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虬髯客来

第六百五十四章 虬髯客来

    李宝退下,瓦岗寨大当家将铜镜还给法师:“忠义人也!”

    “此等忠义之人世上少有,以其心性日后必然得窥见神,寨主不妨好生拉拢一番”法师笑着道。

    走在路上,李宝打量着周边的众人,瞧见寨子里紧张的气氛,似乎有不世大敌降临,与外面自家军师表现的轻松可截然不同。

    “宝哥你不知道,人的名树的影。张百仁是谁?那可是大名鼎鼎,威震天下的杀生剑,那个敢放松?十五年前灭人满门的事情这小子又不是没有做出来”领头的土匪笑着道。

    “原来如此,马家庄的掌柜是怎么回事?”李宝似乎不着痕迹的问了一声。

    “咱们瓦岗寨盗取了朝中的铜模,大肆铸造铜钱,如今东窗事发,这小子跑到咱们瓦岗寨来躲避了!若非怕外人说咱们瓦岗寨不讲道义,早在洛阳城就将其给灭口了”小土匪满面唏嘘。

    瓦岗寨外

    张百仁扫过城墙上的众人,声音淡漠如水:“知道上一个狂骗了我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似乎在喃喃自语,但瓦岗寨上的众人却恰恰听得到:“被我抽筋扒皮点天灯了。”

    说到这里,张百仁身形一转,化作了一道无匹匹练划过虚空,裹挟着无尽锋芒向瓦岗寨上众人斩了过去。

    “嗡!”徐茂公手中一把扇子投入城内,只见下一刻虚空中烟雾缭绕,隔绝了瓦岗寨与外界的众人。

    “这……”张百仁顿时变了颜色。

    不敢贸然闯入大阵,而是飞身回折,落在了大阵边缘。

    “都督想灭我瓦岗,还请都督破阵吧!这大阵布置十五年!当年都督闭关之时,这大阵便已经布下。十五年来大阵整日汲取天地间的日月精华,积蓄了不知多少无匹力量,都督尽管闯阵就是”徐茂公的声音透过大阵传来。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立在大阵边缘,一双眼睛内剑意缭绕,但却看不破这大阵的根基。

    云雾上方,无尽肉眼不可察觉的日月星三光垂落,被大阵吸收,化作了大阵的力量。

    “好一个大阵,不知这大阵有何名堂?”张百仁开口询问。

    大阵内没有人回答,张百仁眉头皱起。

    “都督,这是瓦岗山的夺龙大阵!”远处一道人影走来。

    却见这男子一袭青衣,中等身材,身子宽大满脸虬髯。

    “哦?夺龙大阵?”张百仁看不出这大阵的玄妙。

    “在下虬髯客,前些年时常听闻红拂与李靖念叨起都督,说都督乃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真风采过人”虬髯客不愧是虬髯客,话语之中自带一股豪迈之气,闻者令人心生好感。

    “虬髯客?江湖盛传有风尘三侠,阁下莫非便是三侠之一的虬髯客张仲坚?”张百仁诧异道。

    “未曾想都督居然识得在下贱名,正是在下!”张仲坚笑着道。

    上下打量张仲坚,此人不愧是红尘三侠中人,居然已经打破虚空见神不坏。这般武道修为当得起绝顶高手的称呼,不论是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座上宾。

    瞧着张仲坚,虽然丑,但却风采无双,叫人忽略了他的容貌。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乔峰在世。不错,瞧着张仲坚,张百仁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乔峰。不过乔峰并不丑,虬髯客确实是丑的!

    唯有这等豪迈之人,才能往事勿挂于心,快意恩仇心无杂念打破虚空见神不坏。

    “兄台怎的出现于瓦岗?”张百仁奇怪道。

    “我家小妹药王真身即将大成,这些年却苦寻都督不得,前日听闻都督南下查办铜模之案,料想都督来了瓦岗”张仲坚笑语盈盈道:“江湖人唯一的坏处就是口风不紧,许多事情都可以听到风声。”

    听了张仲坚的话,张百仁深以为然。江湖中人不足以成事,一个个口风不严,就连铜模这等大事都走漏风声,可见弊端。

    “药王真身不急,料想那红拂差些火候”张百仁伸手掐算。

    张仲坚眼睛亮了:“世人都说都督料事如神,前日在马家庄命运如织,打的那徐茂公毫无还手之力,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都是虚名而已,张兄可知如何破开这夺龙大阵?”张百仁深吸一口气,看向烟雾缭绕的山寨。

    听了张百仁的话,张仲坚道:“夺龙大阵,夺地龙、天龙之力为己用!地龙者乃地脉也,天龙者乃天子龙气也!”

    张百仁眉头一皱,想到了自己之前瞧见的瓦岗山下龙脉汇聚,暗中道:“我倒是瓦岗山怎么会有龙脉诞生,原来这夺龙大阵逆改天地造化,硬生生的夺取了大隋天子龙气力量为己用。将天子龙气化作了地龙,成为了瓦岗山的乾隆运道,蓄养天子蛟龙。瓦岗野心昭然若揭!”

    见到张百仁眉头皱起,想来是明白了夺龙大阵的厉害,张仲坚道:“都督想要破这夺龙大阵,非要坏掉其龙脉不可。”

    听闻此言,张百仁眉头皱起:“毁坏龙脉,必然影响瓦岗地界的气数,到时候惹出什么天灾,姝为不美。”

    说到这里,张百仁面带沉思的站在大阵外,思忖着破阵之法。

    “都督可知江湖中突然多了一位不死魔神”张仲坚道。

    “不死魔神?”张百仁一愣。

    “此人便是当年显露了痕迹的四位门阀世家高手之一!当年北邙山惊世造化出世,有四大见神现身。如今四大见神三位已经折损于朝廷手中,剩下的一位却叱咤江湖,朝廷也管不得!”张仲坚道。

    “为何?难道以朝廷的力量,还杀不得一位见神武者?”张百仁疑惑道,随即猛然一惊:“我知道了!”

    张百仁想到了吞噬凤血的那位见神不坏武者。

    “听人说那武者得了凤血,练成不死之身,谁都奈何不得他!”张仲坚眉头蹙起:“此人在江湖上卷起滔天风浪,号称:神!。其力量无边,再加上不死不灭,早就反噬了门阀世家,在江湖创立组织,搅得江湖不得安宁。”

    “是他?我识得!”张百仁背负双手,把玩着金简:“此人吞噬了凤血,我亲眼所见。当时本想着追杀他,斩草除根了事。后来形势变换,本都督闭关,不曾想此人居然成了气候。不过如今大隋风雨飘摇,不差这一个‘神’,神的出现或许能给门阀世家一点惊喜也说不定。”

    瞧着满面笑容的张百仁,张仲坚目光怪异:“在下若是说,神听闻都督出关,欲要前来斩杀都督呢?”

    “有这事?”张百仁一愣。

    “在下听闻神要对都督动手,所以特来护法,免得都督死于神的手下,到时候红拂药王真身反噬,可就不妙了!”张仲坚苦笑。

    “他已经来了!”张百仁忽然抬起头,眼睛内剑意缭绕,看向了远处的虚空。

    望气之术能看到天地间某种不能察觉到的异象。

    天边红雾滚滚,仿佛是一只燃烧的凤凰,不断叱咤鸣叫,振翅九天,向着此地压迫而来。

    “来了!”张仲坚顿时面色凝重起来。

    群山似乎在刹那寂静,鸟雀停止了鸣叫,凤凰的威严在空中弥漫。

    瓦岗寨内的众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徐茂公在城头不安的来回走动:“如此气势,莫非朝廷的援军到了?这等气势来人定非寻常,我瓦岗这回有难了!”

    “去通知大当家,瓦岗全力备战,万万不可懈怠,稍有不慎我瓦岗必然万劫不复”徐茂公对着身边之人吩咐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