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零六章 大战北邙山

第六百零六章 大战北邙山

    “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扫过虚空,眼中剑意缭绕,却看不穿此地的底细。

    即便手中拿着金简,心中也有几分不安之意流转。

    “大家分开行动吧!”张百仁深吸一口气。

    话语落下,场中众人俱都是纷纷纵身跃起,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瞧着场中紧张的气氛,咄咄逼人的天宫神将,下方各大道观之人俱都是面色难看。

    “咔嚓!”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天边响起,张百仁的老熟人徐汝镇周身雷光环绕,向着天宫中的天兵天将劈打而去:

    “混账,天才地宝有缘者居之,凭啥你天宫如此霸道!”

    “咔嚓”

    雷霆划过虚空,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只见云层中有一道粗大雷电,煌煌划过虚空向徐汝镇打来。

    “雷公电母,拿下这叛党!”为首的金甲神将面色威严:“天宫威严不容挑衅。”

    天空中雷声轰鸣,雷公电母手中雷电迸射,就连大地上的死阴之气都被劈开。

    张百仁瞳孔紧缩,雷公电母施展而出的雷电之力并不逊色于真正雷霆。

    徐汝镇乃是阳神强者,聚散由心变化无限,千万里一念之间,即便是雷电也追不上徐汝镇的速度。

    一道道雷霆劈落在地,无数山林化作焦木,有武者哭爹喊娘躲开,顿时场中一片大乱。

    张百仁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瞧着虚空纵横自如的徐汝镇,却是暗自一笑:“合该你今日倒霉!”

    说着话只见张百仁随手一抛,手中金简化作金光升空而起,刹那间一道土黄色光华凝练虚空,打乱了虚空的秩序。

    徐汝镇想跑,却偏偏被张百仁暗算住,刻骨的死阴寒气自天地间弥漫开来。

    冬至!

    这是张百仁掌握的力量,祭炼了属于冬至的那根玉简,张百仁居然掌控了某一种奇怪的力量,这种力量便是冬至、万物肃杀的力量。

    冬至,则万物死寂!

    此时恰巧处于冬天,更是增添了几分威能,一股玄妙磁场将其罩住,想要走脱却被那股力量缠住。

    “咔嚓!”

    一道雷霆劈打而来,好在徐汝镇有天雷珠,那天雷珠也不知是何宝物,居然将电母劈打下来的雷电吸收,然后一道雷电划过,死阴之力破开,身形远远退避。

    张百仁收回玉简,天空中的徐汝镇以及各路观战强者俱都发现了张百仁的踪迹。看着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张百仁,徐汝镇眼中杀机冲天:“张-百-仁!”

    “尔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张百仁话语郎朗,犹若雷音,显然雷法已经相当厉害。

    “找死!上次饶你一命,你既然不知悔改,今日便叫你命丧此地!”徐汝镇手掌一招,雷电蜿蜒盘旋,仿佛一根长蛇向张百仁刺来。

    “咔嚓”

    张百仁周身悬浮起土黄色的光罩将其护持住,瞧着气急败坏的徐汝镇,手中金简再次飞出:“各位何不施展天罗地网?”

    雷公声如惊雷:“布天罗地网阵!”

    化作流光的玉简再次勾动天地磁场,扰乱了这一方空间,那徐汝镇见机不妙欲要遁走,却被磁场层层围住,犹若坠入泥潭中的野猪。

    “哈哈,好宝物!这宝物老祖我便替你收着了!你这小娃娃太年幼,拿着这等宝物招摇过市可不好!”不知哪来的一尊阳神强者,居然身形一晃闯入场中,将金简拿在手中满是狂喜。

    徐汝镇冷然一笑:“小子,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虽然隔着磁场,但却不影响徐汝镇施展道功,整个人元神缩入了天雷珠中,居然避开了磁场的干扰,一道雷霆向张百仁打来。

    没有宝物护体,张百仁可不想尝尝雷电的滋味,脚步迈出缩地成寸,避开了雷霆的力量。

    瞧着空中狂笑的老者,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冬至的力量岂是常人可以消受的?

    咔嚓~

    咔嚓~

    肉眼可见的寒霜自玉简内扩散,瞬间将其元神冻住,然后只见玉简化作流光落入张百仁手中。

    “轰隆!”

    雷鸣卷起,调动五脏内的五行五气,只听得雷鸣不断,一道闪电向着那阳神打去。

    徐汝镇冷笑,天雷珠毫不费力的将张百仁打出来的雷电吸收,然后向张百仁扑来。

    宝物当前,张百仁可不想和徐汝镇死磕,脚下山石扭曲,张百仁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算你跑得快”看着脚下的青石,徐汝镇骂了一声。

    此时场中大乱,道道阳神飞舞,与虚空中天兵天将打成一团。

    大地深处

    张百仁看着眼前的‘粽子’双方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默然不语。

    “这是金尸!能祭炼出金尸的唯有茅山道人,徐汝镇与我结下了死仇,既然是茅山道的事情,老子当然有兴趣破坏一番。定是茅山道老不死的打算浑水摸鱼黄雀在后,我却偏偏不叫其如愿”张百仁嘴角翘起,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手中诛仙剑气迸射,打入了金尸体内。

    金尸,已经相当于见神不坏的存在。银尸相当于易骨境界的武者,铜尸相当于易筋武者。

    (现实中僵尸太复杂,说起来太水字数,而且容易把人闹晕)

    诛仙剑气主杀戮,这一道诛仙剑气足以叫茅山道大吃一顿。张百仁倒不是没想过将金尸夺来,只可惜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每一家都有属于自己的秘术,若能这般被人夺走尸体,上清还混什么劲啊。

    “坏了一具金尸,也足以叫上清道伤心欲绝了,虽然谈不上伤筋动骨,但绝对是肉疼的损失”张百仁在大地潜伏一会,打量着上方的争斗,本来想着依仗遁术提前进入下方搜刮好处,但想想就算了。

    楼兰古国惨痛的教训就在眼前,仿佛昨日,这般大的因果那个能承担的了?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隐藏在地下,瞧着天空中已经混乱的天兵天将,雷公电母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战场一片乱。

    “先生!”李世民略带担忧道:“惹来了天宫注目,不知我家兄长、老祖会不会关注此地。”

    “你父亲!祖宗!来了又能如何?”春归君冷然一笑:“凤血就在下面,你若得了凤血至道有望,不死之身近在眼前!寿命不说万寿,活个几千年还是没问题的!难道就因为你父亲、你祖宗你便放弃这种种的一切?皇权是你的,天下是你的!你自己应该心中清楚!”

    李世民面色犹豫,随即略带狰狞道:“挡我者死!成大事者不惜一切。”

    “李世民这小子在叨咕什么?他身边那人总感觉气机有些熟悉”张百仁在大地深处不断穿梭,将战场一切尽数收之于眼帘。

    可惜不懂唇语,不然张百仁定然心神澎湃,那可是凤血啊……。

    争斗依旧在继续,纯阳道观的三位老祖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默默立于远处不语,只等着宝物出土。

    下方武者似乎没有受到大战影响,依旧自顾自的不断挖掘着坟墓的入口。

    时间缓缓流逝,张百仁忽然心中一阵悸动,赶紧从青石中钻出来:“我有返阳花,可以救活别人,但却救不活我自己!我这条命可金贵着呢,这坟墓之中必然有古怪。”

    一边嘀咕着,一边远远的离开战场,暗中观察着场中局势。

    北邙山

    北邙山深处

    一道道枯骨此时微微抖动,似乎活过来一般,慢慢抖落了身上的尘埃,一双空荡的眼睛看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