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遇故人,怒火涛涛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遇故人,怒火涛涛

    “都督,陛下亲征吐蕃,怕不是给门阀世家可乘之机,此事未免不妥吧!”袁天罡跟在张百仁身后,一副狗头军师的样子。

    “你是说至道强者?”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沉思:“无妨,大隋如今龙气虽然削弱,但天子龙气就是天子龙气,陛下就是天子,谁敢冒犯天子,便是以下犯上。”

    袁天罡瞧着张百仁,心中诽谤:“你丫的还天子,哪里那么大的自信!”

    张百仁当然不会知道袁天罡在想些什么,扫视着洛阳街道,露出一抹笑容:“你为何入宫?说实话!”

    “大隋气数变动,天命扭曲,大隋作为天数变迁的中心,在这里更能发现冥冥之中命运的力量,能更快、更清晰领悟到我的大道。”

    “醉花楼!”

    一阵香风袭来,张百仁忽然动作一顿,冥冥中只觉得这醉花楼内有什么事情与自己有关联。

    张百仁停住脚步,站在醉花楼前不语。袁天罡扫视着醉花楼,猥琐一笑:“嘿嘿,都督想进去就进去,不必顾忌贫道。”

    白了袁天罡一眼,张百仁缓步走入醉花楼,那老鸨乃是年约三十左右的美妇,身姿丰满体态风流,瞧见一袭华服贵不可言的张百仁,与容貌清真的袁天罡,立即迎了上来。

    老鸨迎来送往,自然是练就一副好眼力,只一眼便觉得此二人贵不可言。

    “二位爷,里面请!不知可有相好的姑娘?”老鸨轻轻一笑。

    张百仁摇摇头,袁天罡倒是不忌讳,在老鸨身上抹了一把:“来一间上等的雅间,再来几个漂亮的姐儿陪陪这位公子。”

    “道爷您稍后!”老鸨转身喊了一声:“来福,将客人领到天字号丙丁间。”

    一个容貌清秀的小厮连忙跑过来恭敬一礼:“二位爷,随小的来。”

    楼梯不是普通的木头,居然是上等的枣木,醉花楼确实很有钱!

    “二位爷来得正好,今日百花小姐驾临我醉花楼献舞,二位确实是好运道”小二激灵着将屋门推开,放任张百仁进去:“二位爷要点点什么食物?”

    “清茶!素斋!”袁天罡开口。

    张百仁点点头,坐在那里看着下方热闹的大厅,眼中露出一抹怪异。

    不多时,老鸨领着四个漂亮的姑娘走进来:“二位爷,您要的姑娘来了。”

    袁天罡猛地咳嗽,差点将口中茶水喷出来,瞧着逶迤过来的姐儿,连忙指着张百仁:“我不要!是那个小子要!”

    “都坐下斟酒吧!”见到四位姑娘要靠过来,张百仁淡淡开口,透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那老鸨与四位姐儿眼中满是诧异,真是奇怪的人,来青楼点了姐儿斟酒,莫不是身体有什么隐疾?

    张百仁就这般坐着,冥冥之中道心感应,这醉花楼似乎有什么与自己有牵连的因果。

    老鸨退下,张百仁与袁天罡吃着糕点,看着下面的歌舞。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袁天罡自打哈欠,那四位姐儿也是昏昏欲睡。

    “小子,咱们在这里喝了两个时辰的茶水,还是赶紧走吧!有许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准备呢!”袁天罡抱怨道。

    “再等等”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袁天罡无奈,只能继续嗑着瓜子。

    就在此时,忽然大厅一静,下一刻猛然沸腾起来。

    “百花姑娘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嗓子,霎时间大厅沸腾,各各雅间窗子纷纷打开。

    张百仁心头一紧,不知为何听到这‘百花’二字心中起了感应。

    却见一白衣女子缓缓登临舞台,周身兰佩叮当,容颜绝美,眼神却透漏着一抹坚毅。

    很显然,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早知醉花楼背景不凡,未曾想居然有修士来登台献舞”袁天罡看着下方的百花姑娘露出好奇之色。

    张百仁面色狂变,随即猛然收敛,一双眼睛盯在了那女子腰间的玉佩上。

    “张小草!”

    张百仁心神一震,手掌抖了一抖,茶水微微洒落。

    “怎么了?不就是个女子罢了,就算好看也用不着这般震惊!”袁天罡带着好奇之色。

    张百仁面色铁青,猛然一拍桌子,吓得四个女子缩起了身子。

    “怎的这么大火气?”袁天罡被吓到了,睡意瞬间全无,瞧着张百仁那张阴沉似水的脸,露出好奇之色。

    自从认识张百仁之后,还从未见过张百仁这般恼怒。

    醉花楼与朝廷教坊不一样,朝廷教坊是教导秀女的,而醉花楼是烟花之地,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

    “若你媳妇来醉花楼这种地方,你会不会生气!”张百仁声音阴沉,气势勃发,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

    “你媳妇?倒是第一次听说!”袁天罡嘟囔了一声。

    “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张百仁深吸一口气,看着那四个姐儿:“去将老鸨招来。”

    那姐儿不敢辩驳,立即起身惊慌失措的向着下方跑去。

    不多时,却见老鸨脚步轻快的走入屋子,感受到压抑的气氛,却是轻轻一笑:“哟,这位爷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满意的?”

    “去将她给我叫上来!”张百仁指向舞台,此时百花姑娘舞蹈翩翩,下方众人轰然交好。

    “公子,这不合规矩!”老鸨陪着笑脸。

    “我说你立即将她叫上来!”张百仁话语冷厉。

    老鸨闻言顿时面色一变:“莫非公子在拿老身开玩笑不成?醉花楼虽然不成气候,但却不是任何人都能指夷使气的。”

    “我不管醉花楼有什么背景,在大隋境内,我的话便是规矩!要么你将她叫上来,要么日后大隋境内所有醉花楼全部易主!”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

    “公子莫非是开玩笑,除了当今的天子,那个能叫我醉花楼覆灭。老身不管你是那家的弟子,你若道歉,老身就当你没说过今日的话!”老鸨脸上带着冷笑。

    “呼!”张百仁猛然站起身,向着醉花楼外走去。

    没有直接叫张小草,张百仁更不想惹出风波,他丢不起那个人啊!

    就像是二十一世纪,虽然有的人喜欢嫖娼,但却绝对不会娶一个风尘女子。

    “毛头小子,当醉花楼是什么地方了!”老鸨看着张百仁的背影,眼中露出一抹冷笑,对于张百仁的话不以为意。

    “查查醉花楼的底细”张百仁对着不远处军机秘府的探子道。

    一言令下,大隋军机秘府立即转动起来。

    张百仁并不着急去登门见张小草,如今知道张小草和醉花楼的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才回到府邸,骁龙已经将一份文书送了上来。

    “顶尖宗门?看起来似乎不像是道家正统,顶尖宗门又能如何?除了六宗之外,这天下宗门都站在了朝廷的对立面,到也不怕惹麻烦!”张百仁看着文书:“居然还与朝廷有关?这满朝文武都有醉花楼塞的小妾!醉花楼好大手笔,拉拢满朝文武,莫非想要图谋不轨造反不成?”

    造反!这两个字谁碰到谁倒霉,谁碰到谁死!

    “没想到妙云道姑居然是隐世宗门,而且还是大隐隐于世,我说这些年迟迟找不到张小草的踪迹,日后拿住妙云道姑,倒要问问她张小草为何在醉花楼!”张百仁写了手书,放在巧鹰子上。

    “嗖”巧鹰子冲天而起,然后张百仁奋笔疾书,一道道密令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湘南

    观自在端坐在栏杆上,手中拿着馒头在喂金鱼。

    “社主,张百仁来信了!”有一位弟子走进来。

    “拿过来瞧瞧”观自在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