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陈家祖坟

第五百三十七章 陈家祖坟

    人生没有妥协,只分生死!

    坐在船头,看着两岸倒退的景色,心中思忖要多久才能收了李家父子以及陈家祖孙的性命。

    李昞确实是天庭中有数的大神通者,虽然自己当时打出的诛仙剑气比较弱小,但诛仙剑气就是诛仙剑气,居然被此人给暂时压了下去,诛仙剑气虽然在继续吞噬着李昞的生命元气,但速度却微乎其微,想要靠这种方式磨死李昞,不知要几百年。至于说李玄霸……张百仁最近几个月在洛阳城中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机,也不知这小子躲在洛阳城中做什么。

    洛阳城中高手太多,而且还有天子龙气镇压,张百仁也不好去觊觎。

    “大人,咱们这个方向似乎不是洛阳城吧?”左丘无忌面色诧异。

    “当然不是,当日在湘南暗算我的可不单单是人族,还有妖兽混在人群暗中出手,我就纳闷了,老子什么时候得罪过妖兽?”张百仁满是郁闷道。

    左丘无忌暗笑,不着痕迹道:“妖兽怕是难以降服,有的妖兽到处乱逛,有的妖兽割地称王。前者还好一些,但凡能割地称王的都非好惹角色,大人还需小心。”

    “无妨,本都督自有定计”张百仁摆摆手,拿出袖子里的兽皮卷慢慢观看。

    这兽皮卷乃当日陈家老祖在镇狱寒风洞内带出来的,拿到手中张百仁来不及细看便出了太原地界,生怕被众位气急攻心的太原群雄围攻。

    兽皮乃上古仙文纪传,现如今少有人能够识得。

    不过得到广成仙府传承的张百仁却不在此列:“人种袋!”

    看着开头怪异的三个字,张百仁愣了愣,然后簇起眉毛:“怪哉!好奇怪的名字!”

    “昔年有佛家大能弥勒佛祖,周游天地十方,见莽荒妖兽肆虐,人族毫无抵抗之力,于是心中起了杀意,悟道三年推演出逆天法器人种袋!”张百仁低声自语:“人种袋可收摄天下之物,活的、死的,只要入了人种袋,就会被人种袋吸收,化作人种袋的一部分。”

    看到这里张百仁悚然一惊:“人种袋?佛家法器?这简直就是邪门手段,专收摄生灵用来滋润壮大人种袋,简直是邪门中的邪门。”

    说白了就是上古时有佛家大能弥勒看到人类不断被妖兽吞噬,于是心中起了杀机,便参悟出这种逆天法诀,只要练成人种袋子,人种袋便可以天下生灵的血肉为养料,不断蜕变进化。

    不过人种袋太过于有伤天和,弥勒佛祖屠戮妖族几十万,所以遭妖类记恨,遭了劫数!上古人种袋也被打碎,唯有人种袋祭炼的法诀留了下来。

    自弥勒佛后,人种袋成为了妖族的禁忌,一旦发现有人练成人种袋,天下妖兽必然群起而攻之。

    “群起而攻之?”张百仁嗤之以鼻,如今早就不是上古,天地间人族独尊,就算自己祭炼成人种袋,难道那些畜生还敢从深山老林中跑出来击杀自己不成?

    君不见被张百仁收服的妖王也只是占据太华山称王称霸,绝不敢踏出太华山一步,免得被人族高手抽筋扒皮。

    抚摸着下巴,仔细研读人种袋的祭炼方法,过了许久张百仁收起法诀,看向不远处的左丘无忌:“可否知道哪里有上好的人皮?”

    当年人族被屠戮,弥勒收集人族皮子,裹挟着涛涛恨意,才使得人种袋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既然有人种袋,会不会有观世音的玉净瓶?那些传说中的上古法器?

    “人皮?”左丘无忌一愣:“莫非大人要做画皮?要那东西作甚。”

    “自然有用处,修为越高的人,人皮就越好”张百仁看向左丘无忌。

    左丘无忌愣了愣,然后眼睛转转:“大人一说,我真想到一个地方,或许有大人想要的东西。”

    “哪里?”张百仁来了兴趣。

    “陈家祖坟”左丘无忌道。

    “陈家祖坟?”张百仁一愣。

    “大人不知道,陈家以前自称为舜帝后裔,当年舜治水,为了镇压天下水流,创造出无上玄功冰符,也不知道是不是陈家吹牛,不过陈家的冰符确实厉害无比,这点大人应该有所领教才是”左丘无忌嘿嘿一笑。

    “舜?”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陈家居然有上古大帝舜的血液,冰符确实非同寻常,只可惜我未曾夺得冰符的修炼法门。”

    “听人说陈家的冰符源自于血脉,只要陈家人血脉浓郁到一定程度,便会自然而然知晓如何修炼冰符,陈家自称舜的血脉,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抬高自己身价。冰符虽然厉害,但却远远不配称之为五帝绝学,五帝的力量应该远远超乎冰符的玄妙,没准是陈家故弄玄虚也说不定”左丘无忌低声道。

    “未必!冰符的玄妙我亲自接触过,绝对超乎了想象,陈家的冰符似乎有些缺陷,少了某些东西,所以才不能发挥出冰符的力量”张百仁站起身:“你安排好船队继续前行,然后与我一同去陈家墓地走一遭,正好趁机在陈家墓地做一些手脚,即便有漏网之鱼也难有翻身之日。”

    左丘无忌闻言下去吩咐,不多时便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好,然后对着张百仁恭敬道:“大人,咱们走吧。”

    张百仁缩地成寸,袖里乾坤施展,将左丘无忌收入了袖子里,二人一路向着陈家墓地走去。

    墓地

    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那般荒凉,陈家作为有名有姓的世家,家族早就脱离了那种低级形态,陈家的祖坟是一片连绵建筑,高门大院若非知道常情,定会以为是哪个世家落座此地隐居。

    “这里便是了”看着黑兮兮的大门,整个庭院透漏着一种阴森之色,左丘无忌上前一步踹开大门,只听得‘砰’的一声大门破碎,一股寒流自大门内飞出,瞬间将左丘无忌化作一道冰雕。

    “不好!”张百仁运转三阳正法护住身形,然后一步迈出袖里乾坤张开将左丘无忌装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寒流犹若滚滚洪水,向着张百仁奔腾宣泄而来,就算是三阳之力在此时也被压制到了极点,好在为张百仁争取了时间,从寒流浪潮中逃了出来。

    将左丘无忌放出,看着气机不断减弱的左丘无忌,太阳之力升腾,落在了冰雕上。

    寒冰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太阳之力护住其心脉,然后将左丘无忌给救了出来。

    “冷!”左丘无忌面色苍白,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左丘无忌可是无限接近易骨大成存在的强者,居然被差点冻死,可见这寒流浪潮的威能,绝非寻常。

    “陈家墓地比之府邸的防备还要森严,若陈家府上有这股力量,又何必被我屠灭了满门”张百仁一阵感慨,只见寒流过处万物被冰封,方圆里许化作了冰雪国度,而且那寒流冲入虚空,搅得虚空中风云汇聚,波流激荡,然后就见鸡蛋大小的冰雹砸落,不知多少鸟兽遭了秧。

    “大人,你莫要管我,将我收入袖里乾坤便可,还是早早冲进去吧!此地发生这种异象,必然惊动了洛阳地界的群雄,一旦被其围住,咱们麻烦可就大了!”左丘无忌焦急的喊了一声。

    阳神真人对于气机变换最是敏感,之前没人想到陈家祖坟,如今既然寻到祖坟所在,定会引起各路高手觊觎。陈家乃是大家族,不知埋藏了多少陪葬品,叫人眼馋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