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四十四章 马家庄

第六百四十四章 马家庄

    大隋境内,血雨卷起。

    铜模丢失的事情既然瞒不住,那便光明正大出手。一时间大隋境内腥风血雨,众人心中发颤,生怕官府登门,和那丢失的铜模扯上什么关系。

    “大人,这几日所有线索都指向了马家庄,但咱们却没有足够能拿得出手的证据”萧家兄弟自大门外走来,眼中满是无奈之色,递上了一摞文书。

    拿着那文书,张百仁目光闪烁,过了一会才敲了敲案几:“马家庄!”

    马家庄

    并不是村庄,而是一个钱庄。

    张百仁看着手中资料,眼中闪过一抹狠辣:“军机秘府办事,何须证据?点齐三千兵马,今日围困马家庄园!”

    “大人,此事怕是不妥!”骁虎道:“马家庄背后的势力可不简单,当朝不少权贵在马家庄内都有抽成。”

    “哦,是吗!”张百仁放下手书:“我军机秘府怕不怕当朝权贵?”

    “当朝权贵见了咱们要绕道走”骁虎得意道。

    “那就是了,就算这马家庄没罪,咱们进去搜查一番,难道还有人能说什么不成?”张百仁嗤笑。

    “说什么未必,但少不了在皇上面前嚼舌头。娘娘执掌军机秘府,陛下已经心中不满,在这般胡乱折腾,证据没拿到反而被人参一本……”骁龙嘀咕一声。

    “我说,该不会你们萧家在马家庄内也有抽成吧!”瞧着二人大为反常的表情,张百仁顿时眼中剑意迸射,惊得二人连连摇头,二话不说立即去办。

    “这水还真混,居然将萧家也牵扯了进去!确实,钱庄乃是大买卖,富得流油,萧家好歹也是朝中有人,怎么会舍得放过这肥肉?”张百仁嗤笑一声,慢慢站起身,狼毫笔在雪白的纸上写了一个杀字,缓缓将狼毫笔放下,心中杀机慢慢平复。

    损一人而利天下,损天下而利一人。

    损一人而利天下是为功德,损天下而利一人乃是掠夺。

    对方大肆印钱便是损天下百姓,这等人丧心病狂,不除之心中难安。

    不多时,三千军机秘府侍卫、巡天司侍卫汇聚一堂。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走出大堂:“兵围马家庄,不可放过一人!”

    钱庄与现代的银行类似,能开银行的背后都是手眼通天之辈。

    三千侍卫齐齐而动,出了城向着马家庄而去。马家庄并不在城内,而是在洛阳城外的一个大庄园内。遥遥看去马家庄内气机密布,守卫严谨,仿佛一个小碉堡,没有丝毫的死角。

    军机秘府侍卫的出现,顿时惹得马家庄内众人心中一惊。

    待到张百仁领着军机秘府侍卫来到近前之时,马家庄前早就有人等候。

    却见此人一袭蓝衫,头上戴着方圆帽,大腩肚鼓起,脸上满是笑容:“各位大爷,不知为何围住我马家庄?”

    “你是何人?”张百仁来到男子近前,有侍卫四面分布,围住了整个马家庄。

    “小人马家庄管事刘燕鸣,见过大人!”那管家抱拳恭敬一礼,虽然身子谦卑,但嘴上气势却不弱:“左翊卫大将军、左骁卫都是我马家庄的老相识,城中五都司马也与我家老爷有交情,不知官爷是谁的手下?咱们怕是大水冲了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得一家人!”说着话有小厮上前递过托盘,托盘大红绸缎掩盖:“官爷,这是我马家庄的孝敬,不知官爷可否退去?马家庄乃是钱庄,可受不起惊扰。”

    “哟,马家庄的背景很深啊!左骁卫、左翊卫的人我都认识,不过咱们还是公事公办……”张百仁掀开托盘上的红绸缎,上面放着一吊吊铜钱。

    “打发要饭的呢?十贯铜钱!本都督就值十贯铜钱!”看着那铜钱,张百仁笑了,转身看向萧家兄弟:“你们说好笑不好!”

    萧家兄弟一直站在最后面,此时听了张百仁的话,只能自后面走出来,瞧着那钱庄掌柜,苦笑一声:“刘掌柜!”

    “二位将军,你们怎么在这里?”刘掌柜看着萧家兄弟,顿时面带喜色。

    萧家兄弟能说什么?此地轮不到他们开口说话。

    是以萧家兄弟摇摇头,并没有多说,只是看着托盘上的铜钱苦笑。

    “这位将军莫非嫌弃这供奉少了?”刘管家摇摇头:“看在二位将军的面子上,再给你加一倍。还请都督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一边说着,又拍拍手,一个小厮端着托盘走出,站在张百仁身前。

    “我只要进入钱庄”张百仁看着那二十吊铜钱:“至于这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刘掌柜闻言面色微微阴沉:“还请将军报上品级、名号,自然有足够的好处。我马家庄虽并非什么大势力,但却也不是泥捏的!”

    “哦!居然按照品级来供奉!”张百仁好奇的看向萧家兄弟:“你们二人一年多少银钱。”

    萧家兄弟闻言尴尬不已,却不肯开口。

    “本都督不管那么多,今日必须进去搜查”张百仁转过身面色严肃道。

    “小子,你别嚣张!洛阳的水混着呢!”却见刘管事面色一变:“左骁卫、左翊卫、各部司马我钱庄皆有供奉,你小子想着在我马家庄卡油水,仔细你的一身皮子。”

    张百仁冷冷一笑,摆摆手:“还不进去搜查!”

    “我看谁敢!”刘管家一声怒喝,身后大门内窜出十几个易骨境界大汉,手中钢刀寒光闪烁,挡在了大门前。

    “小子,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洛阳城水深的很,小心将自己淹死!”刘管事讥讽一声。

    一边萧家兄弟暗自焦急,却不敢开口,只能心中喝骂:

    “这狗才,平日里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刻就犯浑。没见到我们兄弟都在这里装孙子嘛,你这厮今日怎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

    无怪乎萧家兄弟暗骂,这刘管事能成为一家钱庄的管事,迎来送往接人待物的眼力绝对不弱,今个这明显的形势却偏偏看不出来,绝对是鬼迷了心窍。

    “你敢抗法?”张百仁面色冷然。

    刘管事面不改色:“我家钱庄内里涉及钱财无数,岂是你区区一个将军想搜就能搜的!”

    张百仁摆摆手:“搜查!”

    “放肆!”

    瞧着张百仁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搜查钱庄,刘管事眼中闪过一抹杀机,猛然一抓撕破虚空,瞬间来到张百仁身前,要将其琵琶骨拿住。

    张百仁冷冷一笑:“区区易骨大成罢了,也敢在我面前逞威!”

    张百仁手中清气缭绕,便要上前拿住那管事。一边萧家兄弟急忙跳出来,挡在张百仁身前,口中高呼:“休得放肆,我兄弟二人拿你!”

    话语落下三人拳脚相接,卷起阵阵烟尘。

    张百仁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眼中闪过杀机:“官商勾结!利益相护!就算萧家兄弟尚且如此,那满朝文武呢?”

    “住手!”

    远处烟尘卷起,一队人马向着此地赶来。

    “宇文化及!”遥遥瞧着马上的人影,张百仁瞳孔一缩:“这水果真深得很!”

    “住手!”宇文化及一声怒喝,三人停下动作。转头瞧见面色淡然的张百仁,宇文化及顿时瞳孔一缩:“怎么是这小子?”

    “宇文将军,还请将军为我马家庄做主!”刘管事瞧见宇文化及,眼中顿时露出一抹释然。

    “怎么回事?不知都督为何来马家庄?”瞧着那三千巡天司服饰的侍卫,宇文化及顿时心中一惊,总感觉自己牵扯到了一个大麻烦里。

    看着宇文化及,张百仁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