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蟾的纠结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蟾的纠结

”看着天蟾老祖体内的那一缕神力,张百仁才心中恍然,唯有先天神力才能做到更改因果逆转造化之威。    自家体内五道神胎,镇压三魂七魄的诛仙四剑剑胎是绝对属于自己的力量,逐渐被自己吞噬吸收,化作属于自己的先天神胎,孕育出属于自己的神祗。    丹田中的那不知名神胎也因为吸收了自己的精气,不断被自己精气浸染,有了属于自己的烙印,虽然张百仁此时不能真正操控对方,但却也与对方有了模模糊糊的感应,只要持之以恒坚持下去,不知这神胎会不会化作自己的一部分。

    既然诛仙四剑的剑胎不能动,偏偏自己如今需要替死之术,看来回去后还要好好想个办法才是。

    张百仁知道,自家丹田中的神胎是有意识的,有着属于自己的意识,虽然可以与自己沟通,但并不听自己指挥。

    天蟾老祖面色忐忑的站在凉亭内,张百仁背负双手思忖着其中的诸般关窍,一边鱼俱罗与涿郡侯不曾见过先天神力,涿郡侯面露惊悚之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蟾老祖,恨不能将天蟾老祖的身子分解,将那股力量给掏出来。

    “这是什么力量?”涿郡侯惊讶道。

    天蟾老祖摇摇头:“侯爷莫要打这股力量的主意,这股力量已经与我三魂七魄融为一体,我若死亡,这力量也就消散了。”

    听闻此言,涿郡侯无奈一叹:“这股力量咱们不知根底,如何修炼因果之力?”

    鱼俱罗默然,站在那里端着茶水思考,手中的茶水不知何时已然冰凉,但鱼俱罗犹自不觉。

    “我知晓这力量的来源,这种力量来自于先天神祗,乃先天神祗的一缕力量,唯有先天神祗才能拨动虚无,逆转造化抚弄因果”张百仁在一边语出惊人。

    先天神祗之力!

    涿郡侯与天蟾老祖惊呼出声,即便天蟾老祖自己都没发现,自家体内的那股力量来头居然这般大。

    “可惜了,老祖不会御使这股力量,不会培育这股力量,不然便是见神不坏也未必能杀死你!先天神祗天地孕育,诞生于太初虚无,有不可思议的造化,人类唯有真正至道强者才能与魔神争锋,其力量之玄妙可想而知”张百仁不紧不慢看向天蟾老祖。

    天蟾老祖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还请都督指教!”

    “你我做的是买卖,你并没有投入本座麾下,天庭六宗乃我之敌,本座如何会将御使神力的办法交给你”张百仁放下手中茶盏:“实不相瞒,这先天神祗之力我还真得到过那么一缕,当年禹王鼎在敦煌出世,众人皆知禹王鼎内必然有奇异至宝,却不知禹王鼎内蕴藏的乃是一缕极为珍贵的先天神力。”

    此言落下,涿郡侯顿时目光火热,呼吸略作浑浊。

    鱼俱罗看向张百仁:“你倒是好运道,只是此事你不能说出来,即便我等你也不应该提及,没准日后走漏风声,你的麻烦更大了,那些已经沉寂的老怪物也会在坟墓中爬出来找你麻烦。”

    “如今既然掌握了替死之术的修炼方法,我怎么会惧怕麻烦!”张百仁手掌一抛,茶盏稳稳落在案几上:“待我练成替死术,咱们便前往太原屠了陈家,陈家老祖与本座有夙愿,当年在白帝府邸可没少对我出手,若不加以反击,天下人岂不都以为本都督好欺负?还请都督找到那御使极寒之力的老祖,我非要亲手送其转世轮回不可!”

    说完后看也不看天蟾老祖,转身向城南庄园走去。

    看着张百仁的背影,天蟾老祖面色犹豫,过了一会才把腿追了过去:“都督等等我!还请都督等等我!”

    “你有何事?”张百仁踏上马车,落下了帘子。

    天蟾老祖站在马车外,面色恭敬道:“还请都督教我御使先天神力的方法!”

    这就像是一个人,明明知道自己有无所不能的力量却不知如何施展,你说他着急不着急。须知这可是太古先天神祗的力量,若能将其伟力发挥出来,就算见神强者当面天蟾老祖也敢说自己可以逃走。

    “想要御使先天神力?”马车内的张百仁嘴角翘起一个微妙弧度,在怀里掏出一卷木简,顺着车帘缝隙扔了出去:“本都督这里有五神御鬼**,乃当年自禹王鼎中得到的,你修成此妙法,或许可以御使先天神力。但你需应我一个条件,只要你肯答应我,本都督全力助你御使先天神力。”

    “都督尽管开口,莫说一个条件,就算十个、百个、千个在下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天蟾老祖可怜巴巴道。

    透过车帘模模糊糊的看着天蟾老祖,张百仁露出一抹得意笑容:“也罢!也罢!你既然有如此心意,本都督便开口了,你也知道本都督年幼,手下缺少可用之人……。”

    天蟾老祖闻言面色犹豫,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咬着牙道:“都督若肯传我秘法,在下愿意为都督效劳。”

    若能掌控先天神祗的力量,天蟾老祖敢肯定,只要给自己时间,下一个见神不坏定然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先修炼了五神御鬼**再说吧”张百仁眼睛闭上,有侍卫催动马车,向城南庄园而去:“待本都督闭关掌控了替死之术,再来助你掌控先天神力。”

    瞧着张百仁的马车走远,天蟾老祖死的攥住手中五神御鬼**的木简,过了一会才低下头,打量一会道:“什么法诀?当真有那般神?修炼了便可掌控先天神力?”

    一边说着天蟾老祖缓缓抖开木简,下一刻浩瀚的先天神祗气机扑面而出,惊得天蟾老祖面色狂变,猛然将木简卷住塞入袖子里,一双眼睛做贼般到处打量,过了一会才道:“这法诀了不得,定然是诸神时期的宝物,这小子富得流油好大手,不如老夫先跟在这小子麾下混一些好处,待我练成天蟾**,化作上古天蟾,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在与这小子算账。”

    若叫鹰王知晓天蟾老祖的想法,必然会耻笑一声,自己已经见神不坏,修炼了道法后,还不是要受到张百仁驱策,无法摆脱张百仁控制?

    最关键的是,这五神御鬼**一旦修炼,便由不得你控制,这五神御鬼**不断自主运行,叫你越陷越深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最后只能认命。

    却说天蟾老祖得了口诀,屁颠颠寻个隐秘之处修炼,鱼俱罗庄园内,涿郡侯目光闪烁,过了一会才无奈一叹:“先天神力啊,本侯听了这消息也忍不住怦然心动。”

    “心动是一回事,身动又是另外一回事。先天神祗之力珍贵无比,本将军听了也心动万分,但不管是,谁敢对小先生伸手,我都会斩了他的爪子”鱼俱罗转头看向远方,似乎看到了张百仁马车离去的背影。

    “将军与小先生之间的恩情,在下佩服!不过将军想多了,本侯如何会对小先生动手?将军未免太过于小瞧我,本侯是在想要不要去挖掘那些上古遗迹,或许就有上古先天神祗留下来的宝物”涿郡侯抓了抓脑袋:“替死之术就在眼前,若能掌握替死之术,日后就算见神不坏来偷袭,我也不怕。”

    “武道精进需勇猛无前毫无杂念,你如今距离见神不坏只差一念之间,莫要坏了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