,也分辨不出男女。

    远处有监工在挥舞着皮鞭,死命的抽打着下方的役夫。

    “尔等贱骨头还不速速动作,居然敢偷懒!”

    “啪”皮鞭抽下,血痕累累,烈日耀耀令人发晕。

    “可恶!”张百仁面色阴沉的走到监工身前,去年的那批监工尽数被张百仁切西瓜一般砍得一干二净,眼前监工面孔生疏,显然是新来之人。

    “你是何人?此乃运河重地,还不速速离去!”监工怒视着张百仁,皮鞭在其鼻尖砸开。

    一声呼喝吸引了场中众人的注意力,有以前留下的监工看着那道熟悉人影,顿时惊得汗毛都竖立起来,一股寒流自脊椎升腾,酥麻传遍全身。

    “这杀星居然又回来了!李奎这小子竟然敢在小煞星面前指手画脚,简直活得不耐烦了,这小子死定了!”见过张百仁的监工瞬间缩起脑袋化作了鸵鸟,看也不看看张百仁方向。

    “本座乃军机密府都督,区区一个监工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张百仁目光冷然,掏出腰间令牌:“来人,给我将这混账拖下去千刀万剐。”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不是故意的!小人不是故意的!”看着张百仁手中的令牌,监工大脑‘轰’的一声巨响,失去了所有意识瘫倒在地,只是不断磕头讨饶。

    看着被监工一鞭子抽得晕过去的老者,张百仁冷冷看向一边士兵:“还不动手!”

    官大一级压死人,张百仁开口,士兵也不敢违背,只能听了张百仁的话,迅速上前将那监工困住,吊在了栏杆上。

    看着众位士兵的动作,张百仁愣一愣,赞赏了一声:“不错,本座话未出口,你这小子居然知道动作,果真激灵!”

    听了张百仁的话,士兵嘿嘿一笑:“都督您不记得了,捆了上批监工,小人亲自动的手呢!那动手凌迟也有小人一份。”

    “既然知道本官手段,你应该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吧!”张百仁背负双手。

    “小人知道,大人放心,小人这就办!”说完后对着一边的众位士兵喊了一声:“来人!给我将这群监工汇聚在一起,大家相互指正,所有虐待役夫的全部都吊起来凌迟,没有虐待役夫的全都放掉。再去叫火头做一顿好的犒劳役夫”这士兵果真机灵,将事情吩咐的条条是道。

    一声令下,哭爹喊娘之声不断,众位监工面色惶恐,有人想着夺路而逃,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乱箭射死。

    “我说都督,你这一到徭役之地便杀一批监工怕是不好吧!”皇莆议追了过来,眼中满是无奈之色,看看被吊在天空仿佛饺子般的众位监工,哭爹喊娘比杀猪声还要凄惨几分。

    “有什么不好?”张百仁看着皇莆议:“这等酷吏,不施展雷霆手段,难以震慑人心!”

    说完后张百仁猛然伸手,拿住身边的一把长剑划过一位监工腰带。

    “哗啦!”

    一地铜板洒落,几个窝窝头坠落于地。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监工哭爹喊娘道。

    “钱财哪里来的?”张百仁自从熔炼了太乙庚金后,对于金属感知格外敏锐。

    “大人,这钱是小人辛苦攒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