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空府

第五百八十八章 空府

    雷电也是一种能量,触电不可怕,张百仁体内的溺水真气可以化解天下所有的力量。

    “嗖!”

    “嗖!”

    “嗖!”

    一道道阳神后发先至,居然先一步冲入了燧人洞府之内。

    “这些混账!”裴仁基无可奈何的骂了一声,却没有办法,谁叫人家阳神无形无相跑得快呢。

    张百仁眼睛眯起,加快速度向着燧人府邸冲过去。

    “呜嗷~”

    一声龙吟震动沁水,黄河龙王卷起道道暗流,瞬间扎入了燧人府邸之内。

    在之后众位见神不坏武者也只四面八方击破河水,不甘示弱纷纷进入了燧人府邸内。

    “快走,这些家伙的速度太快了”张百仁脚踏河道,缩地成寸紧随其后,来到府邸出世之处。

    一个黑兮兮犹若无底洞的大窟窿,河水正在滔滔不绝的灌注而去。

    “这便是燧人府邸?太寒酸、太简陋了吧”裴仁基在一边诧异道。

    上古先贤俱都如此,广成子身为黄帝的老师,洞府不也是普普通通?

    二话不说,直接一步迈出冲入燧人府邸,然后张百仁愣住了。

    不单单张百仁愣住了,所有冲进来的武者都愣住了。

    整个府邸空荡荡的,可以说成寒酸也不过分,唯有几个碗盆,还有一些石器。

    除此之外再无别物,整个洞府都被河水灌注,冲的混乱不堪。

    莫非有人先行一步,将所有宝物都搜刮走了?

    这是所有人此时共同的想法,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黄河龙王哈哈一笑:“空府!居然是空府!”

    “白忙活一场!”一位见神不坏武者面色一变,冒着暴漏、被朝廷发现的危险进入这里,你他么居然告诉老子这仅仅只是一座空府,要不要这么坑爹?

    一只木简悄无声息间自张百仁袖子里飞出,下一刻一阵龙吟响起,只听得怒吼传来:“张百仁,今日你竟敢进入沁水,还不速速受死!”

    黄河龙王也是面色狰狞的打量着张百仁:“小子,你昨日敢敲诈本王,咱们今日老账新账一起算。”

    说完后只见周边河水收缩,化作一道道绳索,向着张百仁缠绕而来。

    张百仁面色不变,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龙族恨不能将自己千刀万剐,如今落得这般处境,龙族岂会错过这等机会?

    “嗡~”

    脚下泥土升腾,张百仁执掌大地本源,只见一道道地刺不断凸起,向黄河龙王刺了过去。

    张百仁脚下泥土一软,整个人没入其中。

    “混账,被他走脱了!”黄河龙王见到张百仁突然消失,顿时面色一变,略带阴沉道:“这小子手段难缠的很,这都没能留下他。”

    沁水龙王面色苍白的走了进来,瞧着张百仁消失之地,然后不着痕迹的将一块木简塞入脚掌下一片龙鳞之中。

    “算他走得快,不然非要将其小命留在这里不可”沁水龙王怒斥一声。

    裴仁基见机不妙,迅速突破音障,逃出了燧人洞府,来到岸边。

    此时张百仁早就站在岸边等候,周身一道紫色圆球飞舞:“裴大人上来的正好,本都督有一份大礼正要送给这些家伙。”

    “轰隆!”惊天动地的闪电垂落,河下顿时传来一阵阵哭爹喊娘之声,一条条黑影冲破河面,迅速遁走。

    “燧人府邸怎么是空府?”裴仁基眼中满是狐疑:“莫非被人捷足先登了?”

    张百仁面色阴沉:“要么被人捷足先登,要么……至于另外一种情况……。”

    说到这里张百仁闭上嘴,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不应该啊!莫非燧人氏带着自家宝物转世投胎了?”

    转世投胎,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君不见白帝即便将要魂飞魄散,也绝不转世投胎。

    “回去再说,继续追寻燧人府邸的下落,此地或许只是一座空穴”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其实张百仁心中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是空穴,上古之时人类天真,哪会有这么多花花肠子,还想着盗墓之事。

    燧人府邸的事情叫张百仁心中蒙上一层阴影,这些上古圣人、神人、先贤居然还没有死,若传出去绝对惊得天下大乱。白帝不就是没死吗?依旧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广成子去了哪里?张百仁不知道,但根据当时洞府内的记载,广成子肯定没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广成子……白帝都活着,燧人氏乃人族先贤,没道理会比白帝与广成子弱!”张百仁没敢将这些事情说出去,而是默默回到大帐,拿出金简仔细比对推算。

    “没道理啊,按照上古与今朝的水脉、山脉测算,那里就是燧人府邸!”张百仁把玩着金简,双目闪过一抹沉思之色。

    正在此时,裴仁基掀开帘子走进大帐:“沁水之事陛下震怒,朝廷那边已经下了追杀令,这些见神武者一个都别想跑,要么死!要么臣服朝廷。”

    说到这里,裴仁基嘿嘿一笑,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目光令人毛骨悚然:“你小子摊上大事了,这回天下各路武者都恨不能将你除之而后快。”

    “我又怎么了!”张百仁无奈一叹。

    “有人说这次燧人府邸根本就是朝廷布置下的陷阱,想要将天下间见神不坏强者都引出来,这次有些人按耐不住,被朝廷发现了踪迹,要么彻底躲入深山老林,要么就投靠朝廷,亦或者死!没有第二条路”裴仁基打量着张百仁:“燧人府邸是空欢喜一场,反而暴漏了自身,你说那些见神不坏武者是不是对你恨之入骨?那些见神背后大家族恨不能将你除之而后快。等着吧,风暴才刚刚开始,这些家族暴漏了见神不坏的存在,若不给朝廷一个满意交代,等待他们的将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这……这特么管我什么事?我偷偷摸摸来到这里,又没大肆宣扬,是这些家伙自己主动凑上来的,到底还讲不讲道理啊!”张百仁惊得目瞪口呆,虽然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但他也不想就这般随意得罪那么多见神武者啊。

    “你还笑,咱们俩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不好过你莫非就能好过?”张百仁瞪了裴仁基一眼。

    “呃……”裴仁基顿时仿佛被掐了嗓子的鸭子,一张脸逐渐涨红,红了紫,紫了黑:“这回被你小子害惨了,狐狸没抓住反而弄了一身骚。”

    “话说你不也是氏族门阀的人吗?怎么忠心耿耿为陛下效命?你背后家族势力就没有异议?”张百仁看着裴仁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以国士待我,我必然生死以报君恩”裴仁基话语郑重。

    “说人话……”张百仁翻翻白眼。

    “简单来说就涉及到门阀世家的生存之道,有一部分裴氏的人投靠朝廷,一部分人加入门阀阵营,这样一来不论那方胜了,都不会有灭族的危险”裴仁基脸上满是无奈。

    “原来如此”张百仁点点头。

    “你说陛下赢的几率有多大?”张百仁看着裴仁基。

    “若没有先生,单凭运河一事,足以叫大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陛下虽然好大喜功,但并不傻子,所以陛下对你信任有加,宠信至极!皇宫内库各种宝物任由你使用,举国之力的资源供你修炼,这等机缘就算是要与天下为敌,也是值得!”裴仁基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默然,眼下大隋局势五五开,张百仁不知道门阀世家的底牌,并不敢说全胜。

    千百年的门阀世家,绝对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