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江都宫变,王世充出头

第六百二十七章 江都宫变,王世充出头

    朝廷就是朝廷,永远不是门阀世家能媲美的。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震惊天下。

    风光无限,遍布大隋的醉花楼就这般一夜易主,就算其背后势力锦绣谷,据说也被一位白衣人攻破,十八位阳神老祖转世投胎,所有锦绣谷内弟子俱都流落天涯。

    即便是流落天涯,但身为道门弟子,过得要比大多数人要好!

    道法便是金钱!道法便是力量!

    镇狱内

    看了老鸨一眼,张百仁转身便走,没有在镇狱久留。张小草的踪迹还要通知涿郡那边一声。

    “都督,瓦岗那边传来消息”有侍卫快步走过来,手中加急密信递上。

    张百仁一愣,接过密信,随即面色逐渐凝重。

    “瓦岗!历史终究会重演吗?瓦岗日后必为大隋祸患!”张百仁面色沉吟,过了一会才道:“传我口令,莫要轻举妄动,暗中监视便好。”

    侍卫退下,张百仁将密信塞入怀中,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风起呼!”

    “大人,陛下前往江都,准备建造江都宫!”又有侍卫脚步匆忙而来。

    江都宫?

    张百仁顿时眉头紧锁,事到如今杨广居然还在想着修炼宫殿镇压气数,此举不但劳民伤财,而且还没有任何效果。

    “谁给陛下出的馊主意,居然到处修建宫殿,当真混账!若在盛世倒也罢了,如今大隋内忧外患,此举劳民伤财,再有门阀世家暗中捣乱,只怕会起反效果,加重民怨之气,陛下得不偿失啊!”张百仁眉头紧锁,恨得咬牙切齿。

    回到自家庭院,张百仁深吸一口气:“罢了,江都我还需亲自走一遭,见见后世的枭雄!”

    江都宫的建造,是王世充的崛起之机,张百仁来到大隋后脚不沾地,一直没有机会见见这乱隋枭雄之一。

    “天子已经下诏门阀世家,准备征讨吐谷浑之事,如今闲来无事跟着去看看倒也无妨!”张百仁心中定计,正要歇息,忽听门外有人禀告:“袁天罡到了。”

    “袁道长怎的这么晚还有兴趣来我这里?”张百仁看着袁天罡,这厮神神秘秘,整日里口中嘀嘀咕咕,天生神棍的料。

    “老道无意中想到一条延续国运的计策,还请都督代为谋划参详”袁天罡坐在张百仁对面。

    “哦?”张百仁眼中满是好奇。

    “前日贫道阳神周游五湖四海,却发现了海外有琉球,以朝廷大军征讨,必然不费吹灰之力。若能叫琉球归降,也能延续一番国运!”袁天罡道。

    “琉球?”张百仁略带沉思:“海中有大妖潜伏,出海怕是有风险。而且海中乃龙族的地盘,龙族未必肯坐视我大隋延续国运啊。”

    “都督忘了,墨家的老本行做什么?只要墨家上供宝船,龙族也奈何不得咱们!朝廷这些年培育了不少高手,出海当属无恙!而且如今我大隋兵锋正盛,更有至道强者坐镇,龙族也不敢随意触怒”袁天罡巧舌如簧,说的张百仁心动无比。

    “此事道长可呈递给陛下”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

    第二日

    杨广上朝,果真颁布旨意,派遣硃宽招抚流求。

    琉球当然不从,于是天子大怒,虎贲郎将庐江陈稜,命张镇周发兵东阳万余人,自义安泛海出兵。

    区区琉球弹丸之地,当然不是朝廷对手。若非大隋急需国运,杨广也不会将区区琉球放在心中,懒得征讨。

    果如袁天罡所料,如今大隋有天下见神不坏第一人鱼俱罗坐镇,海族根本就不敢出手,只能安静的蛰伏于海水中。

    四海龙王当然可以出手,四海广大,龙归大海,就算见鱼俱罗亲至也是两眼抓瞎。

    但之后呢?

    之后怎么办?

    陆地上的水域权利你还要不要了?信不信朝廷恼羞成怒将岸上大小龙王一网打尽?

    眼见着大隋颓势,逐渐日落西山,龙族即便想要报复,也没理由在这个档口出手,以后有的是机会呢。

    王世充的崛起,还要从汾阳宫说起。

    杨广欲要修建汾阳宫,命御史大夫张衡上奏图纸。

    但是张衡是个爱民的好官啊,不愿意劳民伤财,进谏曰:“比年劳役繁多,百姓疲弊,伏愿留神,稍加抑损。”

    张衡本来是榆林官员,皇帝调遣他来修建汾阳宫,接过张衡不肯欺压百姓,频频减轻徭役使得宫殿迟迟不能完成。恰巧礼部尚书杨玄感到了江都,张衡对杨玄感说:“薛道衡真为枉死!”

    杨玄感这厮也确实是不仗义,回首就把张衡给卖了,将此事上奏给了杨广。恰巧在这个时候江都郡丞王世充趁机上奏张衡不断停工,叫役夫修整。于是皇帝大怒,本来想想将张衡斩了后来时间长了将其释放,贬为平民。

    王世充领江都宫监。

    正因为王世充领了江都宫监,才能入了杨广法眼,然后青云直上,为自己日后谋反积蓄了大量的底蕴。

    当张百仁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杨玄感已经返回洛阳,甚至于王世充调令都已经下去了。

    如今年代混乱,张百仁当真是防不胜防。

    “情报系统干什么吃的,不是说监督江都吗?怎么出了这么大篓子!”张百仁面色阴沉的训斥着军机秘府的众位官员。

    此时庭院内,一位位黑袍遮身,带着面具的男子沉默的站在庭院中。

    “所有人领三十棒子”张百仁面色难看。

    众侍卫退下,才见张百仁在原地转悠了一圈:“杨玄感端的不当人子,日后必有报应。”

    说完后看着下面侍卫:“去将杨玄感传召过来!”

    杨玄感虽为礼部尚书,但张百仁乃执掌军机秘府的大都督,私下里监察文武百官,杨玄感也要畏惧不已。

    不多时,杨玄感脚步匆匆走来,瞧见张百仁后一笑:“都督,别来无恙啊!”

    张百仁以前是杨素的下属,名义上来说与杨玄感算得上是党羽了。

    张百仁黑着脸,指着石凳道:“坐!”

    杨玄感坐下,似乎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

    “王世充给了你多少好处,居然帮王世充害倒了张衡!”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杨玄感摇摇头:“张衡不肯损瘦,又频频顿工,若汾阳宫不能按期交差,板子就要落在我身上。都督也知道如今大隋官场是什么样子,张衡太耿直,若放在太平之年,自然能造福一方百姓,只是如今门阀世家倾轧,我怕他做了枉死鬼啊!张衡一身正气,在江都太碍眼。”

    张百仁面色一滞,稍微缓和了一下:“难道江都有变?”

    “有变到未必,只是江都官场凶残的很,张衡碍了许多人的眼球,在不将其踢下去,只怕性命难保!我父亲那等大官都敢杀,更何况区区一个太守!”杨玄感摇摇头。

    张百仁认真的盯着杨玄感:“希望你所说都是真的,只是王世充此人我倒也听到过他的名号,乃老谋深算、撒虚捣诈之徒,这等人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你居然将其推举上位,是何用意?”

    此言一出,杨玄感纵使身为易骨大成武者,也被张百仁盯的是冷汗淋漓。

    “三千两黄金!王世充给了我三千两黄金!”杨玄感不由主道。

    “唉!”张百仁无奈一叹,转身走入屋子:“你好自为之吧!张衡乃爱民清官,你既然想要保他,那便做到底!我不管你这番解释有几分真假,若张衡出现意外,拿你是问!”

    ‘砰’

    屋门关上,惊得杨玄感心惊肉跳,暗自咋舌:“好大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