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六十四章 黄粱一梦,神鸦啼鸣

第六百六十四章 黄粱一梦,神鸦啼鸣

    “门阀世家布局之大、之深远,绝非寻常人所能及。门阀世家放眼千古,英杰无数,李宝未尝不是苦肉计!”张仲坚与张百仁并肩而行,瞧着远处在与瓦岗山群雄告别的李宝,压低了嗓子。

    “我既然敢收纳他,自然就不怕他防水!”张百仁说到这里轻轻一笑:“即便他是门阀世家的人,有这般坚毅的骨气,也是难得的人才。”

    听了张百仁的话,虬髯客轻轻一叹:“都督好大的心胸,好大的气魄。”

    正说着,李宝追赶上来,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日后李宝便跟在都督身后鞍前马后伺候,希望都督能够恩准。”

    “起来吧,在瓦岗山这么一闹,咱们先寻个地方吃饭吧”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下了瓦岗山,来到瓦岗山下的村寨,酒楼居然不见丝毫血渍,依旧是人气爆满。仿佛前日屠杀不曾发生过,瞧着那人潮滚滚的酒楼,李宝眼中闪过一抹惆怅。

    “走吧!过去的都过去了!”张百仁当先走入酒楼,有伙计上前招呼:“几位官爷想要什么?”

    “上几个精致的小菜”虬髯客倒是不客气:“好酒尽管上。”

    “好嘞!”小二哥闻言立即下去准备,三人端坐在案几上喝着茶水。

    不多时,一叠叠精致的菜肴端上来,还有三碗上好的黄米。

    李宝情绪不高,只是喝着酒水。

    虬髯客与张百仁连连碰杯,不知何时李宝醉醺醺的看着眼前黄米饭,忽然一头扎在了座子上,就此沉沉睡去。

    “这是何等术法?”瞧着醉醺醺的李宝,虬髯客一愣,李宝乃易骨大成武者,岂是凡俗酒液可以醉倒的。

    张百仁笑着摇摇头,道胎魔种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黄粱一梦”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好奇怪的名字,居然叫易骨大成武者睡着,还睡得这么死,怕是不简单”虬髯客虽然不曾晓得道胎魔种**,却也知道这口诀绝不简单。

    张百仁点点头,与虬髯客喝着酒水。

    李宝走入酒楼,精神恍惚,乃是种魔的最佳机会,以张百仁的性子怎么会错过?

    是以在李宝半醉半醒之时,已然中了张百仁的招数,之时李宝也好,张仲坚也罢,都没看出张百仁出手的痕迹。

    “我只是送他一场入见神的机缘”张百仁笑眯眯道。

    见神虽然与至道阳神不同,但却也有相同之处。

    睡梦中,李宝来到一个颠倒琉璃的世界,化作了一位浪迹江湖的豪客,败尽天下敌手,最终得证见神不坏。

    “哗啦”

    桌子一阵抖动,只见李宝猛然惊醒,瞧着醉醺醺的张百仁与张仲坚,自家身前的黄米饭居然依旧尚有余温。

    “瓦岗寨已经解决,不知都督接下来要做什么?”似乎没有注意醒过来的李宝,虬髯客吃着猪蹄。

    “杀人!”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杀人?杀谁?”虬髯客愣了愣。被张百仁惦记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江湖中人恨不能将你杀之而后快,夺取凤血求得长生,你还想着杀人?不如隐退一段时间,消消风头。”

    张百仁嗤之以鼻:“你何时见我退缩过?”

    说到这里,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桌子:“有人坏我大事,必要将其斩杀!”

    “何人?”虬髯客道。

    “可知天师道徐汝镇?”张百仁道。

    “徐汝镇?他怎么惹到你了?”虬髯客一愣:“徐汝镇在江湖上的地位可不低。”

    能练成雷法的,在江湖上地位都不会太差。

    “这厮当年坏我大事,叫其多活十五年,真是便宜他了!”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天师道可不好惹!那可是不下于天庭六宗的大势力,你若杀了徐汝镇,天师道必然与你没完”虬髯客道。

    “我若怕麻烦,早就隐居山野了!”张百仁喝着酒水,醉眼朦胧道:“铜模丢失的案子还没有完,朝中有人做内应,不将内鬼找出来,陛下心中难安。”

    “这件事既然有门阀世家出手,怕没有那么简单被你抓到把柄”虬髯客道。

    “我自有妙计!”张百仁笑了笑,就此与虬髯客分别,领着李宝向洛阳城回返。

    出了瓦岗寨,走出几十里,经过一处密林,张百仁忽然停住脚步。

    “都督,前面气氛不对劲”李宝面色凝重道。

    “哗啦啦”

    扑打翅膀的声音在密林中传来,铺天盖地的乌鸦在密林中飞行。

    “看来想要我命的人很多啊!就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本事取走”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

    “都督,如今即将天黑,逢林莫入咱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李宝跟在张百仁身后,话语凝重。

    “土鸡瓦狗而已!”张百仁面带不屑,向密林中走去。走了半路,天色已经黑下来,说来也奇怪,本应黑夜休息的鸟类此时俱都开始躁动,铺天盖地的扑打翅膀之声令人耳膜生疼。

    “这得多少鸟类汇聚啊”李宝暗自咋舌。

    “呱!”

    整齐划一的乌鸦鸣叫在密林中毫无征兆响起,化作层层涟漪不断回荡。

    这一声,顿时叫人魂魄摇动,似乎要被那铺天盖地的乌鸦声牵扯出体外。

    “喝!”李宝调动起血,镇压着声波。

    张百仁面无表情,魂魄大概是自己眼下唯一的弱点。

    “忒呱噪!”张百仁体内神胎镇压了魂魄,下一刻袖里乾坤张开,只见大袖遮拢处,无数黑气缭绕的乌鸦被袖里乾坤装了进去。

    “呱~呱~呱~”

    铺天盖地的叫声传来,无数乌鸦四处逃窜。只是乌鸦虽然成了气候,但却难以逃脱袖里乾坤的力量。

    不过片刻间,密林一片死寂,所有鸟类声音俱都消失。

    继续迈步向前走,李宝忽然脚步一顿,拿起地上的一具尸体,借助夜明珠看向远处,露出一抹震惊:“之前乌鸦齐齐鸣叫,将这密林中所有生物的魂魄都勾走了,这杀孽太大,也不怕遭雷劈。”

    张百仁嗤笑:“若能得凤血,区区杀孽算什么?”

    说到这里,张百仁打量密林:“之前那乌鸦一阵啼叫,就算阳神修士再此,也必然要遭受暗算,为对方所制。但偏偏他们遇见了我,任凭其枉费心思,也奈何不得我分毫。”

    可以想象一下,寻常人黑夜走在树林里,忽然来一声鸟叫,必然会被吓一跳。这密林中千万只乌鸦啼叫,而且还是成了气候的乌鸦啼叫,吓都能将人吓个半死。这期间魂魄必然动荡,然后为人所制,勾走魂魄。

    可惜对方遇见了张百仁这麽个怪胎。

    感应着袖子里的乌鸦,怕不是有**百只,对方可是下了大本钱,损失这五六百只乌鸦,必然大出血。

    可惜对方元神出窍,找不到踪迹。

    “真是可恶”李宝攥紧拳头,瞧着地上的尸体,露出了无奈之色。

    “走吧,倒要看看这些家伙玩什么把戏!”张百仁眼中一抹精光流转,仿佛有十只金乌在翻江倒海,刑罚世间。

    太阳真火下,所有密林隐秘被破解的一干二净,黑夜犹若白昼。

    “张百仁,还我神鸦!”一阵黑气在密林中汇聚,化作了人形。

    “你是何人?”看着对方的魂体,居然是一位鬼仙。

    “我乃神鸦道人,你速速还我神鸦,咱们今日就放过你,不然便叫你葬身这密林中,永世不可得见天日”神鸦道君斥责道。

    “有些火候了,若将你拘禁化作座下神将,倒也不错”张百仁盯着神鸦道君,露出感兴趣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