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活炼

第六百七十五章 活炼

    张百仁是何等修为,何等眼力,只一眼就看出了这三兄弟的不同之处,似乎一部功法被三兄弟分开来练,这功法当真令人惊讶至极,匪夷所思。

    六具僵尸将三人围住,僵尸不知疲倦、没有疼痛,不断的挥拳撕咬。那三兄弟此时似乎化作了三头六臂般,兄弟一心拦住六具僵尸的力量。

    张百仁抱着手臂不语,静静的等候三兄弟屈服。

    谁能想到,剑道修为震惊天下的大都督炼尸之术居然也如此厉害,眼前这六具僵尸都是银尸。

    银尸相当于易骨境界,而且还是易骨大成的修为。

    时间在点点流逝,三兄弟体力确实充沛,不过任谁鏖战三日,此时也疲倦不堪,气血衰败。

    三日过去,三兄弟已经开始险象环生。

    “好厉害的功法,好深厚的根基,一身修为当真不可思议,就算见神也不可能连续战斗三日,但偏偏三兄弟做到了!”张百仁面带震惊之色。

    “只要你等将功法奉上,本都督或许考虑饶你等一命。不然稍后尔等身亡,将你等尽数点天灯,不怕你们不招供!”张百仁心有算计,自家乖乖水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

    三兄弟不语,修行功法乃安身立命所在,岂能泄露出去?

    三人不开口,张百仁也不着急,而是慢慢的坐下来配置乖乖水。

    再过半日,那三兄弟终究体力耗尽,被三只僵尸擒住,困在了架子上。

    张百仁端着青花瓷碗,乖乖水清澈透明,无色无味。

    捏住老大的嘴,张百仁点中对方喉咙关窍,那老大拼了命的挣扎,但却只听得咕咕咕,所有乖乖水一碗下肚,吞的一点不剩。

    “这是什么东西?”老大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也不开口,静静等候乖乖水发作。

    大概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只见老大双目朦胧,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用锉刀修理着指甲:“怎么说?功法在哪里?”

    “功法在老宅房梁机关上!”老大迷迷糊糊道。

    “大哥!不能说啊!”

    其余两个兄弟惊叫:

    “你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有本事真刀真枪打上一场,何必如此下作!”

    对于那呲目欲裂,不断挣扎的两位武者,张百仁没有理会,而是再次开口:“你家老宅在哪里?”

    “太原城……”

    在两位兄弟悲愤欲绝的目光中,自家老大倒豆子般,将所有秘密交代的一清二楚。

    将那地方记下,张百仁看向老二、老三:“本都督这手段如何?”

    “卑鄙!”

    “无耻!”

    二人啐了一口,被张百仁避开,下一刻拿出一把金针,扎入了老大的周身百窍,然后猛然一弹,所有金针齐根打入了窍穴深处。

    “大人,水银已经备好!”门外传来李宝的声音。

    张百仁去门外将水银端进来,瞧着依旧迷迷糊糊的老大,一大碗水银灌了进去,然后一张黄色符纸贴在老大的头上。

    “混账,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大哥!”水银这东西可不是随便灌得。

    “嗖!”

    大袖一挥,三口朱红色的棺材摆放整齐,那老大直接被张百仁塞入棺材内:“易骨大成武者可是上等炼制僵尸的材料,如今乱世将至,各大门阀世家终于舍得大出血了!”

    易骨大成境界,只要舍得材料,肯刻苦用功,这一切都不难。

    门阀世家欲要与大隋博弈,财物留着当然不行,要发挥出来才是实力。

    “混账,你居然敢活炼!你居然敢活炼!”

    老二与老三怒吼出声,拼了命的挣扎,但牛皮绳岂是二人能挣扎开的?这牛皮绳可是特制的牛皮绳,专门用来捆束武者。

    咔嚓!

    棺材盖子合闭,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老二与老三:“别着急,接下来就是你们了!想要死亡可没那么容易,有本座特制的金针还有水银,你们至少三年才会彻底死亡,化作僵尸!”

    说着话来到老二身边,那老二拼了命的挣扎,但见张百仁手中一把金针迅如闪电猛然扎下,那老二居然停止了挣扎,眼睛里满是悲愤、绝望,怒火升腾。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等兄想要我项上人头去领赏,我自然可以将你们化作僵尸为我所用,你们若不动贪念,我又如何会与你们为难?一饮一啄俱都是天数也!”

    说着话,将一大碗水银在老二悲愤的目光中灌了进去,然后扔入棺材里,贴上符纸,沉入地下。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老三此时肝胆欲裂,鼻涕眼泪齐齐下来。被人炼制成僵尸,那可真是永世不得超生。

    “知道错了?”张百仁看向眼前的老三。

    “错了!错了!小人知道错了,还请都督恕罪!还请都督恕罪啊!”老三拼了命的点头。

    “晚了!”张百仁手中一把金针扎入老三体内,俱都是齐根没入。

    “张百仁,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咱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日后天下必然没有你容身之地”老三破口大骂,之前的讨饶化作了绝望的疯狂。

    “你看看,我不过是想要试试你究竟有没有真心悔过,你居然如此骂我!”张百仁停下动作:“我本来是考验你,谁曾想到你居然依旧不知悔改!”

    考验?

    老三一愣,眼中狰狞下一刻尽数化为惶恐:“都督饶命,都督饶命!是小人错了,小人再也不敢了!小人再也不敢了!还请都督再给小人一次机会吧!”

    “真的不敢了?”张百仁看着老三。

    老三小鸡啄米般点头:“小人知错,再也不敢了!”

    张百仁似笑非笑,一碗水银灌了下去。

    却见那老三面色扭曲,脸上依旧陪着笑容:“还请都督饶我一次!”

    “我饶你?谁又来饶我?”张百仁轻轻一叹,将那老三一把扔入棺材中,瞧着那老三变来变去的面孔,就是不敢发作,张百仁心中觉得好笑:“当真不敢了?”

    “不敢了!小人真的不敢了!”老三脸上陪着笑容。

    “三年之后再说吧!”张百仁一掌将棺木合上,然后沉入了大地。

    口中开始掐诀念咒做法,脚踏罡斗留下道道印诀,鸡血等祭品纷纷洒落。

    “这等神通,我绝不能放弃!”张百仁处理好后院的僵尸,起身向太原城赶去。

    张百仁离去不久,李宝站在后院门外,透过门缝瞧着院里,轻轻一叹,左右打量一番,悄悄推门走了进去。

    张百仁南下,心中思考着老大所言。按照老大所说,三兄弟修炼的功法不知名字,乃是一块白骨上发现的。

    本来这是一套功法,但三兄弟资质、悟性有限,没得选择只能每人练习一卷。

    张百仁听了大感好奇,在这功法上他感受到了上古的气机,与青木不死之身的带给自己的感觉一般无二。

    遮掩了踪迹,张百仁悄悄潜入太原城。若叫李家知道自己来到太原,只怕事情必有波折。

    张百仁心中念头流转,缓缓迈步走在太原城中,随手买了一把糖炒栗子,心中思忖着三兄弟的住址。

    太原城西,向阳老宅,门口种着一排柳树。

    张百仁慢慢在太原城中走着,一双眼睛内闪烁流光,打量着太原城的布局。

    “李家成了气候!”瞧着李府上空磅礴的气数,一只玄鸟隐匿在气数最深处,悄悄蛰伏,隐匿了自家踪迹。

    “李世民!”张百仁收回目光,口中叨念一句,不知想些什么。

    ps:今天还是四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