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愤怒的沁水龙王

第五百八十五章 愤怒的沁水龙王

    千万不要小瞧了武者对于武道的追求、决心,武道修为高于一切,尤其至道强者的出现,更是极大提高了武者的地位。

    那是由人向神的迈步,众生无数那个不期望成神?

    手中一盏青铜古灯被其拿在手中把玩,这盏古灯还是在楼兰古国中发现的,一直被张百仁带在身边,一直没有时间研究。

    此时细细打量这盏灯,好像一株莲花般,在古灯的中央是一颗珠子,一颗青铜色的珠子,这颗珠子取代了莲花的花心种子。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古灯的上方是莲座,下方好似一根柱子般,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咒语、上古异兽、玄奇天象。

    “这东西有什么用?”张百仁拿出一点灯油倒入莲座中,随即眉头一皱,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一点火焰落在了珠子上,火焰升腾所有火油燃烧一空。

    “我若没记错,这盏古灯似乎被藏在楼兰古国的最深处,能被楼兰古国珍之又重的藏入秘库内,没道理是一件普通之物”张百仁上下打量铜灯,露出怪异之色,然后低头仔细审视古灯上的纹路、咒语。

    “咦”张百仁惊疑了一声,古灯上的纹路虽然简单,仅仅只是一道道单调的线条,但却不妨碍张百仁能通过那线条看出其表达的涵义。

    “这貌似是女娲造人、后羿射日吧”看着其中的两幅图,张百仁心中一惊,然后继续低头打量,果真如张百仁心中所料,那一幅幅图文记载居然的是人类上古传说。

    在看咒语,张百仁眉头皱起,这咒语他并不认识。

    研究了许久,也不曾看出古灯的出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古灯收起来,一双眼睛扫视着大帐顶棚,慢慢闭上眼睛陷入了道功的修炼状态。

    外界

    此时大隋内外翻了天,燧人氏府邸出世的消息顿时惹得天下震动,无数强者纷纷自四面八方向着沁水赶来。

    一夜无事,张百仁自打坐中醒来,一阵阵烤肉香气传来。

    掀开帘子,只见营帐内气氛火热,篝火熊熊,一条条烤鱼不断翻滚。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背靠着沁水自然不会放过水中的鱼类。

    军中将士俱都精通武道,沁水河中的鱼虾却是倒了大霉,甚至于张百仁还看到有几只脸盆大小的螃蟹,长两米的大鱼在火架上冒着油光。

    “这貌似是妖兽了吧?”看着那巨型的鲤鱼,张百仁心中替沁水里的鱼虾默哀一声,毫不客气的拿过一只活蹦乱跳的鲤鱼,开膛破肚架上了烧烤架。

    “收获不小啊!”看着远处拖扯渔网走过来的裴仁基,张百仁吃了一口烤鱼。

    裴仁基嘿嘿一笑:“那是当然,这沁水鱼虾肥美,足足养了一个冬天,老夫一脚破开寒冰,一网下去网络无数。”

    十万大军撒网捕鱼,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大王,不好了,那些人类一早打捞了无数水类同族,在这般下去要不了十天半月,这附近河段的鱼虾都要灭绝了”一位水蛇所化的妖兽脚步惊慌急匆匆了跑进来。

    黄河龙王面色难看:“这些人类真当我海族好欺负不成?”

    “龙王暂且忍耐,不过是一些普通鱼虾罢了,要不了一年便可恢复,不值得动无名怒火,燧人府邸乃重中之重,切莫因小失大”沁水龙王安慰了一声。

    黄河龙王深吸一口气,十万人的口粮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老夫就暂且忍耐一番,待到这些士卒下水,非要其为我海族偿命不可”黄河龙王面带怒火。

    那水蛇一双眼睛看着沁水龙王,面带犹疑之色,肚子里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禀告?”看着水蛇精的样子,沁水龙王开口道。

    “大王,您的爱妾草鱼夫人今早被人打捞了出去,此时怕是已经下锅了!”水蛇略带迟疑,鼓起勇气磕磕巴巴道。

    “混账!”沁水龙王猛然一声怒吼,霎时间水晶宫震荡,河面翻滚。

    草鱼夫人乃沁水龙王最宠爱的爱妾,而且如今已经怀了沁水龙王的骨肉,居然被人打捞了出去,端的可恶。

    “我与你拼了!”沁水龙王化作蛟龙,与真正的龙族相比,沁水龙王只有两根前爪,下颚没有龙须,其余者并无差错。

    只见沁水龙王翻江倒海冲出水晶宫,霎时间卷起道道波涛。

    军中大营

    裴仁基手中渔网松开,有士卒上前将渔网抖开,却见一只一米六七的草鱼滚落而出,在草鱼之后乃是成群的大鱼、脸盆大的螃蟹、手臂大小的龙虾。

    “这些鱼虾怕是成了气候”看着眼前的鱼虾,张百仁愣了一愣。

    “无妨,成了气候又能如何?正好给我等下菜,我等武者打磨气血消耗颇大,妖兽于我等来说乃是大补的良药。”

    妖兽吞吐日月精华,已经与寻常妖兽决然不同。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拿起一只龙虾,只见那龙虾不断挣扎,却见张百仁手中刀光闪烁,直接将龙虾的皮甲拨开,在那龙虾激烈的挣扎中,一口咬了下去。

    味道鲜美,实乃难得的美味,怪不得许多武者都喜欢捕杀妖兽。

    对于武者来说,妖兽生吃最为妥当,唯有生吃才能将妖兽体内的精华毫不浪费的吸收掉。

    “难得的大丰收啊!”裴仁基抓住那草鱼,直接一刀剁掉草鱼的脑袋,然后开膛破肚,只听得裴仁基惊喜道:“居然还有鱼子?”

    只见拳头大小的鱼子足足有三十多个被裴仁基扒拉出来,拿起一颗鱼子塞入嘴中,眼中满是陶醉:“美味、精粹、大补啊!”

    “轰!”

    正说着,忽然风起云涌,一道水雾铺天盖地自沁水河面卷起,然后那水雾直冲云霄,转眼间便化作了铺天盖地覆压方圆三五里的黑云。

    牛眼大小的冰雹自云层中砸落,一条蛟龙乘风而起,在云层中露出脑袋,一声愤怒的咆哮方圆几十里内野兽瑟瑟跪伏在地。

    “大胆凡人,居然敢以我水府众生为食,抓我夫人,尔等还不速速将我夫人交出来,免除尔等死罪,若不然覆灭之灾顷刻降临”一阵愤怒的龙吟在云层中传下,卷起道道狂风。

    “你夫人?那个抓了你夫人”裴仁基面色不虞:“人龙有约,龙族不许踏上岸边一步,你这小龙王居然敢违背约定,莫非活够了不成?”

    “交出我夫人,不然咱们今日月缺难圆”蛟龙怒吼。

    看着空中盘旋的蛟龙,裴仁基与张百仁对视一眼,张百仁不虞多事,压低嗓子道:“这蛟龙腾空,你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奈何不得人家,此事还是算了,燧人府邸要紧,赶紧平息了事端了事。”

    这蛟龙不过易骨大成,并非是见神不坏。

    “我等何时抓过你夫人?不过在河水中巡捕一些寻常鱼虾填补肚子罢了,阁下且看哪位是你夫人,你自己带回去便是了”裴仁基看着天空,一颗鱼子塞入口中。

    “混账!尔等居然敢杀我夫人害我孩儿,本王与尔等不死不休!”蛟龙怒喝,瞧着裴仁基脚下的尸体,口中的鱼子,顿时怒火冲天,拳头大小的冰雹遮天蔽日,砸的人大营火焰熄灭,帐篷倒塌。

    “大胆孽龙,也敢来我大隋撒野!”裴仁基随手将一块鱼子塞入口中,猛然一声咆哮。

    好好与你说话你不听,居然还敢动武,区区一只易骨境界蛟龙罢了,真当自己是见神不坏的大龙王了?那个杀你夫人害你孩儿,莫非故意寻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