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金身

第五百六十四章 金身

    名单是各路小都督、总督、督尉、千人长、百人长的联系方式,整个名册足足有拳头厚,俱都是细密的楷书,比之二十一世界五号字差不多。

    并不着急翻看名单,张百仁只是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印证了印章与信物后,才将两件宝物收起来。

    “大人,您这回可发达了”萧家兄弟眼中放光。

    “还要多谢娘娘的信任”张百仁略作沉吟,才开口道:“告诉娘娘,九州鼎之事尽管全权交给我就是,我定然亲自将其余八只九州鼎寻回。”

    “九州鼎?”萧家兄弟俱都是眼睛一亮,骁虎急忙道:“大人这回可要带着我,湘南之行都督将我等留在洛阳看家,等这些兔崽子回来之后一个个盆满钵足不断炫耀,手下兄弟们眼睛都红了。”

    “这次带上你们,藏匿九州鼎之地必然有大凶险,当初楼兰古国出世的情形你应该看到了,就连鬼神都出现了,若非当时各家宗门高手齐齐降临,只怕我等都要交代在哪里”张百仁道。

    “富贵险中求,我们兄弟并不怕死,如今我兄弟易骨境界已经走了很远,即便被易骨大成武者围攻,也能顺利突围”骁龙道。

    “你兄弟二人既然有此心,本都督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张百仁点头算是应下了萧家兄弟的话。

    “如今各大门阀世家暗中发劲,朝中的各路大臣不断暗中撺掇,筹谋如何搬到大人,陛下那边传来的意思是叫都督先回涿郡避避风头,等风头过了在回洛阳也不迟”骁虎道。

    “嗯?”张百仁眉头皱起:“形势如此严重?”

    “不是一般的严重,都督屠了二十几家氏族,虽然都仅仅只是小氏族,但却也犯了忌讳!以前本来有隔阂的各大门阀世家如今联合一起矛头对准都督,都督可莫要再折腾事情了”骁龙苦笑。

    “也罢!那我就回涿郡避避风头”张百仁略做沉思,然后开口道:“若无意外,明年我便遵从孙思邈赌约进入深山闭关,这一闭关便是五年,外面的事情我尽量处置妥当,给大隋争取时间,希望待我出关后有横扫天下各路强敌的实力。”

    张百仁心中思忖,五年的时间自己体内先天神胎必然已经被炼化,到时候自己彻底孕育属于自己的先天神胎,迈入至道阳神也是指日可待,在凭借诛仙四剑的锋芒,想要镇压天下各路强者定然没有问题。

    “闭关”

    萧家兄弟齐齐一愣。

    张百仁点了点头,开始提笔书写清单,过了一会才道:“这些物资你们兄弟三日内全部采购齐全,然后本都督起身前往涿郡,避开洛阳这个大漩涡。”

    听了张百仁的话,萧家兄弟眼中满是不知所措,张百仁闭关而且还是五年,对于朝廷来说,似乎有些不妙啊!

    “不要小瞧了陛下的手段,五年时间而已,大隋如今局势已经定下,难道那些门阀世家还能反天?”张百仁嗤笑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萧家兄弟拿着清单脚步匆匆向着皇宫赶去,张百仁要闭关还需提早和宫中通气,免得到时候反应不过来弄的不知所措。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这一日清晨,只见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晃晃悠悠自张府走出,穿过一条条热闹街道,走出了洛阳城。

    赶车的车夫是一个六旬老者,胡子发白、身躯佝偻,手中的鞭子却舞动的虎虎生风不断作响,在空气中抽出道道爆鸣。

    “胡大爷,您慢着点,可别将马车赶到天上去”看着街头不断倒退的商铺,张百仁提醒了一声。

    “大人放心,老奴赶了三十多年马车,好歹也是易筋大成武者,大人尽管放心就是了”老头咧嘴一笑,露出了大黄牙,看起来格外搞笑。

    不得不说,不愧是老手,一路上马车不见颠簸,直接出了洛阳城向码头而去。

    码头纳兰家的商队早就准备好,胡大爷直接驱赶赶马车顺着搭好的坡道上了船头。

    “可是张百仁都督当面?”有纳兰家管事面色恭敬的问了一声。

    “正是本都督!”车帘掀开,露出了张百仁那张稚嫩的面孔。

    “都督里面请,上等船舱已经备好,不知可否启程?”纳兰家管事恭敬一礼。

    “启程吧!本都督离开涿郡也有些时日了,怪想念的!”张百仁迈步下了马车,随着管事来到预备好的船舱。

    “都督若有什么不满意之处尽管提出来,小的尽量想办法”管事谦卑道。

    张百仁摆摆手,示意那管事退下,一个人倒在大船上,缓缓的睡了过去。

    “开船!”管事的一声吆喝,船队缓缓开拨,向着涿郡而去。

    突厥

    拓跋愚手中一只银白色的蜈蚣在乖乖的爬着,砸拓跋愚身前跪倒着一位突厥武士。

    “可汗怎么说?”拓跋愚眼睛微微眯起。

    “张百仁乃我塞外的威胁所在,如今张百仁才刚满十岁,便有如此本事,若叫这小子成长起来,岂还有我塞外各族的活路?你与张百仁交过几次手,大祭司的意思是这次叫你带队亲自走一遭,毕竟机会难得,这次有中原的门阀世家相助,过这村可没这个店了”突厥武士道。

    “张百仁!”拓跋愚咬牙切齿,将手中的蜈蚣收起,然后道:“张百仁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还请阁下转告可汗,若想我带队南下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还需借我一具金身一用。”

    金身?

    突厥武士一愣,随即不着痕迹道:“下官这就回去和可汗沟通。”

    待到探子走远,拓跋愚才长出一口气:“张百仁那小子已经成了气候,想要暗算斩杀何其难也!”

    “中原高手无数,乃是那小子的主场,如今这小子在中域势力不凡,我若跑过去赶着送死,除非脑袋坏掉了。金身乃可汗的宝物,肯定不会将金身借给我,正好趁此机会推掉此事”拓跋愚眼中露出一抹狡诈。

    第二日天刚刚亮,只见那日的使者去而复返。

    听了自家下属的禀告,拓跋愚忽然心中一跳,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妙。

    “叫他进来吧!”拓跋愚阴沉着脸道。

    话语落下,可汗的侍卫走入,手中捧着一个檀香木做成的盒子,恭敬的对着拓跋愚一礼:“大人果真不凡,可汗居然舍得借出金身,有了这金身相助,祭祀必然马到功成取了那小儿的狗头。”

    看着侍卫手中的檀香木盒,拓跋愚愣在那里,侍卫将木盒放在拓跋愚脚下退出大帐,唯有声音缓缓飘过来:“可汗等候祭祀大人的好消息。”

    “不对劲啊!”拓跋愚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啊!可汗得了这金身整日里当成宝物不断祭炼,日夜不肯离身,宝贝的很,突破至道的希望都在这尊金身上,怎么如今舍得将金身拿出来了?”

    拓跋愚当然不知道前些日子涿郡前的那场惊世大战,鱼俱罗碎了启民可汗的筋骨,将启民可汗化作了废人,虽然突厥有无数灵药,但想要完全恢复也是困难无比,再想回到那日大战前的巅峰状态,简直有些不现实。

    既然被重创,金身自然暂时用不到,倒不如将这宝物赐予拓跋愚,去斩了张百仁来得实在。

    将身前木盒拿起来,缓缓打开,一尊金色雕塑静静躺在木盒中,只见拓跋愚口鼻中黑烟滚滚,向着手中的金色雕像卷去:“不对劲啊!”

    ps:这章赠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