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上古真佛虚空大手印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上古真佛虚空大手印

    “大人,末将懂一些吐蕃语,这和尚是嫌弃咱们身上煞气大,说叫咱们回去”一位偏将走出来,瞧着和尚目光不善。

    这偏将正是之前执了陷仙剑的青年将领,却见这青年三十岁左右,周身气血经过陷仙剑气洗礼,日后只要心性过得去,见神不坏绝非终点。

    “这是老夫手下最得力的偏将之一,唤作罗士信”张须驼对张百仁介绍了一句。

    罗士信?

    张百仁顿时来了兴趣,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青年。

    “见过都督”罗士信抱拳对张百仁恭敬一礼,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之色。这小子年纪还没自己大呢,却已经身居高位,深得天子信任,威震天下各路高手,便是自家主将也要客气几分。

    “有礼!”张百仁回了一礼,赞道:“大将军好眼光,罗将军周身气血圆满,见神不坏在望,只需苦悟心性便可。”

    “还要多谢都督成全”罗士信客气了一句。

    二人说话的功夫,将知客僧晾在一边。瞧着那面色逐渐难看的知客僧,张百仁看向罗士信:“这种情况,你当如何?”

    罗士信嘿嘿一笑:“一撇子抽死他!”

    “嗖!”

    一缕发丝飘过,快若闪电般划过知客僧的脖颈,这知客僧好歹也是易骨大成武者,却连反应机会都没有,绝对不会想到张百仁会毫不犹豫翻脸杀人。

    “砰”

    头颅被血液冲的飞入空中,知客僧身子骨下意识迈步向张百仁打来。

    剑丝再转,瞬间将知客僧大卸八块,化作了一地肉块。

    “马踏之处,尽为大隋领土。这知客僧不知死活,也敢拦截我等?”张百仁不屑一笑,直接驱赶马匹上了台阶,向着寺院走去。

    一边的罗士信呆了呆,没想到张百仁谈笑杀人,这般心性自己可比不了。

    “施主在我寺庙杀人,未免太不将我法兰寺看在眼中”寺庙内声音犹若洪钟大鼓,震耳欲聋。

    张百仁身后的士兵周身气血一阵紊乱,居然岔了气,面色苍白的蹲在地上。

    “佛家的狮子吼!”张须驼道。

    “你等在下面等着,我与大将军进去”看着天空中划过的道道阳神,知晓那是门阀世家的高手,与张须驼对视一眼,二人下了马匹,缓缓向法兰寺而去。

    朱红色的大门高五米,上面整齐的镶嵌着一颗颗金色铆钉。

    每一颗铆钉都经过香火祭炼,道人加持,已经化作了法宝。

    单单这一座大门,便可将天下大部分高手挡在外面。

    此时朱红色大门紧闭,十几道阳神虚影不断徘徊,思忖着破门之法。

    张百仁看向张须驼,张须驼一笑,居然搬起了法兰寺前千斤重的石狮子,猛然抛掷向大门撞击而去。

    “哐当!”

    灰尘震落,大门抖动,却不见丝毫打开的迹象。

    “阵法”张须驼停手:“大门上的铆钉乃是阵法,本将军还是不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没想到这法兰寺居然有如此本事,若能得其传承,掠其底蕴,日后至道有望矣!”

    张百仁看向一边的门阀世家之人:“你等可有办法破阵?”

    众人齐齐摇头,聚在一起与张百仁泾渭分明,根本就不想搀和在一起。

    “算你们狠!”目光自众道人的身上移开,张百仁将目光看向大门,破开大门的办法他有很多,诛仙四剑未免太过于大材小用。金简也是大材小用,想来想去唯有三阳金乌**与句芒真身合适。

    三阳金乌**如今十只金乌在太阳星沉睡,能不调动还是不要调动了,免得惹出什么不可预料的差错。想来想去眼下唯一能调动的居然仅有句芒真身一途。

    却见其周身一抹清气缭绕,一根细腻犹若白玉般的手指缓缓点出,落在了大门上。

    句芒生机流转,只见大门微微一阵波动,竟然老树逢春,居然再次开始生根发芽,门上的铆钉被那生根的大门一点点挤出来。

    大门生根,重复生机。

    “还不速速给本尊让路”张百仁话语淡然。

    大树枝干一阵扭曲,露出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小门。

    “嗖!”

    一边门阀世家之人虽然惊惧张百仁的神通,但动作却不慢,已经抢先一步进入了寺庙里。

    对于众人的抢先,张百仁不以为意,大门掌控在自己手中,这些人得了好处却出不去,还不是要乖乖将好处交出来?

    不紧不慢的走入大门内,却见法兰寺内众位僧人已经严阵以待,在大雄宝殿外白开了一个阵势。

    当先乃一百零八天罡地煞伏魔大阵。在伏魔大阵之后,乃是十八铜人大阵。

    法兰寺方丈率领几位师弟站在一百零八伏魔大阵前,无悲无喜,眼中满是淡漠,似乎超脱了生死。

    “阿弥陀佛!”方丈一声佛号,说的居然是纯正中原汉家语言。

    “众位施主无故强闯我法兰寺,不知所为何事?法兰寺超然物外,不染红尘之事,还请各位施主莫要乱了这佛门净土”和尚胡子发白,垂到胸口。

    “据说法兰寺有上古佛经无上虚空大手印,我等请求一观!”王家的阳神老祖眼中满是狂热,话语里透漏着天经地义的意志

    “阿弥陀佛,真经无价,法不轻传!施主想要观看我法兰寺上古佛祖传承,还需拿出对等的宝物才可求取真经,据说南天师道的天书便是不错!”方丈不紧不慢,不见丝毫怒气。

    “和尚你找死!你要搞清楚眼前情况,如今朝廷大军压境,只要一声令下法兰寺化作废墟只在一念之间,你还敢和我等谈条件”王家老祖眼中杀机缭绕。

    “笑话!尔等方外之人,何时能代表朝廷正统!我朝廷大军乃是天朝之师,怎会做破绝门户之事?尔等哪来的邪门歪道也敢在本都督面前胡言乱语,本都督可不记得你等与朝廷有何牵连”不等方丈开口,张百仁直接在旁边呵斥了一声。

    打脸!这是噼里啪啦的打脸!打的那王家老祖阳神都微微抖动,力竭声嘶喊了一声:“张!百!仁!”

    “大和尚,这等邪门歪道居然也敢在佛门领地放肆,大和尚岂能容忍这等邪门歪道?还不速速将其收了?”张百仁看向法兰寺方丈。

    瞧着这伙人内讧,法兰寺方丈眼中闪过奇异之光,对张百仁恭敬一礼:“都督教训的是,和尚这便出手伏魔!”

    说到这里,却见方丈看向门阀世家的五位阳神高手:“各位既然觊觎我法兰寺的真佛手印,和尚也不是吝啬之人,只要各位能在和尚手中逃出一掌,真佛大手印和尚双手奉上。”

    说完话也不给五人开口机会,只见其右手伸出,虚空似乎坍塌,天地在这一掌下缩小。空间在不断扭曲,只见五尊阳神真人一个照面居然被其攥入了掌中,囚禁于手掌内。任凭其念动间千万里,却也逃不出方寸之间。

    瞧着法兰和尚掌心里飞舞的五尊强者,张百仁与张须驼俱都是目瞪口呆。

    这便是上古真佛大手印?

    “都督见笑了”法兰寺和尚行了一礼。

    张百仁与张须驼对视一眼,貌似这和尚不好惹啊。

    “和尚既然抓了五人,便将其超度转世投胎吧”张百仁面不改色道,他有金简在手,并不惧怕这和尚手段。

    法明和尚稽首:“此言是正理,日后和尚定会超度了他。”

    “见到你这虚空真佛大手印,本都督颇感好奇,欲要求借一观,不知和尚意下如何啊?”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法兰寺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