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分别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分别

    瞧着眼前视死如归二人组,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道:“你二人既然求死,那我便成全你等!”

    这话听得徐汝镇与伏地老道直翻白眼,谁一心求死?不是你非要杀人报仇吗?

    修为至阳神境界,想要种魔已经不易。好歹也是两尊阳神高手,若能收入麾下,比杀死两人有用得多。

    杀人确实痛快,但之后呢?

    两卷五神御鬼**甩出,落在二人脚下:“这是本都督得自于上古的两卷法诀,你二人能快速练成,本都督便不再计较你等过错。若练不成,只能送你二人上路了。”

    看着地上的木简,徐汝镇缓缓打开:“原来是要我二人试验道功,这也算是废物利用!”

    话未说完,恢宏的先天神祗气机逸散而出,瞬间充斥于整个脑袋:“这道功?了不得啊!”

    与伏地老道对视一眼,二人不再多说,开始琢磨法诀。

    五神御鬼**并不难,难的是观想。

    不过对于道功入化境,已经凝结元神的二人来说,观想起来并不难,而且还有先天神祗气机加持,修炼起来奇快无比。

    “这回咱们怕是捡大漏,得了大便宜!”徐汝镇压低嗓子道。

    “莫要声张,咱们速速行功吧”伏地老道示意徐汝镇闭嘴,二人开始运转道功,修炼五神御鬼**。

    瞧着二人的修炼,李秀宁在小院子里来回走动,看着那满院的奇花异草,还有许多种植的药材,露出感兴趣之色。

    二人不愧是阳神境界的老手,在先天神祗气机的加持下,不过半日便已经练成了这玄妙道功。

    五神御鬼**一成,体内陷仙剑气似乎犹若遇见了太阳的白雪般,缓缓融化在气机之中。

    “这法诀好生玄妙,只可惜……”看着木简上至尊至贵,恢弘无比边的先天神祗气机被吸收的一干二净,二人忍不住心神摇曳,替张百仁惋惜的同时心中暗自畅快。

    “练成了?”看着两个老道压不住的窃喜,张百仁心中冷笑:“有你们哭的时候!”

    见到二人练成法诀,张百仁对着门外的李秀宁喊了一声:“绣宁,咱们走了!”

    “这就完事了?”李秀宁一愣,不是说来杀人的吗?怎么感觉好像是来送好处的?

    张百仁没有解释,五神御鬼**的玄妙,唯有自己这个**源头知晓其中的诸般隐秘。

    “走吧!”说完后一马当先,直接下了这大山。

    李秀宁愣了愣,跟在张百仁身后,向着山下而去。

    “这就完事了?”徐汝镇一愣。

    “怕没那么简单,这法诀定然有咱们不知道的隐秘,这小子之所以轻而易举的放过咱们,怕没那么容易。此人睚眦必报江湖盛传,没道理来到这里后给咱们一番好处就走的,这厮可不是送宝童子,绝非善类!”伏地老道苦笑。

    “来,咱们在来检查检查口诀!”徐汝镇心中一惊,赶紧出手掐算推演五神御鬼**。

    五神御鬼**涉及到了神之因果,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你就这么放过了他们?”李秀宁狐疑的看着张百仁。

    “不然那?”张百仁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我也有些理亏。纯阳道观的事情,我插手干嘛!我如今已经与纯阳道观决裂,何必在操心。”

    李秀宁狐疑的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信。

    下了山,二人来到官道,顺着官道来到河边,然后脚步顿住。

    一袭蓝色袍子的中年男子立于河畔,在男子身边乃是面色铁青的李世民与面容扭曲的柴绍。

    不远处各路高手警戒四周,密布防线。

    “绣宁!”李渊忽然转过头。

    “爹!”李秀宁小脸煞白,低低的叫了一声。

    “别胡闹了,跟爹回去!”李渊转过身看向李秀宁,声音温润却斩钉截铁。然后看向张百仁:“贤侄也在,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见过唐国公”张百仁微微点了点头,直呼李渊封号,显然是不想再李渊面前落了面子。

    “绣宁”柴绍面带笑容的跑过来,丝毫没有之前懊恼之意。

    “柴公子!”李秀宁行了一礼。然后看向李渊,话锋一转:

    “爹,孩儿不可能和你回去!”

    “不提婚约,你从太原跑出来半年有余,你母亲日夜牵挂,暗自抹泪,难道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你母亲?”李渊不紧不慢道:“总这么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事情总是要找出解决之道。难道一辈子都不再回太原了不成?”

    李秀宁闻言面色迟疑,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笑了笑:“这件事还要你自己决定,你若不想走,谁都无法违逆你的意愿。”

    “小子,你离绣宁远一点”柴绍瞧着张百仁,眼中点点怒火在酝酿,一掌向着张百仁扯去。却见张百仁手指一弹,金属色泽流转,柴绍只觉得手臂一麻,便失去了知觉。

    李秀宁心中迟疑,柴绍悻悻后退,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李秀宁:“绣宁,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勉强你的。”

    “想一想你娘,如今忧伤成疾,卧床不起,你娘含辛茹苦将你拉扯大,好好想想你娘吧!”李渊不紧不慢道。

    “三妹!”李世民面色阴沉:“你就不想娘吗?”

    “人总是不能脱离亲族,你要想回去,便先回去,日后有事托人传我一个口信便可”张百仁看着李秀宁,瞧着李秀宁犹豫的面孔,替她做了断决。

    自己与李阀是敌非友,李秀宁夹在中间,自己也难做得很。

    “好,那李大哥你记得日后来找我”李秀宁犹豫一番,咬着嘴唇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张百仁。

    “好!”看着李秀宁,张百仁笑着点头。

    李秀宁走了!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河边,看着流淌而过的河水,眼中露出一丝丝波澜。

    人都是亲情动物,张百仁也不能叫一个女人抛弃父母跟自己到处流浪,那太自私了。至少也该明媒正娶才行。至于说和李阀的恩怨?张百仁摇摇头,一个女人无法左右自己的思想,该下手时决不能手软。最多留李家人性命罢了!

    “不过,总感觉有些怪异,似乎哪里不对劲!”张百仁打量周边群山,迈步消失在大地上,不见了踪迹。

    解决了徐汝镇,张百仁也算松了一口气,袖子里几百只乌鸦精呱噪不停,自己也懒得在喂养,想要将其尽数斩杀,但却舍不得。这几百只乌鸦好歹也成了气候,上天有好生之德,若就这般斩杀有些可惜。

    但若说放了……日后这乌鸦作恶怎么办?

    “不如找个人卖了,好歹也是几百只乌鸦精,想买的人有许多”张百仁想到了纯阳道观,纯阳道观火鸦壶有些意思,若能加上几百只乌鸦精,火鸦壶威能必然会更进一步。不过……

    自从上次和纯阳道观闹翻之后,张百仁一直闭关,就从未去过纯阳道观。

    即便当年北邙山朝阳老祖力镇鬼邪,却也依旧不能化解纯阳道观的因果。

    纯阳道观的日子岂止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纯阳道观如今正面临后继无人,道统断绝的悲惨下场。新人弟子根本就无法入定,无法入定自然不能采集大药。当年作孽太大,如今天地因果找上来。即便是张百仁,也不敢叫纯阳道观牵连到,提前划清了界限。

    “算了,不想那么多,妖兽从来都不愁卖”张百仁步履轻缓的向着洛阳城赶去:“铜模案没完,这件事不知还要卷起多少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