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章 上京

第六百八十章 上京

    瓦岗!

    瓦岗是隋唐历史文化绕不过的一个问题,瓦岗的壮大成全了谁?成全了李阀!

    李世民手下大将或者与瓦岗有交情,亦或者是直接出身于瓦岗,然后投身于李阀门下,才使得李阀猛将如雨,为李阀横扫天下奠定了基础。

    张百仁站起身在大堂中来回走动,若合着张百仁的心意,直接将各大门阀除掉,斩尽杀绝算了,但偏偏这种办法行不通。

    “我以前太单纯了,时势造英雄,就算诛杀了李家,但日后自然会有人接替李家的地盘、势力,大势推动下一样会造反,对大隋江山取而代之”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那就养着,等李阀扫平天下,再去收取果实也不迟。”

    张百仁心中升起了一股紧促感,瓦岗与长白山等地忽然有草莽龙气开始积蓄,大势逐渐汇聚这意味着大隋的乱相已经逐渐靠近。

    必须要做点什么!

    至少在乱世之前找齐五行灵物,让自己开辟出的世界五行圆满。

    金有白帝赐下的庚金,木有青木,土有息壤精粹汇聚而出的大地本源。

    到如今唯有水火尚未到齐。

    只要能将水火汇聚齐全,张百仁阳神内开辟的虚空世界便可由虚幻化为现实,甚至于降临人世间。

    “古有三皇五帝,我得了广成传承,又有了白帝传承,白帝曾和我说过三皇遗府大概的下落,天皇伏羲精通先天八卦,我即便是找到对方府邸也进不去。人皇轩辕拜师广成子,我获得了广成子传承,更有轩辕剑在手,这轩辕府邸对我来说并无增益。至于说神农……也与我无益,而且三皇府邸内蕴含着惊天大风险,决不可轻易涉险。天下火属性灵物,最为奇特的当属燧人。”

    手指敲击着案几,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思虑:“燧人氏既不属于三皇,亦不属于五帝,乃是人族较为奇特的存在。燧人于三皇之前,钻木取火开启了人族的文明秩序,乃是人类始祖之一,燧人的火焰是秩序之火、规则之火、文明之火,乃天地间火焰灵物中的佼佼者。”

    燧人时代太远,即便相对于白帝来说,也是一个传说,只能模糊中大概知晓随人府邸的所在。

    看着张百仁陷入思考,袁天罡很识相的没有打扰。

    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看向袁天罡,叹了一口气:“说得再多也没有用,还是自家实力为关键;天下大势之下,想要逆改命数何其难也!”

    袁天罡吧嗒吧嗒嘴:“先生气象不凡,逆改天数在前,或许有办法逆转乾坤。”

    张百仁摇摇头,与袁天罡扯了一会,才见袁天罡化作阳神离去。

    见到袁天罡走远,张百仁站起身:“燧人时代的秘闻,除了各大门阀世家之外,也就唯有朝廷有所收藏。”

    “娘,孩儿给母亲请安”送走了袁天罡,张百仁来到张母府邸,虽然张母选择将天书传给张百义叫张百仁心中不满,但养育之恩大于天,别的不说,单单那五年养育之恩足以叫张百仁生死以报。

    “你小子又长了一岁,岁月催人老啊,不知不觉来到这涿郡已经五六年了”张母眼中满是感慨,看着已经仿佛十四五岁少年大小的张百仁,如今虽然才十一二岁,但在道功的加持下已经有一米六的个头。

    再过几年一米七、八不是问题!

    其实张百仁知道,自己虽然年纪小,但在道功的加持下身子远超常理的发育,体内潜能提前开发了出来,一米八根本就不可能,顶天也就一米七多一些。除非自己转修武道,身体才可能二次发育。

    “给你压岁钱”张母自怀中掏出一只锦囊,里面装了碎银。

    “谢过母亲”张百仁对着张母身边的张丽华眨了眨眼,然后不着痕迹的坐在张母身边:“明日孩儿便要返回上京城,家中的一切便交给母亲了。”

    “明日便走?”张母闻言一愣。

    张百仁无奈一叹:“没办法!如今天下乱世已经逐渐显露端倪,孩儿需努力修行,不敢稍有耽搁。乱世人命如草芥,这天下想要孩儿脑袋的可多着呢,孩儿脑袋价值黄金万两,若不努力修炼早晚要丢了小命。”

    “你这孩子……”张母看着张百仁,心中升起一股愧疚,张百仁自幼与自己风餐露宿饱受疾苦,没过过好日子,而今衣食富足还全都是靠着张百仁打下来的。

    自己做娘的没能照顾好孩子也就罢了,反而受到孩儿福泽,这般滋味确实叫人心中难以回味。

    “娘你尽管放心,即便天下大乱,孩儿已经布置好了棋子,定不会叫娘在颠沛流离”张百仁站起身:“孩儿还需出去采买一些年货,京城中的达官显贵还需打点一番。”

    说完话恭敬一礼,然后转身告退。

    虽然张百仁面色恭敬,规规矩矩的行礼,但不知不觉中母子二人已经有了一丝丝疏远的味道。张母宁愿张百仁整日里扑在自己怀中撒娇,也不愿这般规规矩矩一丝不苟。

    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张母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口。

    一个五岁的孩子独自在外打拼,风风雨雨五六年终于出人头地,其中艰苦即便张母没有看到,想也能想到。

    “百仁他……”张母轻轻一叹。

    张丽华揉捏着张母的肩膀,虽然心中对张母将天书传给张百义有些不满,但却不敢表漏出来:“夫人放心,先生本事大着呢。”

    买了一些年货,晚上回到府邸,张丽华服侍着张百仁脱下衣衫,然后除掉衣衫只穿着亵衣钻入床榻中,将张百仁抱在怀中。

    气氛温馨,张百仁没有动手脚,自己道功至此需一念不起,否则浊念坏了道功可是大大不妙。不曾证就阳神,张百仁一日不敢随意破身,自然不敢去招惹张丽华。

    反倒是张丽华柔弱无骨的手掌在张百仁身上轻轻摩挲,惹得张百仁一个激灵,瞬间心中火起将张丽华手掌扣住:“丽华,莫要乱动,若坏了我道功,可就麻烦了。”

    “妾身就是试试先生的定力而已”张丽华轻轻一笑。

    张百仁苦笑摇摇头,感受着背后的一双柔软摩擦,猛地转过身扎入张丽华怀中,一股奶香为扑鼻而来:“你还要不要人睡觉。”

    一边说着将张丽华牢牢抱住,不给对方动弹的空间。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亮,张百仁便起身离开府邸,坐官船向着洛阳而去。

    洛阳城

    三日时间已经遥遥在望,张百仁站在船头,呼吸着略带湿润的空气,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眼睛似乎有些迷离:“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朋友,来了洛阳城也不知道该去找谁饮酒。”

    “大人”有侍卫上前一礼:“洛阳城到了。”

    “直接去皇宫”

    张百仁下了船头,早就有马车备好,向着皇宫而去。

    皇宫中

    彩带飘飘,大红灯笼高高挂,新年的喜庆随处可见。

    走在皇宫中,张百仁一路上畅行无阻,直接来到了永安宫。

    巧燕坐在永安宫前的大殿门槛,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悄悄的来到巧燕身边,张百仁猛然高呼:“巧燕姐!”

    “呀”巧燕惊得差点翻倒在地,好在有些武道底子,稳住了身形看向张百仁:“你小子怎么来了?新年不在家多待几天?”

    “想什么呢?思春了?”张百仁打趣一句。

    “小鬼,乱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