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替死之术成

第五百二十四章 替死之术成

    密室内

    张百仁嘴角抽搐的看着先天神胎,若能将先天神胎揪出来的话,张百仁定然要将其一把掐死。

    足足前后付出了十几块祖龙骨头后,看着那拇指粗细的本源之力,张百仁运转道功,开始磨练本源神力,将本源神力炼入法力内,以道功内记录的某种秘密祭炼方法,只见神道本源之力不断波动,不断被观想,居然形成了一尊人影。

    这一尊人影面目模糊,遮掩着云雾,周身三光照耀九天,比之天空中浩荡太阳残片还要明亮三分。

    在那人影体内各种隐秘窍穴不断开辟,一道道符文被张百仁观想而出。

    时间在点点流逝,一分一秒过去,张百仁不断推演天蟾九褪,欲要推算出传说中的替死之术,不断更改着模糊人影周身的各种符文。

    时间悠悠,足足过了七日,才见张百仁睁开双眼,扫视着密室露出怪异之色:“替死之术并非每一件东西都可以用作替死,这其中涉及到因果、时空之力,非自己随身配带沾染了自家气机之物不可。”

    如今张百仁的替死之术算是成了,只见其祖窍内一尊周身神光笼罩的人影悬浮,在人影周身祖龙龙珠旋转沉浮不定。

    却见人影周身一道道怪异的网状丝线蔓延,仿佛是一只巨大的蜘蛛网,散发着赫赫神辉。

    男子身穿金衣,看不清面容,亦或者说男子根本就没有面孔,只是手中掐了一个奇怪的印诀,印诀上雕刻着道道深可见骨的符文,符文玄妙莫测,与万毒真经上记载的符文一般无二。

    “替死术果真玄妙,涉及到了时空因果,若非我有了神祗的本源之力,再加上有过观想的定性,以前修炼过观想之术,想要法身常驻却是不可能!”张百仁微微一叹。

    缓步走出密室,如今修成替死之术,张百仁心中松了一口气,一双眼睛看向蓝天,虚空中大日煌煌,令人忍不住为之心神陶醉。

    张百仁的三阳金乌大法算是练成了,至少道功方面再无进境,想要继续修炼唯有等候那十只乌鸦蜕变为上古金乌,张百仁才能进行金乌日炼大法的下一步修炼。

    若十只金乌横空出世,便是先天神祗复活,面对着十只金乌的力量也唯有退避三舍。

    这十只金乌是张百仁面对着远古诸神无意中布下的暗手,自己体内存有五道神胎,没道理这方世界其余的地方不可能存在先天神祗啊。

    感受着十只乌鸦的生命气机,透过丹田中太阳残片传递过来的增幅,张百仁微微眯起眼睛,隔着遥遥的星空,张百仁心神瞬间跨越无尽时空切换视角,只见这在这一刻似乎化作了十只金乌。

    “痒!痛!”

    这是张百仁此时的感觉,只见那十只金乌横空而起,所过之处黑夜降临,所有光线被金乌大阵吞噬一空,此时十只乌鸦嘴巴、眼睛、爪子以及羽毛都稀稀疏疏的有一抹金黄色流漏。

    太阳化作一个大火球,虽然火焰熊熊但却传来一股亲切之意,在张百仁的眼中太阳足足有地球那么大,并且随着接近,太阳依旧在变大。

    “快了!此时距离太阳星已经很近了,如今看太阳星有地球那么大,意味着已经进入太阳神威笼罩的范围内,只要十只金乌在太阳内浴火磐盘,褪化为十只金乌,日后拨乱反正也不过等闲之间”张百仁收回意识,任凭金乌飞行,金乌体内被自己打入了修炼而出的神胎,随着金乌恒跨虚空,神胎的力量也在不断变大。

    “时间!我需要时间!所以大隋不能乱!谁敢作乱大隋,我便将其脑袋拧下来!”张百仁心中默然,然后迈步,走出了密室,一袭火红色的赤练霓裳格外醒目。

    来到后院,一阵阵打桩之声响起,却是张丽华在庭院之中习武。

    一阵阵阴气冲天而起,小院内没有任何生机,蚂蚁等小动物逃得一干二净。

    如果说庭院外是酷暑,那么进入庭院后便犹若进入了深秋,几尊深埋大地的尸体已经完成了尸变,化作僵尸,吸纳着天地间的鬼祟之气,院子里的温度与院子外似乎是两个世界。

    听到脚步声,张丽华没有理会,依旧不紧不慢的打着桩。

    脚掌一跺,大地裂开,一尊尊面容僵硬的尸体栩栩如生。

    再次将尸体埋入地底,张百仁背负双手观看着张丽华打桩,只见张丽华身子扭动,仿佛一条妙曼的美女蛇,扭动间莲步摇曳,美的惊心动魄,满头缎子一般的长发随风飘忽,恨不得叫人将其捉住狠狠压在身下。

    张百仁慢慢站定,居然看得入迷,直到张丽华身形停止,才蓦然回过神来笑了笑:“丽华如今修行速度倒是不慢,全身经脉已经拉伸的差不多了,接下来便是易骨之功了。”

    “还不是先生的功劳,先生给妾身充足的灵药,妾身修为想停滞都困难”张丽华笑着道。

    看着张丽华,张百仁抚摸对方的侧脸:“易骨境界我不担心,我所担心的是你如何突破见神不坏!你难以入定,便难以堪破虚空,虽不知丽华有怎样过往,但如今既然随了我,过往便全部放下吧。”

    张丽华闻言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难啊!人若没有过往,便等于没有了生命,一切都从头开始。可过往就是过往,一切都已经发生,如何能够忘却。”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唉!”

    “先生怎么唉声叹气的?”张丽华看着张百仁。

    “莫要叫我先生,你直接唤我百忍便好!你我之间莫要在生分了”张百仁转身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微微眯起眼睛:“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丽华还要陪我好好走一遭。”

    “百忍!”张丽华将张百仁的脑袋塞入怀中。

    张百仁许久无语,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只听内侍禀告:“管家,夫人说想要去金顶观,还请管家拿主意。”

    张百仁闻言抬起头,与张丽华对视一眼,张百仁走出门外:“胡闹,这个时候怎么可以随意外出,我去亲自和夫人说。”

    张丽华随着张百仁,一路来到张母所在大殿,张百仁走入大殿却见张母囊已经收拾好,正等候马车侍卫。

    “娘!”张百仁喊了一声。

    “百忍,你不是闭关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出关了!”看到张百仁,张母目光一愣,下意识要将包裹藏在身后。

    只是张母体型有限,如何挡得住硕大包裹?

    看着那包裹,张百仁眼睛里闪过一抹不虞之色,但却瞬间收敛:“娘打算去哪里?孩儿最近得罪了不少仇家,母亲没事最好留在庄园内,这庄园内守护重重,就算见神不坏也绝对摸不进来。待孩儿料理了各位强敌后,母亲在出去探亲也不迟。”

    张母闻言无奈一叹:“娘担心你弟弟,有些日子不见了,怪想念的!”

    “过些日子,孩儿安排高手护送母亲前往,这一段时间就免了吧!”张百仁笑着坐在椅子上,与张母说了一会家长后起身离去。

    “去查查母亲带了什么东西”张百仁看向身边的张丽华。

    张丽华苦笑,转身离去。

    不多时,就见张丽华走来,手中拿了一份清单,轻轻递给张百仁。

    看着手中清单,张百仁一双眼睛顿时阴沉下来:“母亲这是将我府库当成了国库啊!”

    ps:月末了,今天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