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风起

第五百八十三章 风起

    十万大军的动静可不小,一路上浩浩荡荡杀机冲天而起,根本就瞒不过各路的探子,遥遥便可看到那惊天动地的威势。

    十万大军化作兵家法阵,杀机冲霄鬼神退避,直逼天宫,惹得无数神祗纷纷垂落目光,露出好奇之色。

    “不知杨广这厮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一位神祗站在虚空,遥遥的看着那十万大军,眼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

    “跟过去看看,调拨十万大军动静可不小,莫要叫杨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又有神祗在一边搭茬。

    众位神祗闲着无聊,遥遥的跟在大军后面缀着,张百仁虽然发现了神祗的踪迹,但却也是无可奈何。

    眼睛微微眯起,手指瞧着坐下的马鞍,看向身旁的裴仁基:“裴大人,十万大军压得住?”

    “你放心,兵家大阵强悍的超乎你想象,也不看看是谁主持大阵,就算见神不坏降临也只能灰溜溜的退去,十万人力量汇聚一处可以通天彻地,逆伐鬼神”裴仁基撇了撇嘴,眼中满是调侃:“只要你小子能找到燧人墓穴,咱们便算是成了,剩下的一些交给我。而且陛下也时刻关注着此地的动静,见神不坏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只要敢露头必然惹得陛下出手,来一个死一个。”

    张百仁松了一口气:“沁水就在前方,大家小心戒备,那里可是黄河龙王的地盘。”

    黄河

    波涛翻滚

    黄河龙王立于河水之上,化作了人身龙头的怪物,双眼内一缕金光闪烁,似乎能划破虚空望断虚无。

    “朝廷这么大动静做什么?莫非要对我龙族动手了?”黄河龙王忍不住心头一动,龙族的力量在大海上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眼下虽然有黄河为自己加持,但人类也有黄河神祗肘制自己,自己的一身力量难以全部发挥。

    “不可能!黄河是我的地盘,莫说十万大军,再来十万也唯有葬身河底喂鱼虾的下场”黄河龙王略作沉吟,下一刻猛然化作龙身扎入水中,然后身形消失不见。

    沁水河畔

    十万大军整齐而立,蓄势待发。

    “埋锅造饭,安营扎寨,大家严加戒备,莫要给敌人可乘之机”裴仁基声音传遍整个大营。

    话语落下,十万将士整齐而动,分化成一个个小块,然后瞬间散开开始各自忙碌。戒备者有之,埋锅造饭者有之,看起来似乎杂乱无方,但一股莫名力场将整个大营笼罩住。

    “兵家果真不简单”张百仁心中暗自一动,下了马匹来到沁水河岸,一双眼睛扫过茫茫沁水,心中暗自推算燧人府邸的所在之地。

    “老弟,沁水可不小,可曾找到燧人府邸的所在之地?”裴仁基来到张百仁身旁。

    张百仁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明日便派遣大军清场,附近无关之人全部驱赶离去。”

    裴仁基点点头,张百仁忽然面色一变,屠龙剑化作红光自袖子里飞出,锋锐无匹的剑意纵横而出。

    “大胆,何人胆敢在此偷窥!”张百仁一声怒斥,河水居然被剑气整齐的切开。

    许久不见动静,若非河水中的那一抹殷红,裴仁基还以为是错觉。

    “早就知道燧人府邸的消息瞒不住,没想到居然就这般泄露了”裴仁基轻轻一叹。

    “沁水有水神、龙王,这里是他们的地盘,神力笼罩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沁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咱们自己寻找没个三五年休想找到,这些家伙主动帮咱们做苦力,本都督求之不得,我可没时间耗在这里”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话语中带着一抹冷然。

    “你是故意的?故意将消息泄露出去”裴仁基一愣:“你就不怕惹来的高手太多,到时候压不住场子?”

    “不是还有你吗?”张百仁眨了眨眼睛:“你之前可是自信满满,见神不坏来了都得灰溜溜的离去。”

    “卧槽!”即便是裴仁基这种老油条都忍不住爆粗口:“我那是吹牛逼的!你以为燧人府邸的消息泄露出,来的会仅仅只是一位见神不坏吗?要是来三位以上,只怕这十万大军有些悬,未必能压得住场子。”

    “哦”张百仁眉头皱起:“黄河龙王算一位,这里是他的主场,没道理不来。如今只怕消息已经送出去,接下来就看裴大人的了。”

    说完后张百仁潇洒离去,留下裴仁基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跺了跺脚:“不就是见神不坏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见神不坏也是人,只要来的不是至道强者,老夫就不怕!”

    此时营帐已经安置好,张百仁端坐在营帐内,测算着山水河洛的水脉,他嘴上对裴仁基那般说,其实心中却不以为然,眼下大隋这种形式,各路见神不坏都化作了见不得光的老鼠,此地有杨广投来注视的目光,对方根本就不敢在杨广眼皮子下蹦跶。

    一旦暴漏出踪迹,再想隐瞒躲过大隋的追杀可就难了。

    门阀世家的威慑力在于大隋根本就不知道门阀世家究竟有多少力量,究竟有多少底蕴,而这股力量又隐藏在哪里。

    见神不坏乃是最尖端的力量,一旦被大隋发现踪迹,必然要死无葬身之地,大隋不断派人追杀不死不休。

    见神不坏是强,但大隋上有天子,下有鱼俱罗,见神不坏岂敢随意露面?

    根据地图测算水脉,此地图由阳神亲自观测,与真实水脉毫无差别。

    “老弟,你说燧人氏的墓穴中会有什么宝物?”裴仁基走进来,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宝物或许没有多少,但每一件定然是精品”张百仁想也不想就回了一句。

    他进过许多上古洞府,亦如广成子、白帝的洞府,里面宝物或许没有多少,但每一件拿出来都能惊天动地。

    比如说广成仙府内的轩辕剑,一旦显露于世间只怕杨广都要眼红,想尽办法占有,各大门阀世家会抛弃一切顾忌取张百仁小命。

    轩辕剑所代表的性质大于轩辕剑本身力量。

    “那咱们明日怎么办?”裴仁基道:“若叫门阀世家替咱们出力寻找,只怕这些家伙会隐瞒消息,到时候失了先机,喝不到头汤,反而得不偿失。”

    “如今沁水冰封,军中武士聚合在一处可以镇杀见神,辟易鬼神,但若是分散为个体,随意一位江湖易骨强者都能轻易斩杀士卒,眼下此地已经成了风云汇聚之地,你敢将自家手下放心大胆的送出去?”张百仁看向鱼俱罗。

    鱼俱罗讪讪一笑:“可是……咱们若不动作,只怕门阀世家会识破诡计,不肯出手寻找燧人府邸。”

    “你想多了”张百仁眯起眼睛:“你以为那些贪婪的家伙会放弃这等机缘吗?没准随人洞府里便有突破至道的神物。这是阳谋,门阀世家即便反应过来,知道是咱们故意放出来的消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沁水深处龙宫大殿

    黄河龙王居于主位,在其下一条蛟龙坐立,面色谦卑。

    “龙王,这些年大隋太强势,咱们水族的兄弟日子艰苦啊!不知多少水族兄弟成了人族的盘中餐”蛟龙不断诉苦。

    黄河龙王脸上满是无奈:“唉!大势如此,便是我等龙王也没办法。自从禹王鼎镇九州,驱逐妖神,我等妖族类属的日子就越加难熬了。”

    “龙王,在这般下去只怕日后我中域要彻底断绝了血脉延续,遥想当年我龙族何等威风何等霸气,何时这般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