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九十六章 问罪纯阳

第五百九十六章 问罪纯阳

    辞别了巧燕,小心的将包裹放入袖里乾坤内,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远方大街,人们依旧在为生计忙碌,却不知乱世已经在逐渐逼近。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知道的少有时候还是比较幸福的。

    “金顶观!”张百仁眼中带着一抹冷然,想起之前的书信,眼中杀机流转而出:“杀掉你们未免太过于便宜你们了。”

    说完后拿出金简把玩,脚步迈出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金顶观

    此时一片愁云惨淡,朝阳老祖立于山峰峰顶,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头发已然化为白色,比之这皎洁的月光更白。

    “爹!”张斐走上山。

    “自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纯阳道观的弟子,所有二代弟子皆尽逐出门墙”朝阳老祖声音沙哑。

    “爹,为什么!”张斐身子一颤。

    远处,正阳老祖与夕阳老祖齐齐走来,瞧着朝阳老祖满头银发,不由得身子颤抖,殷红色血液缓缓自掌心滴落。

    “这是我纯阳道观唯一的生机,日后纯阳道观是纯阳道观,金顶观是金顶观,我们三个老家伙的错,总不能牵连下面所有弟子陪我们一起沉沦”朝阳老祖缓缓闭上眼睛:“你走吧!带着所有弟子离开纯阳道观!明日一早就下山。”

    张斐知道了,他明白了!

    “爹,你保重!”张斐看着朝阳老祖,眼圈红润,转身下了山头。

    “大哥,是我们兄弟的错,理应我们兄弟脱离纯阳道观才是,不能因为我们兄弟而灭绝了祖宗的香火”看着朝阳老祖满头银发,夕阳老祖声音郑重:“即日起,我夕阳退出纯阳道观,为纯阳道观叛徒,与纯阳道观再无瓜葛。”

    “我正阳退出纯阳道观,日后与纯阳道观再无瓜葛”正阳老祖声音都在颤抖,他生于纯阳、长于纯阳,如今叫其叛出纯阳道观,比杀了他还难受。但他更不能看着自己的家就这么毁掉。

    “别折腾了,掩耳盗铃有用吗?苍天不可欺!尔等想多了!”声音轻柔,在群山中响起,传遍了整个纯阳道观。月色下一袭大红袍人影在远处走来。人未到,声音已经遥遥传来。

    “张百仁!”听到这个声音,刚刚下了山峰的张斐顿时心中一惊。

    “张百仁!”山顶的朝阳老祖一愣。

    “张百仁?”正阳老祖与夕阳老祖对视一眼,对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就是这个名字,搅起大隋风雨,叫门阀世家恨之入骨。

    “本都督前来,尔等还不速速出来迎接拜见”月色下,张百仁头顶发簪散发出柔和光滑笼罩住其头顶百会穴,源源不断的月华被吸纳而下,注入张百仁体内。

    此时张百仁一袭红杉,仿佛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夜色掩盖不了火焰的灼灼。

    身后背负着一个剑匣,手中把玩着金简,面色从容的站在了山脚下。

    听到这声音,纯阳道观正在做晚课的弟子纷纷走出屋,眼中露出骇然之色,能将声音这般不徐不疾的传遍整个山头,显然练气功夫已经到了极深的地步。

    “百义!”山下看守山门的弟子借着朦胧月光看着眼前的人影,顿时一阵惊呼,随即却猛然摇头,眼前之人虽然与百义相似,但气质、服饰却截然不同。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我纯阳道观地界”看守山门的弟子上前质问。

    “嗯?”张百仁瞧了那弟子一眼,手中金简微微闪烁出一道神华,下一刻脚下青石仿佛水流般融化,瞬间将眼前男子半个身子陷进去,然后山石凝固,仿佛浇筑一般,那弟子半腰陷入山石中,动弹不得。

    “尔等也配和本都督说话?”张百仁恼怒纯阳道观之人写信指责喝骂自己,今日就是来纯阳道观找茬的,要给纯阳道观一个教训。杨广不肯诛灭纯阳道观,张百仁自然不能违逆。以眼下纯阳道观的情况,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你……你敢动手!”另外一位弟子瞧着张百仁这一手神通,顿时惊得跌坐在地。

    张百仁道功虽然已经入了境界,而且有大地本源,但却难以操控青石。不过如今有金简在手,操控山石与土地没什么区别。

    “住手!”张斐自远处赶来,瞧着眼前一幕高呼出声,转瞬来到了近前,话语中满是焦灼:“你怎么来了!”

    “大胆,你是在质问本都督吗?尔等一介平民,见到本都督还不行礼!”面对着自家便宜老子,张百仁背负双手,话语犹若煌煌雷霆,震得人心神发抖。

    自己这次代表的是朝廷,可不是讲情面的时候。若讲情面,稍后自己辈分被压下,成什么事了!

    此时金顶观一群弟子围了过来,虽然惊诧于张百仁的容貌,但却不肯受辱,一位弟子呵斥道:“管你是什么都督,我等乃方外之人,就算皇帝老儿在此,也不用拜见!你又有何德何能叫我等叩首!”

    “本座乃军机密府小都督,奉陛下之命来捉拿金顶观叛党!这贼子好生嚣张,做下恶事不说,居然还敢大言不惭指责本都督,在本都督面前显威,今日正要看看尔等有何本事,居然也敢乱我大隋”张百仁面色傲然。

    张斐瞧着张百仁,面色有些铁青。自古以来人伦大礼,从未听说过老子给儿子行礼的。

    “逆子……”张斐气的嘴唇哆嗦。

    金顶观上方三位道人你看我我看你,瞧着这阵势,俱都知道张百仁来者不善。

    正阳老祖面色阴沉:“区区稚子,也敢来我纯阳道观逞威,这岔子是我兄弟招惹来的,大哥在此旁观,我兄弟将这小子打发了。”

    “只怕来者不善啊,这小子口口声声自称‘本官’,想来是得了天子的旨意,你二人莫要莽撞,随我前去看看!如今纯阳道观业力沾身,切忌多惹事端”朝阳老祖看着山脚下的人影,不由得轻轻一叹,同样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差距会这么大。

    “我等见过都督”三人阳神出窍,转身自山顶来到山脚,瞧着那熟悉的面孔,正阳老祖与夕阳老祖俱都是心中一惊,下意识道:“百义!”

    但想想又不对,转过身向着人群看去,只见人群中站立着一道人影,赫然与眼前人影一般模样,只是二人气质、威势天差地别。

    眼前男子头戴玉冠,面若冠玉,气质盎然养尊处优,赫然一代人杰。在看人群的小子,体弱无力,气质寻常,与眼前男子简直天差地别。

    眼前的男子一双眼睛格外吸引人,两条横眉似乎两把利剑,能够斩破苍穹。

    “大哥,真是巧了,这小子和百义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夕阳老祖压低嗓子。

    朝阳老祖闻言苦笑,这不废话嘛!一母同胞的兄弟,难道还能有两个样子不成?

    看着张百仁的容貌,金顶观弟子俱都面带惊奇,人群中张百义瞪大眼睛瞧着那人影,一双眼睛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朝阳老祖,你可知罪!”张百仁声音淡漠,诛仙剑意迸射,惊得三位阳神真人不由自主后退三步,避开了剑意的扫射。

    诛仙剑意加上诛仙剑气,正是天地间所有鬼神的克星。

    “都督深夜而来,不如上山喝一杯茶,有什么事慢慢说也不迟”朝阳老祖不紧不慢的道,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心中感慨万千。

    道不同,不相为谋!

    纯阳道观的道与张百仁的道决然不同!二者注定走不到一起!

    “我只问你,知不知罪!”张百仁面无表情。

    “混账!你在和谁说话!”张斐在一边忍不住怒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