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七十章 王通之死

第六百七十章 王通之死

    山林间

    张百仁慢慢游走,面色轻松的欣赏着周边景色。

    忽然间一只金黄色神鹰划过丛林间,惹得一片丛林寂静,鸦雀无声。

    扑棱着翅膀的巧鹰子落在张百仁肩头,看着巧鹰子腿上的信筒,张百仁面色凝重起来。

    将书信拿下来,慢慢舒展开,下一刻张百仁面色狂变,身形摇摇欲坠,脸上一片惨白:“大儒王通天年将近,请我前去叙话!”

    深吸一口气,稳住略带摇曳的身子,张百仁猛然纵身一跃,脚下山河不断倒退,王通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寿命将近?

    不过半日,张百仁便来到长白山。

    王通自从造纸术现世以来,便来到长白山安心教书,以期望发扬儒家正统学问,不曾想居然寿命将近!

    “雅尚书院”站在古色古香的大门前,张百仁法眼睁开,能看到虚空中摇摇欲坠的通天之气。

    王通若是死亡,不论对于朝廷也好,门阀世家也罢,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是大都督到了?”雅尚书院门前两位书童左右张望,瞧见张百仁后赶紧迎上来。

    “正是本都督”张百仁点点头。

    “先生吩咐过,都督来了便直接进去,先生等候都督多时了”门童压低嗓子,声音带着一抹低沉。

    缓步迈入大门,揉了揉书童脑袋:“别担心,天塌不了!”

    “先生,大都督到了!”

    走过层层楼阁,却见书童对着屋门道了一声。

    “快请大都督进来”王通的声音自屋子内传出来。

    屋门打开,王通端坐在书桌前,慢悠悠的写着什么。

    “先生”张百仁行了一礼。

    “快坐吧!”王通脸上带着笑容。

    张百仁打量王通,周身肌肤气血充盈,不见丝毫衰老模样,但偏偏已然命数将近,这便是儒家的浩然力量。

    “莫要如此表情,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王通放下笔,缓缓将手中纸卷卷起,放入了一个玉盒内:“此乃天道轮回也!”

    “回想起来,不知不觉间我与先生相识已经二十载有余,当初大隋能逆转局势,力挽狂澜多亏先生带领儒家支持”张百仁露出一抹感慨。

    “你随我来”王通领着张百仁来到院子外,来到一处篝火前,是残余的篝火。在篝火上一片片龟壳碎裂:“我代大隋问天年,大隋气数将近也!无人敌的得过宿命!就算上古诸神在命运之力下也不得不屈服。”

    “可惜,是我害了儒家,将儒家拖入浑水之中,对不住先生”张百仁看着那斑驳的龟壳,上面血渍斑斑,心中恍然,王通遭到了天机反噬。

    “错了!”王通很严肃的纠正道:“你并没有对不起儒家,有了造纸术与印刷术,就算王朝更迭,我儒家依旧会大兴。此乃我儒家万代之根本,你当得起儒家亚圣先师一称呼!”

    说到这里,王通轻轻一叹:“可惜了,儒家没有办法给你更多帮助和支持,未来的路要靠你自己走。大隋没希望了,你还是早早金盆洗手吧。”

    张百仁闻言默然,过了一会才道:“我命由我不由天,至道阳神我已经窥视到门路,只要我踏上至道阳神,没有人能覆灭大隋。”

    “大隋不灭亡,你永远无法踏入至道阳神!”王通一针见血:“没有人可以篡改命数,大隋不灭亡,冥冥之中的天意也不会给你突破的机会。大隋灭亡,便是你突破之时。唯有你突破境界,才能问一声苍天:我命由我否?”

    王通的话,张百仁如遭雷击,身子僵硬在哪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这一点自己从未考虑过。

    “大隋不灭亡,自己就无法突破至道阳神,无法长生久视?自己该怎么办?”张百仁脸逐渐苍白了下来。

    “唉”王通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回到屋子内:“这幅字就送你了,这是老夫一生的心血。”

    王通递过之前写好字的玉盒,张百仁接过玉盒,忽然手掌一翻,一滴殷红燃烧的血液仿佛振翅欲飞的凤凰,显露于王通眼前。

    “先生可知这是何物?”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王通。

    “凤血!没想到凤血当真在你手中!”王通愣了愣神。

    “一滴凤血,至少延续千年寿命,先生寿命将近,却偏偏遇到我,合该与这滴凤血有缘”张百仁死死的盯着王通。

    王通失笑:“算了,寿命乃天定,我又何必逆天而行?多谢你的好意,凤血就不必了。人活一世足矣,活那么长时间又有什么意思?”

    这回轮到张百仁愣住了,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抗拒凤血的诱惑。

    “先生……”张百仁满面不敢置信。

    王通摇摇头:“来,陪我说说话,走过最后一程。”

    王通示意张百仁坐下,瞧着满屋子的书籍,王通道:“我做学问一辈子,早就明白了天命,生死轮回虽然无常,但于我来说却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先生好高的境界”张百仁赞了一声。

    “境界未必高,只是窥视了天地一角而已”王通笑着与张百仁倒了一杯热茶:“大隋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大隋乱,天下门阀并起,塞外异族必然入关,苦的还是百姓,我身为修道之人,自然拯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张百仁眼中精光闪烁。

    听着张百仁的话,王通缓缓喝了一杯茶:“有都督在,乃天下百姓之福。只可惜陛下无福,好生生的一盘棋,居然崩盘了。”

    说了一会,只见王通面色从容,缓缓站起身:“都督稍后!”

    王通去了后堂,开始沐浴净身,衣衫穿戴的一丝不苟,再次来到堂前,面带微笑的看着张百仁:“都督,咱们来世再见!”

    “先生知天命也!”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悲哀。

    “天威浩荡,我道昌隆!希望都督对我儒家多有扶照,我见都督天门神光冲天,已然超脱命数,显然打破了至道门槛,但你一日相助大隋,你便一日无法真正突破至道,都督还需好生谋划一番才可!”

    说完话王通居然面色从容的趟入了棺材内,然后闭上眼睛再无声息。

    “先生!”张百仁手掌攥住了灵柩。

    “轰!”

    通天彻地的浩荡之光消散,天下间无数修士纷纷望来,俱都是骇然变色。无数儒家学子心中悲啼,齐齐高呼:“先生!”

    王通死了!

    看着面色从容的王通,张百仁方才知道,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从容面对生死,不贪慕长生。

    “先生!”

    书院内无数教书先生纷纷走进屋子里,眼中满是泪水。

    “先生一生做学问,不喜奢华,就这般藏了吧!”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开口吩咐道。

    听闻此言,一众弟子开始张罗办理丧事。

    天下各路儒家学子不远万里前来吊唁,张百仁在书院呆了七天,待到王通下葬,才准备行程,思考大隋的事情。

    “大隋不亡,我就无法步入至道!”站在书院后山,瞧着郁郁葱葱的树林,张百仁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这个念头。

    一边是大隋存亡,无数百姓疾苦,另外一面是至道阳神,长生久视。道家修行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长生久视,这二者皆是自家心中的信念,一旦双方冲突,出现崩塌,对于张百仁来说乃是致命的打击。

    到底要长生久视还是天下太平,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有明确答案。我长生久视便好,谁去管那些蝼蚁的死活?最无情、最愚昧者,百姓也!

    “先生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我却不信!我一定要突破!”

    ps:今天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