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九十三章 运河完工,龙气反噬

第五百九十三章 运河完工,龙气反噬

    “来不及了!”张百仁立在马车上,任凭北风呼啸,吹散了耳边的那一缕发丝。

    此时张百仁睁开法眼,能看到一层血雾在虚空中翻滚,向着龙庭侵袭而去。

    “呜嗷~~~”

    冥冥之中一声龙吟响起,响亮的令人心疼。

    是地龙在悲嚎,张百仁能感觉到龙脉的哭啼。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为了尔等一己之私坏我中华万年大计,尔等该死!”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到底发生了什么”裴仁基急得抓耳挠腮。

    张百仁目光悠悠,苍白的脸上一阵潮红,愤怒之火无法压抑。

    运河

    一群道人面色庄严的扫视着地脉,不断比对比图纸,在下方一群役夫正在热火朝天的挖掘。

    “这里是最后一道,只要挖通便可贯穿龙气,镇压龙族逆党!驱赶天下妖邪,成就我大隋万世之根基”有道人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去检查一遍封印,千万莫要出什么岔子,这可是关乎我大隋万世基业,万万不可疏忽大意”有道家高真来回指挥,查缺补漏。

    “一切正常!”

    “封印完好!”

    “没有疏漏!”

    一群道人巡查完毕,纷纷回来禀告。

    “好,既然如此,那我等祷告苍天,运河今日正式开通”道人面带喜色,一群人欢欢喜喜搭建祭台,准备贡品。

    “嘀嗒!”

    “嘀嗒!”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运河河道中央,周边水波流转,却卷不动道人的衣衫。

    “运河死伤无数,怨气堆积,再加上我等暗中算计,如今只差一个引子,便可将那怨气爆发出来,使得龙气怨气缠身,反噬大隋国运。张百仁就算能为大隋延续国运又能如何?就算有儒家加入又能如何?”一袭黑衫的男子手中拿出机关兽,只见机关兽在河道中一阵挖掘,消失在了河道之中。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才见道人拿出一个葫芦,被机关兽拖动进入河道。

    河道内

    无数尸骨堆积成山,怨气在不断纠缠咆哮,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约束住。

    只见那机关兽拖动着葫芦来到河底,来到了一座金色的石碑前,便是这金色石碑镇压了无数尸体、冤魂。

    只见那机关兽将葫芦放在石碑前,猛然一击刺穿了葫芦,下一刻就见一股殷红鲜血流出,鲜血带着腥臭味,只见那石碑上的金光一阵扭曲,瞬间被殷红色血液侵蚀。

    “哈哈哈,倒要分一个高下,见一个生死”黑袍道人面带冷笑,忽然转过头看向远方:“有人来了!”

    说完后略作沉吟,拽下腰间一块玉佩,只见周边一阵扭曲,已然陷入了幻阵内。

    那道人来此探查一圈,转身离去走向远处。

    过了一会,才见黑衣道人轻轻一叹:“可惜老夫祭炼了八十年的本命玉符,不过能坏了杨广大计也算值得,这玉符足以支撑三个时辰,等候祭天大典结束。”

    说完后道人迅速离去,不敢在此地逗留。

    上方

    此时道人云集,祭台已经摆好,有道人上前登台举行祭祀大礼。

    随着时间流逝,一道道程序结束,最后一声:“大礼完毕,运河始成,延我国运,续我大隋之根基……。”

    “呼!”

    一阵阴风卷起,只见点燃的烛火居然以肉眼可见速度消失,铺天盖地的黑云自四面八方而来,将香火纠缠住,那手臂粗细的香火已然化作灰灰。

    “大胆妖孽,也敢来此放肆!”瞧着那铺天盖地的冤魂、厉鬼,场中众位道人俱都是勃然变色。更叫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些冤魂居然可以吸收此时的香火之气。此时大殿上的香火之气可不寻常,乃是大隋国运供奉给上天的香火,莫说是鬼怪,就算神祗也夺不走一分一毫,但却偏偏被眼前的鬼怪吃了,令人惊悚之事莫过于此。

    那领头之人眼中杀机缭绕,手中一把桃木剑上符文缭绕正要将这作恶的鬼怪斩杀,忽听虚空晴天霹雳一声响,脚下的祭台居然被神雷劈翻。

    “嗡~”

    “嗡~”

    “嗡~”

    一阵阵轻微的抖动传来,大地上砂石在不断颤抖。

    天空中鬼怪夺取了香火之后,犹自不肯停止,向着大隋的运河席卷而去。

    “阻止他们!”观山道的修士急的额头见汗,手中一枚法印飞出,然而还不待法印落下,只听得地动山摇,天地‘气场’一片紊乱,众人紧守体内气机,不敢施展道法。

    “呜嗷~”

    龙脉悲鸣,被无数冤魂厉鬼纠缠住,撕咬的血雾喷溅,向着四面八方流转而去。

    玄黄之血不断逸散,血云铺天盖地,向着洛阳城蔓延。

    地龙翻身,所有道人俱都是骇然变色:“龙气反噬!”

    无数冤鬼纠缠上,龙气确实是反噬了。

    只是此时天地气场紊乱,众人根本就施展不得道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隋国运被一群厉鬼吞噬掉。

    国运本来虚无缥缈,根本无法触及,但在庞大的因果下,居然被无数冤魂厉鬼触及到,化作了厉鬼的养分。

    厉鬼的每一口都是大隋的国运啊!

    下方各大道观之人瞧得心急如焚,但在紊乱的天地力场下成本就不敢施展道功。

    运河本身就是大阵,覆压万古的大阵。

    运河大阵出现问题,惹得天地磁场暴乱,自然而然限制了各地道法的力量,此时众人就像是处于阵法之中,稍有不慎便会被大阵牵连到,反噬之下废了道功。

    “吼!”

    连锁反应牵扯到整条龙脉,整个运河大阵俱都牵连波及,所有镇封的力量在强悍的天地之力下化作齑粉,铺天盖地的怨气伴随着龙脉嘶吼,惹得天下无数修士心中骇然。

    金顶观

    正在扭打的三位道人停了下来,朝阳道人面色惨白,扑通一声跪下:“苍天在上,后土在下,我朝阳有罪!我朝阳有罪啊!我对不住人族的列祖列宗,对不住披荆斩棘的人族先贤。”

    血云滚滚,向着金顶观反噬而来,只见金顶观上空青色的气运瞬间被血浪吞噬掉,化作了齑粉。

    “噗!”

    正阳与夕阳面色苍白的跪倒在地,身子哆嗦面色惊慌,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我纯阳道观几代人积累的气数,如今一朝散尽,甚至于我等身上背负大因果,若不能积累功德,必然殃及子孙,代代无穷!大祸!滔天大祸啊!”朝阳老祖此时也没心思和正阳、夕阳争论了,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即便是争论胜了又有什么用?

    不单单是金顶观,不知多少道观俱都遭受牵连,相同的一幕在不断上演。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正阳老祖以头触地,不断哀嚎,声音悲怆。

    “大哥,是我等害了纯阳道观,我等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各位祖师师兄你杀了我吧”夕阳老祖额头在地上磕的血肉模糊。

    朝阳老祖面色呆滞,过了一会才一声嗤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岂不是便宜了你们?你二人自己去和纯阳道观的弟子解释,是你二人牵连了整个道观,所有人都要跟着你一起倒霉,祸患殃及子孙,不绝不休!不绝不休啊!”

    “大哥,我等一定广积善功,消弭了这无尽因果,即便堕入轮回转世投胎,也定要化解因果”正阳老祖眼睛里血泪滑落,声音低沉、沙哑。

    “化解?这滔天因果?万世国运怎么化解?你们告诉我怎么化解?”朝阳老祖嘶吼出声,声震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