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七十九章 袁天罡登门

第五百七十九章 袁天罡登门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启民可汗掌控着草原气数,龙气破灭万法,至道之下面对着启民可汗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

    至道这种近乎于神魔的境界,显然叫启民可汗起了极大防备,当时仆骨莫何仅仅只是见神不坏强者,面对着执掌金身龙气镇压草原的启民可汗哪敢说个不字?启民可汗将最好的突破之物自己留下,给了仆骨莫何次一等的宝物,也使得如今仆骨莫何突破之后有些后力不及,想要弥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代价。

    曲终人散,鱼俱罗的庄园内,一只只烤猪在火架上翻滚,香味弥漫整个庄园。

    看着狼吞虎咽,骨头都嚼碎咽下去的鱼俱罗,张百仁暗自咋舌。

    都说至道强者好,但却也不知至道强者的苦恼,至道强者蜕变之时消耗的能量太过于庞大,稍有不慎就会将自己饿死。

    鱼俱罗与仆骨莫何的大战震动天下,至道武者的力量展露的淋漓尽致。

    年夜

    如今过得富足,反而显得有些乏味。

    站在楼阁上,手中端着玉杯,瞧着大街上车水龙马,鱼骨花灯眼中满是迷醉。

    张丽华站在张百仁身边,看着冲天而起的烟火之气,百神下界吸纳香火,轻轻一叹。

    第二日

    张百仁自张丽华软腻的怀抱中露出脑袋,看着眼前如花似玉的面孔,嘴角不禁翘起。

    “先生醒了”张丽华也睁开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一笑,缓缓坐起身,张丽华身穿白色小衣,替张百仁穿戴好衣衫,只听得门外传来侍女通秉:“主上,门外来了一位道人,自称是袁天罡欲要求见。”

    袁天罡?

    张百仁闻言一愣,当年造纸术出现于世间,自己逆改天数袁天罡亲自前来助阵,观测天数变迁,这厮说自己至道阳神有望,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没有突破至道阳神。

    当年造纸术出世,袁天罡主动上门结下善缘,如今忽然登门倒不显得唐突。

    “大过年就来登门拜见,必然有重要的事情,快请道长进来”张百仁略作洗漱向前院走去,如今浩荡大隋内外寰宇,在张百仁看来有至道气象的自己只见过两人。

    第一便是深不可测的观自在,第二便是得自己点化的药王孙思邈。

    “见过都督,都督新年安好”大厅中袁天罡喝着茶水,见到张百仁进来后立即站起身笑着行了一礼。

    站在大厅中,张百仁上下打量袁天罡,一道道虚无缥缈,命运莫测的气机在袁天罡周身环绕,整个人似乎显得不真实,犹若梦中而来。

    张百仁脸上满是讶然:“你突破了?”

    袁天罡脸上笑容止不住:“突破哪里有那么容易,不过是找到了门路罢了,还要多谢年前都督赐予的造化,若非看到都督逆改天命延续大隋江山百年国运,亲眼见到命运的演变,在下也找不到大道所在。”

    “找到门路就快了”张百仁坐在主位,袁天罡也好孙思邈也罢,都是名镇千古的存在,能证就阳神至道并不令人惊奇。不论袁天罡还是孙思邈,后世都已经被人神化了的存在。

    “大过年的道长怎么不在长安修行,来我这荒凉之地作甚?”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

    “都督乃谪仙人降世,贫道自然为都督马首是瞻,都督有心为天下万民开太平,贫道也不能瞪眼看着不是”袁天罡不着痕迹的恭维了张百仁后,心中暗自惊疑:“这小子果真邪门,我如今已经得窥至道门槛,却依然看不穿这小子的命数,当真奇怪的很。”

    天下众生皆有命数,唯一没有命数的只有仙人!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仙人不染红尘自然没有命数。

    上了一些瓜果,张百仁拿起一颗荔枝缓缓剥开塞入嘴中,袁天罡面色凝重道:“贫道之所以冒昧前来,是因为这天下大乱已经开始显露,昨日贫道闲来无事忽然起了一卦。”

    “卦象如何?”张百仁动作顿住,心中知晓必然有大变发生,不然袁天罡岂会在大年初一前来拜访。

    “劫起东北”袁天罡面色凝重:“经贫道测算,只怕劫数起于长白山,而后大于瓦岗,最终危机洛阳天下大乱。”

    “瓦岗!长白山!”张百仁眯起眼睛,袁天罡不愧是袁天罡,果真有几把刷子。

    后世大隋灭亡的第一劫便是长白山起义,然后瓦岗壮大,最终天下大乱。

    前世张百仁看史书,为何隋唐演义里总是在不断说瓦岗,如今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张百仁才心中恍然,瓦岗若出事,绝对是惊天大事。

    众多叛贼中,瓦岗、王世充距离洛阳最近,因为二人所在之地水路可以直接勾连洛阳,若大军南下一日之间便可兵临城下。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如今来到这方世界才知晓,这天下各路乱党绝对不是忽然冒出来的,而是门阀世家暗中支持,若无门阀世家支持,一些骨瘦嶙峋的饥民那里是正规军的对手?

    当然了,民间也不乏高手,但绝对少不了门阀世家暗中的相助。

    “瓦岗、长白山”张百仁眼睛眯起。

    瓦岗他倒是并不担心,瓦岗所在之地恰巧是洛阳至涿郡必经之地,鱼俱罗南下不需一日便可横扫瓦岗,唯一担心的便是长白山。

    “王薄”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

    事实证明,即便未卜先知,知道历史大势,也只能无奈的看着,做不出任何改变。

    张百仁倒想提前出手,到长白山将王薄诛杀,但之后呢?

    死了一个王薄,在门阀世家的推动下必然会有一个李薄、陈薄,说到底根子乃是门阀世家,若不能将门阀世家斩草除根,即便杀再多的人都没有用。

    但偏偏门阀世家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便以张百仁如今修为也不敢擅动,门阀世家的力量绝对不止表面那么简单,没看到杨广都不敢大开杀戒吗?

    若说这世上谁最恨门阀世家?

    自然是杨广无疑,但偏偏身为天下第一人的杨广都不敢胡乱出手,张百仁阳神未成之前绝对不敢乱动。

    随着修为加深,见识广博,张百仁也越加觉得大隋这遭浑水越加深不可测。

    “至道阳神”张百仁眯起眼睛。

    “道长有何良策?”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袁天罡轻轻一叹:“无力回天!就算大将军也无力回天!至道又能如何?大势之下只能束手无策,都督有谪仙之资,若想回转天时,只能靠都督了。”

    “我若能练成诛仙剑阵,倒也不是不能一己之力抗天下大势,只要诛仙剑阵练成,管你几万大军,诛仙剑阵下俱都是一缕亡魂”张百仁心中暗自琢磨:“看来还要早日闭关祭炼出诛仙阵图,唯有诛仙阵图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道长观测天命,可知花落谁家?”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袁天罡摇摇头:“难啊!红尘滚滚早就遮掩了命格之气,龙蛇起陆蛟龙蛰伏,如今龙蛇混居难以堪破。”

    “先生觉得李家如何?”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那个李家?”袁天罡一愣。

    “自然是唐国公一脉”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

    “唐国公乃大隋肱骨之臣,当今天子表亲,与天子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这天下任何势力都有可能叛乱,唯一不可能的便是唐国公一脉”袁天罡断然否决。

    见到袁天罡如此表情,张百仁顿时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