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种魔王世充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种魔王世充

    居养气,移养体!

    张百仁好歹也是一代高手,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又久居朝廷要职,气势自然非寻常人能承受。

    “还需去江都见见这王世充!如今陛下打算征讨吐蕃,还需些时日!”屋子内,张百仁盘坐了一会,干脆趁着月色,缩地成寸向江都而去。

    来到河岸边,大袖一挥自然有轻舟负于水面,张百仁脚踏扁舟,顺河水向江都而来。

    江都繁华,不比洛阳差。

    只是在这繁华的表面,所积累下的罪恶,令人心惊!

    江都城

    张百仁遥遥的看着汾阳宫,无数役夫面黄肌瘦,在日夜不歇的劳作,有监工手中皮鞭扬起,抽的那役夫皮开肉绽,血流滚滚。

    在这个年代,人们吃不饱、还不注意卫生,而且各各度劳累,这般伤势一旦感染,那便是死路一条。

    张百仁忽然有些麻木了,他觉得门阀世家可恶,但杨广也不是东西,杨广明知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却依旧一意孤行,未必真的心怀天下百姓,他所重视的乃是杨家江山。

    张百仁沉默了,瞧着翻滚在地,不断讨饶的役夫,默默转身离去。

    若换在二十五年前,它必然会一剑斩了那监工,然后再说其他。

    江都城

    郡丞府

    “来者何人!”瞧见一袭大红袍子的张百仁,有护卫质问了一声。

    张百仁一身衣衫做工精细,非贫苦百姓可比,是以卫兵不敢放肆。

    “本都督张百仁!”张百仁一边说着,手中拿出令牌,直接向郡丞府中走去。

    瞧着那阴黑色的令牌,守门侍卫顿时心中一惊,一股凉意自夹脊升起,窜入了脑后。

    “去将王世充叫来,本都督有话问他!”张百仁迈步走入府内,侍卫不敢阻拦,只能脚步匆匆向着后院跑去。

    府邸占地怕不是有五十亩,草木雅致,楼舍林立,楼台水榭相依,布置不凡。

    “贪官!富得流油的贪官!”瞧着府邸内的布置,张百仁暗自摇头,没有百万两银子根本就下不来。

    “小人王世充,见过大都督!”

    还未走入大堂,就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一个明显西域胡人的汉子龙行虎步走了过来。只是本来威武昂扬的大汉,此时脸上却满是谄媚的笑容。

    “王世充?”张百仁停住脚步,面带疑惑道。

    “正是下官,见过大都督!”王世充恭敬一礼:“未知大都督前来,下关有失远迎,还请大都督勿怪!”

    王世充不疑真假,倒是令张百仁有些奇怪。

    其实张百仁也不想想,自己在大隋折腾出这么大的风波,各大门阀世家对其恨之入骨,天下谁人不识得张百仁?而且那令牌做不得假。

    随着王世充来到大堂,张百仁端坐主位鸠占鹊巢,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

    “不知大都督忽然造访,可是陛下有何交代?”王世充给张百仁倒了茶水,然后才开口。

    瞧着滚滚茶水,张百仁只是一张嘴,茶水便已经化作雾气,被其吸入口中。

    这一幕瞧得王世充瞳孔紧缩,心中暗惊:“好深厚的道功,好精湛的神通,怪不得天下各大势力对其恨之入骨,但却奈何不得他!”

    “昨夜见了杨玄感,听他提起你。郡丞好大的手笔,挥手便是三千两黄金,本都督如今亲至,你是不是要奉上三万两黄金!”张百仁把玩着金简,一双眼睛看向王世充,这厮武道修为不好辨认,但观其精气神,已经与血肉混元,怕是踏入了易骨大成境界。

    “咳咳”王世充差点被茶水呛住,三万两黄金你就算将他抽筋扒皮骨头炸了,也没有啊!

    王世充心中暗惊:“杨玄感口风太不净利,这等消息也敢随便泄露,若传入天子耳中,只怕少不得一阵刮落。”

    却也同时在暗自惊奇,自己送了杨玄感三千两黄金,这事天不知、地不知,唯有二人知晓。杨玄感居然将这种事情说出来,看来二人交情极为深厚。

    “原来是打秋风要好处的!外人都说张百仁忠君报国,我看也不怎么样嘛!都是一路货色!人若不贪,也就不会自古以来只有那么几位圣人”王世充心中既定,有了底细。连忙道:“都督莫要开玩笑,就算是将下官卖了,下官也凑不出三万两黄金啊。”

    定定的看着对面王世充,张百仁忽然一笑,心中起了念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王大人莫要诓我!”

    “大人,三万两黄金,可真是没有!”王世充苦瓜脸赔笑了一声。

    “嗯!”忽然张百仁眼中迸**光,王世充对上这双眼睛,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所有念头逐渐远去。

    “不好!”王世充知道自家遭了暗算,正要调动气血,却忽然发现肉身仿佛不是自己的,自己对于肉身彻底失去了控制。

    冥冥中一股气机无形无相,顺着目光中的力量落入王世充体内。

    魔种!

    这是张百仁第一次试验道胎魔种!

    如果说五神御鬼**是被动技能,那道胎魔种便是主动技能。

    张百仁前世今生,更有先天神胎加持,元神之力是何等浩瀚。王世充的精气神瞬间被其摄住,然后气血防御被诛仙剑气斩开,魔种强行打入了王世充体内。魔种无形无相,瞬间与王世充气机纠缠在一起,除非有朝一日王世充死了,不然永远都无法剥离魔种。

    这般话说来话长,但却也不过三五个呼吸的功夫。

    “轰!”

    王世充猛然站起身,一双眼睛怒视着张百仁,却见张百仁安然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水,一双眼睛诧异的看着自己:“怎么了王大人?即便本都督要的多了些,你也不必这般作态!你既然瞧不起本官,咱们日后走着瞧好了!”

    一边说着,张百仁将茶水仍在案几上,起身离去向大堂外走去。

    “都督息怒!都督息怒!”王世充瞧着张百仁的作态,顿时一愣赶忙上前,心中却满是疑惑:“之前那一幕是不是真的?莫非我的武道出现了幻觉?”

    不管如何,张百仁身为杨广身前的大红人,却不能胡乱得罪,赶忙上前赔罪。

    “不必了,山高路远,咱们江湖再见”

    张百仁一甩衣袖离去,身形消失在庭院内,留下王世充在原地发呆,一双眼睛中满是狐疑,搬运周身气血,并未发觉不妥之处。

    王世充府邸外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定,眼中满是神光:“成了!要不了多久,魔种就会彻底生根发芽,暗中影响王世充的思维,夺取其道功。到时候王世充只能化作我的傀儡,只是在这之前最好叫其突破见神境界。乱世中见神境界才能有所作为,王世充如今修为太低!”

    好歹也是易骨大成境界,而且还是易骨大圆满,落在张百仁眼中却被嫌弃修为太低。

    魔种有魔种的好处,也有魔种的坏处。

    中了魔种,因为魔种内汇聚着张百仁的精气神,对方可以在默化潜移之中接受张百仁的传承,如果张百仁修为足够高,对方修为便会突飞猛进。

    这是好处,坏处便是这一世的造化全都成全了张百仁,任凭你修为在高,也不过是张百仁的傀儡罢了,面对着张百仁毫无秘密可言,甚至于一举一动都会被张百仁暗中操控。

    “解决了王世充这个心头大患,日后任凭其胡乱折腾,也难以跳脱出我的掌心”张百仁冷冷的瞧了王世充府邸一眼,转身向上京城而去。

    征讨吐蕃的日子不远了,有些事情还要处理一番,不能留下什么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