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六十三章 风波定,祸患埋

第六百六十三章 风波定,祸患埋

    黑萝刀的诅咒确实很玄妙、很歹毒,也不知这诅咒如何制成,居然缓缓的向着张百仁三魂七魄中侵袭而去。

    三魂七魄乃人之根本,张百仁如何敢让这诅咒进入自家魂魄?

    诛仙剑气缭绕,所过之处所有诅咒瞬间阳春白雪般消融,心口处的伤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嗯?”感受到张百仁体内的气机在不断减弱,诅咒之力不断削减,那马家庄掌柜顿时发现了不妙,猛然一蹿就要逃出去。

    张百仁没有阻拦,而是一步上前来到自家之前所化的圆圈内。

    画地为牢是张百仁第一次施展,真真正正创造出来后第一次施展。

    “什么张百仁,也不过如此罢了!”黑影窜出瓦岗寨,眼中闪过一抹轻蔑,脚掌轻轻落在地上。

    下一刻却见天旋地转,眼睛里倒映的是一张淡漠面孔。

    脸?哪里来的脸?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

    双方近在咫尺,马家庄掌柜心中下意识闪过这个念头。

    眼睛一转,猛然打量周边环境,下一刻心中骇然:见鬼了,自己居然再次回到了瓦岗寨内,依旧站在原地,仿佛之前冲出瓦岗寨不过是一场幻觉罢了。

    “嗖!”二话不说,马家庄掌柜再次冲了出去。

    瞧着马家庄掌柜的动作,张百仁不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

    一次、两次、三次……足足跑了十几次后,马家庄掌柜双眼中满是绝望。

    不管自家跑多远,只要脚掌一落地,便会再次回到原地。

    不单单马家庄掌柜惊呆了,就是一边的瓦岗寨群雄、张仲坚等人俱都是面露震撼之色。

    这是何等法术?这法术何等玄妙?

    “任凭你跑到天涯海角,最终还是要乖乖的回来!”张百仁戏虐的看着眼前胖子:“你倒是跑啊,本都督绝不追你!”

    马家庄掌柜仿的脸佛大染缸般,青了紫紫了清,五颜六色不断变换,最终哭丧着脸,满面绝望的坐在地上:“这回老子可是栽了!尚未请教都督这是何等法术?”

    “我叫其画地成牢”张百仁慢悠悠道:“你说我该怎么炮制你?”

    马掌柜面孔扭曲,过了一会毫无骨气的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道:“还请都督饶命!”

    “果真是一群见不得光的老鼠,连武者的骨气都没有”张百仁嗤笑一声:“你之前不是说我必死无疑吗?”

    “小人眼瞎,还请都督将小人当成个屁放了吧”那马家庄掌柜苦苦哀求。

    “你之前不是很得意吗?”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都督,小人不知天高地厚,还请都督饶命啊!”马家庄掌柜苦苦哀求。

    “嗖!”

    一道陷仙剑气飞出,打入了男子的眉心祖窍,然后势如破竹般斩开对方气血防护,在其周身游走。

    感受到自家体内变故,男子顿时面色一变,下一刻哭丧着脸只是讨饶。

    “想要活命倒也可以,说出刺客世家的底细,本都督或许留你一条性命”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马家庄掌柜瞧着张百仁,面色怪异至极,过了一会才苦笑道:“那都督你还不如杀了我!”

    “是吗?”张百仁面带冷笑,拿过一把弯刀,唬得马掌柜连连讨饶,就是不肯开口供出刺客世家的位置。

    “刺啦!”

    一刀便见马掌柜化为了大光头,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放下长刀:“不知道你能不能熬得过点天灯!”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小人愿意交出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银钱买命”马掌柜连连哭求。

    “嗡!”

    太阳真气迸发,落在了马掌柜的头顶,瞧得不远处李宝顿时一个哆嗦。

    张百仁面色冷然,马掌柜惨叫传遍方圆里许,瓦岗寨各位头领各各都是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张百仁,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马家庄掌柜自知在劫难逃,干脆破口大骂。

    张百仁不予理会,熟练的捻出了灯芯,在马掌柜头颅上点燃。

    惨叫惊天动地,马掌柜不断的哀嚎哭啼。

    “这小子真是心狠手辣,面冷心黑!”一边虬髯客哆嗦一下,瞧着翻滚哀嚎的马掌柜,心中生出一抹不忍。

    “说说吧,说出一个本都督放你们的理由?”张百仁看向瓦岗寨众人。

    众位头领你看我我看你,即便单雄信等人此时也是心中打鼓。

    “都督,铜模之事纯属误会,我瓦岗寨是冤枉的。朝中某位贵人要我等铸造铜钱,谁知道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私造铜钱乃是死罪,事发后我等只能瞒下,还请都督赎罪啊!”翟让不断苦口婆心的解释。

    瞧着翟让,张百仁冷冷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他当然知道翟让是信口胡诌,对方中了自己魔种,心中任何念头都难以逃离自己的掌控。

    “告诉你们身后的主子,做事莫要太过分了!今日之所以不灭瓦岗寨,是因为瓦岗寨还有些用处,若将朝廷惹急了,休怪本都督心狠手辣!”张百仁冷冷的警告。

    “是是是!我等日后一定从良,绝对不在与朝廷作对!”翟让连连点头。

    瓦岗寨虽是盗匪,但却没有骚扰过百姓。与那些祸害百姓的盗匪不一样,瓦岗寨图谋大计,怎么会做那种短见之事?

    如今天下即将大乱,瓦岗寨的存在能够收拢这一带的大小土匪,还百姓一个安康,留着瓦岗寨到也有些用处。日后这片地出现什么问题,直接找上瓦岗寨便是。说实话,如今张百仁初步练就了诛仙剑阵,区区的瓦岗寨在他看来与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关键时刻自己轻易便可荡平。

    “好自为之吧!”张百仁冷然道。

    见到张百仁就这般揭过一篇,瓦岗寨众人俱都是心中松了一口气。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影子猛然自马掌柜影子中钻了出来,裹住马掌柜消失在了原地。

    “好胆,居然敢在我面前偷人!”张仲坚一声怒喝,猛地伸出拳头,却见那影子聚散无形,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刺客世家果真可怕,怪不得马掌柜死活不肯说出大本营,原来他的影子里一直都藏着人。他若敢开口,保证最先死在自家同伙手中。果真这些刺客绝对不可小觑,见到自家同伴如此被人折磨都忍住没有出手,关键时刻盗走了自家同伴,这般心性实在难得”张仲坚嘀咕一声,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如今刺客跑了,你可有办法追回来?”

    那刺客中了自己陷仙剑气,张百仁巴不得对方回到大本营呢。

    “不必追赶,本都督日后自有计较。这些刺客手段莫测,一旦逃离便如龙归大海,无从找起,莫要浪费力气了,日后刺客必然还会找上门。本都督能降服其一次,自然也可以镇压第二次”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虬髯客:“瓦岗之事就此罢休,铜模找回便完成任务。”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翟让:“瓦岗寨没有私自印下模板吧?”

    翟让闻言惊得连忙摆手:“都督莫要开玩笑!莫要开玩笑!”

    “没有就好!”

    说完后打开人种袋子,将满地尸体收取的一干二净,大摇大摆下了瓦岗山。

    “大头领”李宝看着翟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唉,你下山去吧!瓦岗山不适合你!还是跟在都督身边有前途”翟让面色复杂的看着李宝。

    李宝点点头,对着众位当家一礼:“多谢各位当家往日里的照顾,江湖路远咱们日后再见!”

    说完后向着张百仁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