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零九章 强的变态的青木不死真身

第五百零九章 强的变态的青木不死真身

    用自己不甚重视的袖里乾坤理论交换了孙思邈的上古道功,不论怎么看自己都不亏,孙思邈若知道自己将青木不死神功练成,而且练到了这般地步,不知会不会悔的肠子都青了!

    缓缓的收回手掌,看着面色狰狞的武者,张百仁弹了弹手指,随着青木之力过处,僵硬的肢体已经比之绕指柔还要柔软三分。而且在这柔软之中,透漏着一种霸道刚劲的力道,犹若是一张强弓,虽是树木制作,已经弯转,但若是爆发出去其力道足以射死任何强者!只要你的弓体劲道足够强。

    “再来!”武者一声怒吼,胸口筋肉所化的猛虎似乎活过来,一声咆哮震动武者体内气血,巨大的潜力爆发出来,滚滚音爆响起,裹挟着罡风瞬间来到了张百仁近前。

    张百仁也不甘示弱,如今他的青木不死神功道行已经到了一种极为高深的境界,而且还产生了某种变异,只见张百仁手臂扬起,仿佛一根鞭子般在空气中响起一连串的鞭炮声,瞬间抽在了男子的胸口,只见虎头崩溃,周身气血瞬间错乱归位,骨骼断了不知道多少根,倒飞而出跌落在地生死不知。

    青木之力所化的树木,其霸绝劲道岂是寻常强弓可比的?就算神机弩也远远不如。

    脚步缓缓迈出,向着高句丽强者缓缓逼近,易骨大成武者的生命力近乎于小强,只要不到那种天灾,一般都死不了。

    就像是童战,一条腿、一条胳膊乃至于肋骨都已经裸露出来,却依旧活蹦乱跳,不多时恢复如常。

    张百仁虽然打断了对方气血运转,破了对方功力,但绝对要不了对方的性命。岂止是要不了对方的性命,而是距离要对方性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张百仁脚步轻缓,但听在男子耳中却犹若失神脚步,一双眼睛绝望地看着张百仁,口中有内脏碎片咳了出来。虽然没有死,但调和气血却需要时间,而张百仁会给对方时间吗?

    双方交锋说起来话长,但却也不过兔起鹘落转眼之间,场中形势已经逆转,明明占据上风的高句丽使臣居然被张百仁打的失去了行动力量,之前被狂虐的张百仁此时居然占据了上峰,俯视着高句丽的强者。

    “都督留步!”高句丽阵营中走出来一位身形矮瘦的男子,拦在了张百仁的身前。

    “怎么,你要拦我?”张百仁止住脚步。

    “都督乃是修士,当上体天心下逊黎民,都督既然已经将其战而胜之,何不留他一命,也算是全了生命造化!”矮瘦男子巧舌如簧不断鼓动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微微一愣,然后上下打量着男子:“双方争斗全凭本事,我若是输了送出小鱼人珠,他若是输了交出性命,此事乃天经地义人所共知,天下强者有目共睹,莫非你想毁约不成?”

    毁约?

    他当然不敢,当着这么多强者的面毁约,高句丽的名声估计也就废了,自己日后还有何颜面去面对高句丽王?

    “非是违约,只是想要劝都督做事留一线罢了!此人既然胆敢与都督赌斗,自然认赌服输。都督如今剑走偏锋,还是少做杀戮的好。大人前途无量,若是日后步入歧途,悔之晚矣!”干瘦男子脚步退开,让开了道路。

    张百仁看着矮瘦男子,过了一会才嗤之以鼻道:“就你多事,你若是想要挑战我夺取小鱼人珠直接对赌就是,何必说这些话想要瓦解我心中的锐气!”

    一边说着来到了高句丽强者面前,轻轻叹了一口气:“好汉子,本事当真不错,只可惜你不应该打小鱼人珠的算盘,今日活该你倒霉!若有来生,记得谨记莫要犯了贪戒。”

    “咕~咕~咕~”

    男子口中喷出血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想要开口却没有任何力道,此时气血错乱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张百仁一脚落在了自家额头前,霸道的阴柔劲道透入男子头骨,瞬间气绝身亡。

    领悟了青木不死真身的真谛,张百仁自然而然的领悟了柔劲,阴柔的劲道!

    “你既然走出来,想来也是对小鱼人珠感兴趣,可是想要和我赌斗?”张百仁看着干瘦男子。

    干瘦男子一双眼睛猩红的盯着张百仁,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师兄在自己面前气绝身亡,若不能为师兄复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虽然是朝廷的都督,但你既然敢杀我师兄,你麻烦大了!日后我等必然与你不死不休!”干瘦男子摆开身形,猛然纵身一跃踏碎了脚下的青砖,然后向着张百仁一掌打来。

    张百仁面不改色,依旧运转青木不死真身,只见那矮瘦男子手掌即将来到张百仁身前之时,居然凭空拔长了三尺,一记手刀落在了张百仁的咽喉处。

    “咔嚓!”

    一声脆香传遍全场,筋骨断裂之声众人俱都清晰可闻。

    张百仁眼中满是惊愕的看着对面男子,双目中满是不知所措。

    “杀人者人桓杀之,都督自诩为武功盖世,却不曾想自己也有今日吧!这小鱼人珠在下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矮瘦男子来到张百仁身前,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

    张百仁乃是道人,被斩断了咽喉后,唯有死路一条再无活路。

    修仙修命,命既然已断,当然道功一场空。

    “果真这世间功法千奇百怪,是我小瞧了天下群雄也!”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干瘦男子,那干瘦男子露出一抹得意笑容,转身去拿大殿上方的小鱼人珠。

    唉!

    看着男子走向小鱼人珠,场中群雄看着呆立在大殿前的张百仁,一袭火红色衣衫犹若一团火焰,这个霸道绝伦的少年英雄终究是死了!仍凭你再厉害,死后也依旧不过是黄土一坯。

    “只可惜了那小鱼人珠”

    看着悬挂在大殿上方的小鱼人珠,众人眼中露出羡慕、火热之色。

    再看看张百仁,不由得一阵唏嘘,任凭你英雄盖世,最终还不依旧是一抷黄土?

    张百仁的咽喉被斩断,场中所有各国使者俱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全然是放松之色。

    大殿上方

    杨广手掌放在座椅两侧,待见到张百仁被武者斩断咽喉之时,不由得双手青筋毕露,猛然攥住了座椅,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大殿外的张百仁,双目瞳孔瞬间急速收缩。

    偏殿

    不知多少人关注着大殿外的战场,待见到张百仁被人斩了咽喉,俱都是齐齐失声惊呼。

    “这怎么可能!”

    “先生就这么死了?”骁虎眼中全然不敢置信,手中笔墨坠落也是全然不知。

    “这不可能!”有人一声惊呼。

    “终究是死了!张百仁战死不下于折了杨广的一条左膀右臂”皇莆议看着呆呆站在那里的张百仁,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任凭你年少天骄,英雄无敌又能如何?没有成长起来的天骄终究只是皇图一抷罢了。

    “死了!这祸害终于死了!”大殿内,不知多少群臣,门阀世家之人看着张百仁,那已经化作齑粉的咽喉,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造纸术威胁太大,已经挖了门阀世家的根本,就差挖了门阀世家的老巢了,门阀世家对与张百仁的恨意更大于杨广。

    “人死如灯灭,所有恩怨皆已经成为过往云烟,所有的一切都将回归正轨,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拨乱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