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亵渎陈家先贤

第五百三十八章 亵渎陈家先贤

    看着那滚滚寒风,似乎要将万物都在瞬间冻结,张百仁手掌慢慢伸出,青木不死真身似乎遵循了天地间的法则,寒冷是多数草木之敌,即便张百仁的青木不死真身在这种情况下也要为之运转微微凝滞。

    三阳金乌正法!

    关键时刻还要靠三阳金乌正法护持己身,张百仁纵身跃起,将三阳金乌正法运转到极致,只见其周身每一寸毛孔似乎都有阳光射出,然后太阳的光辉流转,所有光辉在瞬间凝合,化作了一道玄奇的光罩,光罩上模模糊糊似乎在无尽时空中有十只金乌的虚影投射而下,映照于张百仁周身。

    “这?这是什么?”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面带愕然,倒真没想到三阳金乌正法运转到极致后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自己之前修炼三阳金乌大法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这般异状,那光罩似乎是一个鸡蛋壳般,将张百仁给牢牢的包裹住。

    “嗖!”

    张百仁一步迈出,光罩上的十只金乌虚影在模糊中与无尽星空即将降临太阳星的十只乌鸦发生感应,化作玄奇之力缓缓沉落,护持在其周身。

    寒风呼啸,与光罩碰撞后结出一层层寒霜,不过瞬间被太阳之力消融,然后太阳之力升空而起,不断奔腾迸射,丹田内太阳残片似乎受到外界太阳之力的刺激,迸射出一股炙热之力,自毛孔内扩散而出,护持在其体外的光罩在瞬间似乎凝固,化作了实质一般,上面十只金乌在此时似乎活了过来,不断在空中盘旋翩翩起舞。

    张百仁眼睛眯起,所有寒风与光罩碰撞间气化,张百仁一步迈出走入陈家老宅,向着墓地深处走去。

    陈家墓地中蕴含着不知名的阵法,之前左丘无忌一脚踹碎了大门却是坏了大事,居然惊动了整个阵法,使得整个风水大阵运转了起来。

    风水大阵在陈家坟墓不知潜伏了多少年,陈家之人料定前来踹门之人必然心存恶念,于是便将风水大阵的其中一个关口设计到大门上。

    阴宅内此时一片风雪,万物被冰封,对于被封住的建筑张百仁不予理会,只是顶着寒风在庭院内穿梭,一路来到了后院。

    一尊不起眼的墓碑立在庭院中心,在那不起眼的墓碑周边,是一尊尊密密麻麻稍微小一些的墓碑。

    只一眼,张百仁便瞧中了最中央的墓碑,所有墓碑中唯有最中央的墓碑最古老,最为古朴,上面的文字虽然经过掩饰,但以张百仁的眼力也能看出那是上古仙文。

    所谓的上古仙文,倒不如说是‘先文’。

    上古仙人所用的文字,便是做如此之意。

    “砰!”

    脚掌一跺,大地元磁之力扭曲,瞬间撕裂了大地,然后只见陈家老祖坟墓裂开,却是空无一物的衣冠冢。

    看着古朴的石棺,张百仁不以为意,一只脚掌迈入棺材,然后轻轻一踢,只听得地下轰隆作响,石棺被缓缓推开,一条幽暗无底的地下通道出在张百仁的眼帘。

    所有寒气的源头,正是来自于这无底黑洞。

    三阳金乌正法所化的护罩散发出耀眼之光,仿佛一轮小太阳,虽然地底世界幽暗深邃,但在其周身护身光罩的照耀下,格外明亮纤毫毕现。

    迎着刺骨寒风,即便有三阳正法的护持,张百仁依旧感觉冷,好似冷到了骨子里。

    张百仁眼内剑意迸射,不断扫视着陈家老祖的寝陵,一路走过张百仁越看越惊,入目处所有各种雕饰、陪葬品与今时大不相同,似乎一切都遵循着古礼。各种陪葬品只剩下一对对枯骨,阴森森的磷火静静悬浮,瞧得张百仁不断砸舌:“居然活葬,相当不可思议。”

    活葬最是残忍,将活人生生的埋葬掉为自己陪葬,端的凶狠霸道。

    在陈家墓穴中走了许久,张百仁才才嘀咕道:“规模不小,也不知是哪位上古大能的坟墓。”

    一路上走走停停,张百仁终于止住脚步,看着不断摇摇欲坠的三阳正火,眼中满是震惊:“陈家的祖坟好生强大,这股寒风即便以我的修为也抵不住!”

    张百仁不敢继续前行,只是静静的站在入口处,眼中满是震撼。

    陈家的府库内虽不知道究竟到底有什么大能葬身于此,但张百仁却不敢继续向坟墓内深入,坟墓内隐藏着多少宝物,张百仁不知道,甚至于上古宝物肯定也不会少,当年广成仙府叫张百仁盆满钵足,其中蕴藏的财富简直惊天动地,关键是那种已经失传的上古成仙之秘。到如今只剩下只言片语,就算是那些顶尖道观、门阀,也未必有会有成仙秘法。即便是有成仙秘法,也绝对不会展现出来,甚至于只言片语都不会流漏而出,成仙之秘足以叫人疯癫,更甚者会叫人忍不住发狂,为了成仙之秘做出屠戮宗门惨案。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身形立即后退绝不犹豫,这股寒风绝对不是自己能抵挡的,甚至于张百仁觉得无业寺内的镇狱寒风也绝非自己能够抵挡的住。

    身形扭转,向着两侧的偏墓走去,然后张百仁大喜,那陈家偏墓内居然有一尊栩栩如生的人影端坐,眉毛鼻子俱都是毫无溃烂,看起来令人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摸一把的冲动。

    眼前人影尸体不腐,必然是尸解转世投胎的道家高真,张百仁连忙搓搓手,虽不知眼前男子是何朝代,但绝不阻碍他对于人皮的喜爱。

    瞧着那陈家先贤的干尸,张百仁按照人种袋子记录的秘法,自其头顶卤门处测量,然后算定卤门穴位,猛然伸出手按住,走了三寸三,使劲的一阵拉扯,就见陈家先贤的整张人皮居然被其扯了下来。

    “呼~”接触到外界空气,陈家先贤尸体瞬间氧化,开始溃烂。

    “好宝物”赶紧将人皮塞入袖子里,瞧着阴测测的墓穴,张百仁毫不停留,继续在陈家墓穴中转悠。

    虽然陈家墓**坟墓众多,但保存下尸首的却唯有那么五具,俱都被张百仁一一抽了人皮化作烂肉,缓缓的消失在世间。

    取得了人皮,张百仁嘿嘿一笑,顺着寒风向洞口外走去。

    李家府邸。

    太原城上空惊天动地的寒气潮流异象瞒不过方圆百里内的道家高真,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寒流居然惹得气候逆改,酷暑转化为寒冬,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凭人力法天地之力,御使天地之力对敌,对于众位阳神高真来说不难,但这般生生逆转乾坤造化,绝对超乎了众人的想象。

    逆改天地乾坤自然之力,还需承受大因果、大业力,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乃大禁忌。

    眼下洞府上空居然乾坤逆转,四季颠倒岂不是相当骇人听闻?

    “混账!”冰封中的陈家老祖周身寒冰炸开,一双眼睛呲目欲裂死死盯着上空云雾,猛然化作残影窜了出去。

    “陈老爷子!”李渊听到滚滚音爆,立即呼喝一声,然后起身追赶了过去。

    在李渊身后,李府各路高手拼了命的奔驰,不断向着远处追赶。

    陈家墓地

    一道道阳神汇聚,感受着那似乎可以冻彻万物,冰封天下的极寒之力,俱都面露踌躇之色,众人在那股极寒之力内感受到了一股危机,一股致命的危机!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在不断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