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逼问

第五百二十七章 逼问

    陈府

    陈家家主与军机秘府高手正在打斗,忽然只听其一声悲惨惊呼,居然手一哆嗦,被两位易骨强者勾住了琵琶。

    “混账,尔等卑鄙无耻有违道义,居然胆敢用毒,日后必为天下讨伐!”陈家家主到底是易骨大成强者,即便中了毒,此时也能不断折腾,搅得院子里不得安宁。

    不过此时被勾住了琵琶,就算有通天彻地之力,也犹若蛟龙落金锁,再无腾飞之力。

    不单单陈家家主,此时没有修为的陈家老弱已经七窍流血,毙命当场。

    有一部分幸运儿晚上没有吃饭,逃过了一劫,却被军机秘府高手趁机拿下。

    易骨境界强者虽然被毒倒,但却没有丧失性命,张百仁不得不赞叹一声,天蟾这老东西对于毒术的控制简直到了入微的地步,居然分毫不差。

    时间倒流

    就在今日傍晚,一道黑衣人影悄悄潜入陈府,寻了一处水井,手中一把幽蓝色的蝎子扔了进去,这可是天蟾真人平日里精心培育而出的宝物,最是剧毒不过,就算易骨大成武者吃下也休想好过。

    打斗已经接近尾声,张百仁手中困仙绳飞出,擒住了陈家的两位易骨大成武者,只见满院推推搡搡,庭院内跪着哭哭啼啼的一地老幼妇孺。

    陈家主力已经外出寻宝,面对着一群老幼妇孺若不能以雷霆手段拿下,军机秘府各路高手可以去撞墙了。

    迎着哭哭啼啼的众人,一具具铁面在火把下寒光闪烁,远处七窍流血的尸体遍地横放。

    “张百仁你敢对我陈家动手,我陈家老祖是不会放过你的,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取你狗命为我陈家复仇!”陈家家主面色赤红,呲目欲裂,两根寒光闪烁的大钩子勾住了对方的琵琶骨,这种情况就算对方有通天之力,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本都督听说陈家去寻找宝藏了,谁能提供宝藏的下落,本都督或许可以放其一命!本来本都督与陈家并无仇恨,更无因果纠葛,只是上次你陈家老祖在湘南白帝府邸屡次与我刁难,尔等也知我张百仁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之辈,上次湘南之行本都督差点被埋葬在万丈深渊永世不得超脱,这口恶气本都督如何能忍受?”张百仁扫过全场:“如今陈家已经尽数被我拿下,旁支此时想必也已经屠戮殆尽,眼下唯一的生机就在眼前,只要尔等能说出陈家藏宝之地,本都督法外开恩饶其不死!”

    话语落下,陈家一片沉寂,张百仁嘴角带着冷笑:“怎么,没有人愿意活命吗?”

    “竟然没有人愿意活命,真是出乎了本都督的预料”张百仁摆摆手,只见军机秘府侍卫擒住一位陈家女子,一个踉跄推了出来,手中长刀缓缓举起:“如今本都督只要各位一句话,可曾知道陈家宝藏的下落。”

    “大伯,救我!救我啊!”女子看着陈家家主,眼中满是绝望。

    “婉儿!”陈家家主疯狂挣扎,只可惜被张百仁锁住了琵琶,一身本事全无用处,又能奈何?

    见到没人应声,只听得一声惨叫,热血喷溅了陈家家主一脸。

    “畜生!畜生!你对无辜老幼妇孺下手,日后必然不得好死!”陈家家主面孔凄厉,血泪滑落。

    “唉!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当日陈良那老匹夫算计我,不也是没想到日后我会冲出地底,这一切说起来都是因果循环,陈家老祖无故算计我,我便要灭其满门!”张百仁毫不动摇,再次有一位老妇人被推了出来。

    “娘!娘!”陈家家主疯狂挣扎。

    老妇人面不改色,虽然衣衫凌乱,但气度依旧。

    看着老妇人的平静的面孔,张百仁心中赞了一声,缓缓举起手中长刀:“家主,你母亲可是要人头两断了,这一刀落下断绝生机可挽回,你千万要想好了,是宝物重要还是你老母亲一条命重要。”

    “娘!孩儿对不起你,孩儿不能说出宝藏下落,哪里汇聚了我陈家大半高手,若被此恶贼知晓,只怕我陈家真的会满门灭绝!孩儿不能!孩儿不能啊!”陈家家主声音悲切,口中不断咳血。

    “吾儿莫慌,为娘看得比你清楚,咱们这一院子的老弱病残既然被人摸上门来那就完了,出去的陈家大部分高手是我陈家希望所在,只要他们没事,我陈家便可保留血脉东山再起!娘不会怪你!”老妇人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娘……”陈家家主悲切的吼了一声。

    “砍了这老家伙的手臂!”张百仁面不改色。

    “噗嗤”血液喷溅,老妇人面孔肌肉扭曲,但却毫无动摇,居然忍住没有出声。

    “畜生!畜生!”陈家家主不断咆哮。

    “一刀刀切了,你既然有骨气,那我便在你面前将你老娘千刀万剐,到要看你肯不肯吱声!”张百仁挥挥手,有军机秘府侍卫拿着特制的小刀,将老妇人困住,然后手中小刀毫不留情的划了下去。

    “大人,此举未免太过于有伤天和,大人戾气太重,不如给这老夫人一个痛快如何?”天蟾真人在一边看得受不了,平日里自诩为恶人的天蟾真人看着眼前一幕突然发现自己与身前半大的孩子相比,确实是可以称得上一声‘好人’,真不知张百仁小小年纪如何落得这般铁石心肠。

    “有伤天和?与有伤天和相比,本都督更不想日后被陈家当成死狗一般到处追着逃窜,陈家寻宝队伍里汇聚了陈家大半高手,若是拼了全力来刺杀我,再加上各大门阀世家的支持,本都督小命难保!”张百仁眯起眼睛,扫过整个庭院内的众人,目光落在一位仆人身上。

    “你出来!”张百仁指向仆人。

    那仆人居然‘噗通’一声瘫倒在地,口中哭啼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什么都不知道啊!小人就是一位奴仆,小人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将主家的人指出来,本都督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看着那仆人,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仆人闻言一愣,二话不说立即开始伸手指点:“这位是大太太,这位是三夫人、这位是四夫人、这位是七公子……。”

    “稻草,你够了!我陈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陈家!”陈家家主猛然呵斥一声。

    女婢此时面色疯狂:“老娘只是在你府中做工讨生活,可不是将命都搭上,你陈家死活干老娘何事!”

    “大人,这位是陈家主母,乃是陈家家主的大夫人!”奴婢话语一转,指向了人群中的一抹紫红,只有一抹紫红衣衫流漏而出,陈家主母整个人都躲在人群中。

    “哟,家主的夫人,是你自己走出来,还是本都督亲自请你出来!”张百仁眼睛一亮。

    话语落下,气氛沉闷,过了一会只见人群微微散开,一袭紫红衣衫,鹅脸蛋的三十多岁美妇走了出来。

    此时美妇虽然面色雍容、平静,但眼底深处的那一幕恐惧已经出卖了她。

    “陈夫人!”张百仁来到美妇身前,一把将其搂在怀中,手抓毫不留情的覆盖在对方的小山上:“陈家主,艳福不浅啊!”

    “混账!禽兽!我陈家与你不死不休!”陈家家主怒斥,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掌,呲目欲裂。

    能被陈家家主选做夫人的,容貌自然是一等一的绝世美人,身子丰腴,即便只是贴上张百仁已经感受到了波涛汹涌。

    ps:昨晚熬夜看了一夜《申公豹传承》,早晨睡到十点……今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