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至道对决

第五百一十四章 至道对决

    启民可汗轻轻一笑:“放心吧你,事到如今张百仁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成为废人。”

    城头上,鱼俱罗听闻突厥士兵的喊话,顿时面色一变,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正要开口之时却被张百仁挥手阻止:“将军与侯爷不必劝我,涿郡城固若金汤,有将军在区区突厥人哪里有胆子攻进来。而且我心中清楚,不管怎么选择,都不会影响突厥的行动,启民可汗岂会因私废公?”

    听着张百仁的话,涿郡侯拍着张百仁肩膀:“先生看得到是明白,若换一个人在此,只怕必然会为对方言语所拿捏。”

    忠义性命难两全!

    张百仁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岂会为人话语所拿捏?

    “将军打算如何应付?”张百仁看向鱼俱罗。

    “当然是横推了”鱼俱罗不置可否。

    “对方也有见神不坏,甚至于此次启民可汗亲自南下,据说启民可汗已经触及到了至道门槛,只差一脚迈过去了已经站在见神不坏顶端”张百仁看向鱼俱罗。

    鱼俱罗摆摆手:“莫要担忧,至道强者与至道强者不一样,同样也有高低之分。你给我的突破之物绝对是天地间最顶尖的宝物,天下莫能出其右者!”

    一边涿郡侯闻言却是面色微微变化,不着痕迹的看了张百仁一眼,心中暗自惊悸道:“怪不得大将军这般看中张百仁,比之父子兄弟关系还要好,原来双方居然还有成道之恩。大将军能跨过这道门槛,由人到神发生质的变化,世俗感情其实已经并没有那重要,反而会成为大将军的拖累。”

    “也不知道张都督给了大将军什么宝物,居然叫大将军突破了至道境界,不知我能不能在这小子身上忽悠一些好处”涿郡侯看着张百仁的目光开始火热起来。

    张百仁察觉到涿郡侯的目光,摇了摇头:“侯爷是别想了,宝物已经用光了,大将军突破也就刚刚足够,用光了我的积蓄。”

    听闻此言,涿郡侯苦笑,张百仁都如此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在城头上吃完饭后,三人在城楼上谈论武道,张百仁看着鱼俱罗忽然一个激灵,将万毒真经取出来,鱼俱罗已经踏入至道门槛,若能与自己一起参悟万毒真经,必然有所收益。

    “这是什么?”看着张百仁手中的皮卷,二人露出诧异之色。

    “此乃万毒真经,里面有一门异术唤作是天蟾九变,每一次蜕变便会多一条替死的性命,二位将军若是闲着无事,不妨与我共同参悟一番,看看是否有什么灵感,若能刨除万毒真经只练替死之术,日后近乎于不死之身,没有人能杀得了咱们!”张百仁将万毒真经缓缓铺开。

    “世上居然有如此奇功?”涿郡侯与鱼俱罗俱都是猛地变色,涿郡侯迫不及待欲要见识奇功真面目,猛然伸出手按住了地图。

    下一刻一抹蓝色顺着涿郡侯的手掌缓缓蔓延,惊得张百仁高呼:“这地图好霸道的毒性,还好我一直没有触及。”

    涿郡侯立即松开手,不断鼓动气血,一边的鱼俱罗出手推动着涿郡侯的气血,缓缓将毒性慢慢逼迫出体外,过了许久后才听鱼俱罗道:“成了!这兽皮毒性太过于霸道,就算易骨大成武者碰到,也要着了道,也不知何人研究出的这等毒功。”

    听着这话,张百仁松开困仙绳,涿郡侯擦了擦额头汗水:“这玩意就是害人东西,早就该焚烧扔掉。”

    一边说着,三人看向兽皮卷,目光扫过万毒真经,俱都是悚然变色,鱼俱罗道:“万毒真经另辟蹊径,应该是采照上古天蟾窍穴而成的功法,上古天蟾九褪不死,想要镇杀难上加难,开创此奇功之人近乎于不可思议,当真智慧通天。”

    张百仁闻言默不作声的研读着替死之法,三个人不断探讨,鱼俱罗不愧是鱼俱罗,已经踏入至道接触天地本质的存在,其所言字句针针见血,直指本源,叫张百仁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张百仁虽然也有至道阳神的境界,但至道阳神已经化作了一抹神性,隐匿于魂魄深处参悟着世界转化的奥秘,哪里还能分出精神力来探究替死之术?

    “替死之术的本质在于其中的这道印诀!”鱼俱罗拿着一根木棍指着皮卷上的一层符文:“这层符文复杂至极,涉及到了时空、因果的转换,玄妙万端非同寻常。”

    “时空因果!”张百仁揉了揉太阳穴。

    时空因果之力太过于复杂,莫说自己,就算是上古大神也绝对难以触及到时空之力、因果之力。

    不能触及因果之力、时空之力,如何参悟这枚玄妙的符文?

    “既然触及到玄妙之力,那天蟾道人何德何能,为何能触及到时空因果之力?”张百仁猛然抬起头。

    “上古传承玄妙万端,或许道人在接受传承之时,获得了上古大能留下的印记,所以才能练成真经,不然这等毒性莫说是天蟾真人,就算易骨大成武者触及也是大麻烦,天蟾真人易骨强者何德何能居然能抵抗的住此毒性的力量?”涿郡侯眼睛放光。

    “天蟾真人!”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火热:“若将天蟾真人抓住,逼问其细节,亦或者是抽魂炼魄明悟这道符文的运转因果,替死之术便可触及奥义。”

    说完后张百仁纵身跃起,仿佛腾云驾雾一般,手掌一伸巧鹰子落在了肩膀上。

    快速书写了一封密信塞入巧鹰子大腿上的信筒内,只见巧鹰子振翅高飞,消失于青冥之中。

    “寻找到天蟾真人,本都督亲自出马请其回来讲解符文奥秘”张百仁面带自信笑容。

    三个人钻研了一夜的皮卷,第二日天刚刚放光,忽然听得铁骑声响,然后便见到一道洪流席卷,向着涿郡城冲来,震颤的脚下泥土不断颤抖,城楼瑟瑟。

    “张百仁,还不出门速速受死!可汗二十万铁骑已经兵临城下,你若再不做出选择,只怕今日涿郡城中百姓会因你遭受涂炭之灾”下方一位突厥武士怒吼。

    “忒的嚣张,此乃大隋领土,尔等居然胆敢兴兵冒犯我大隋,今日本将军便斩了启民可汗的脑袋来祭奠我大隋威严!”不待张百仁回应,鱼俱罗已经一步迈出,脚踏虚空,空气在鱼俱罗的踩踏下化作了液态,逐渐向着对方逼近。

    “嗡~”

    脚步过处,气浪涌动,液态的空气猛然爆发出去,仿佛山崩地裂,不知多少突厥士兵瞬间被炸飞。

    “鱼俱罗!你的对手是我!”突厥阵营后方传来一声喊叫,只见夕阳中一尊金黄色的影子几步跨越虚空,当头一拳向着鱼俱罗打来。

    “哈哈哈,败将之军也敢言勇?”鱼俱罗面露不屑之色,手中一拳轰出,空气被洞穿,空气化作了液态,方圆百米内被爆炸的力量吹得飞沙走石。

    “砰!”

    一击对撞,突厥至道强者面色一变,身形居然被抛飞出去,被鱼俱罗一拳击飞。

    “这不可能!这怎可能!怎么会这样?你不过比我早突破几个月,怎么会能压制住我?”突厥武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鱼俱罗,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鱼俱罗当然不会说,祖龙骨头内残余的道韵令其受用无尽!那一抹道韵中蕴含着模糊的天地至理,对于鱼俱罗的促进之大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老匹夫,今日非要将你打成死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