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暴雨前奏,高句丽异动

第六百七十九章 暴雨前奏,高句丽异动

    张百仁笑语盈盈的看着那老大,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等候时间。不开口没关系,有的是办法叫你开口。

    手指敲击着棺木,时间点点流逝,那老大忽然觉得一阵晕眩,知道事情不妙,极力对抗昏昏沉沉的睡意,但却无可奈何,在昏沉中失去了意识。

    “这三头六臂卷的另外一半在什么地方?”张百仁看着眼前的老大。

    老大身子轻轻一阵抽搐,迟迟不肯开口,显然三头六臂是其心中最大的隐秘。

    过了一会,才听老大道:“当年我们兄弟进入遗迹,只获得了这三头六臂的上半卷,若有下半卷我兄弟早就天下无敌了。”

    张百仁闻言苦笑,开什么玩笑?没有下半卷?这怎么行?

    手指敲击着棺木,张百仁面色略带难看:“当真没有下半卷?”

    “没有!”老大咬着牙齿。

    “遗迹在什么地方?”张百仁继续发问。

    “遗迹早就坍塌了”老大无奈道。

    “哐当!”棺木闭合,张百仁面色难看的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了一会才道:“这件事怕是麻烦了,三头六臂只有半卷,下半卷去哪里寻找?”

    将众人埋入地下,张百仁起身走出院子,瞧见萧家兄弟、左丘无忌在外面等候。

    “大人,李宝兄弟?”骁虎问了一声。

    “再也出不来了”张百仁面色沉重道:“可惜了他的资质,日后后院万万进不得!”

    听闻此言,萧家兄弟与左丘无忌齐齐打了个冷颤,你看我我看你,面带畏惧之色的看了后院大门一眼。

    “铜模之事调查的如何了?”张百仁向着大厅走去。

    “事情麻烦了!这件事牵扯太广,想要捋出头绪怕是难啊!”骁龙在旁边叹了一声。

    “哦?”张百仁坐下。

    “大人,法家一位弟子似乎发现了一些线索,正要禀告上来”左丘无忌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了一句。

    “法家弟子?何在?”张百仁动作一顿。

    诸子百家鱼龙混杂,实在难辨的很,有的人心向大隋,有的人相助门阀世家,诸子百家各各学说也不是一条心,内部矛盾重重。

    “大人稍后!”左丘无忌起身去了外面,不多时就见其领着一位容妆朴素,身穿麻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三十多岁,行走一板一眼,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一种规矩、法度的味道。

    “见过都督!”法家弟子恭敬一礼。

    “起来吧,听说你知道关于铜模失窃的消息?”张百仁双目炯炯的看着法家弟子。

    “回禀都督,就在皇城内便有一家作坊,作坊内暗自铸造铜钱。大人虽然抄了马家钱庄,但这作坊却依旧在运转。”

    “你如何得知?”张百仁问了一声。

    “说来也是巧,学生那日在皇城外的酒楼里与人论道,可以遥遥的看到皇城,那日见到几辆大车经过,却听得那车轮辘轳压地声音不堪重负,普通的蚕丝怎么会压得那马车车轴出现异响?于是学生起了心思,暗中监视,果如我所料,每日都会有三两大车路过,这三辆大车内都是铸造好的铜疙瘩,只要入了作坊熔炼浇注,便可化作铜钱”法家弟子恭敬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将此事写了详细文书呈递上来。”

    “学生早就备好了”法家弟子自袖子里掏出一份文书。

    “你叫什么名字?”张百仁接过文书,好奇的看着眼前法家弟子。

    “学生曹蠻”法家弟子恭敬道。

    “嗯,这事若能成,本都督手下正缺一位文书,你留在本官手下听用吧!”张百仁道。

    “多谢大人!”法家弟子闻言恭敬的行了一记大礼,眼中闪过一抹兴奋。

    张百仁可是杨广身前的红人,能在张百仁手下做事,自然很满意。

    “报!”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何事如此惊慌?”瞧着快步走入门的军机秘府探子,张百仁问了一声。

    “大人,边关加急密报,高句丽有不轨之心,正在暗中调动兵马集结于边境”探子手中递上文书。

    “嗯?”张百仁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文书,然后迅速拆开。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将密信折好:“叫人签发两份,一份送入陛下书房,一份送入永安宫。”

    侍卫闻言领命而去,张百仁打开法家弟子送来的文书,扫视一眼递给了左丘无忌:“去搜查陈家作坊,若有端倪,直接将这陈家作坊抄了!”

    左丘无忌一愣,这貌似不是张百仁的风格。张百仁不素来都是讲证据,辨法理的吗?怎么凭一纸文书直接抓人?

    张百仁面色不好看:“只怕有大事即将发生,此事耽搁不得!外患已经到来,没时间在内部消耗精力了。”

    左丘无忌闻言楞了一下,赶紧起身去照办。

    张百仁看向萧家兄弟:“本都督这里有事情需要你们亲自前往涿郡走一遭。”

    萧家兄弟闻言一愣,什么事情居然值得兄弟二人一起去?

    张百仁既然吩咐,兄弟二人也不敢发问,此时张百仁的脸上满是严肃,前所未有的严肃。

    三言两语将众人打发出去,张百仁才心中沉思,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划过:

    三征高丽!

    不知为何,看到这封书信,张百仁顿时就知道,距离三征高丽不远了。

    自己能不能逆改大隋命数,在风雨动荡之中保下大隋,全看此次战争。

    “高句丽!”

    张百仁眼睛眯起,对于后世来说,高句丽不过弹丸小国罢了,不够一颗原子弹轰的,但可别忘了现在是大隋,突厥、敦煌地界并不在大隋的地图上。大隋只是占据着最为富饶的中域罢了,高句丽虽然土地面积及不上大隋,但差距绝对没有那么大,也就是几倍的差距。

    而且这些年高句丽休养生息,大隋却门阀之间相助倾轧,不断内斗消耗了不少实力,面对着兵锋正盛的高句丽,没有人敢大意。

    高句丽如今处于北地苦寒所在,士兵各各身材壮硕,乃是真正的苦寒战士。大隋怕未必能及得上!

    自古以来都有一种说法,得北方者得天下!

    为何?

    北方之人长年生于苦寒之地,战斗力意志都非靡靡的南方可比。

    手指敲击着案几,张百仁不断书写着一封封文书,同一时间天下各地无数探子纷纷出动,向高句丽秘密潜行而去。

    上书房

    杨广身前一副古老的地图摆开,此时杨广手中拿着密信,面色阴沉不定?

    “高句丽居然想要兴兵?莫非被其察觉到了什么?”杨广面色阴沉,缓缓收了案几上的地图,过了一会才道:“高句丽兴兵,正合我意!区区弹丸小国,我大隋百万天兵,弹指可灭也!”

    说完话杨广站起身在上书房中来回走动,不知想些什么。

    永安宫

    萧皇后眉头紧锁

    “高句丽作乱?”

    皇城内

    一大队军机秘府高手将陈氏作坊围住。

    “哟,各位大爷围住我这作坊有什么事?”陈家掌柜看着来势汹汹的各位军机秘府高手,立即凑上前来卑躬屈膝的讨好,一大把银钱向左丘无忌的手中塞去:“官爷,咱们都是小本买卖,经不起折腾,还请官爷多多包涵。”

    “你是陈氏掌柜?”左丘无忌将银钱收起来,有好处不拿白不拿。左丘无忌也是武者,习武需要消耗大量的钱财,缺钱的很啊。

    “是,小人正是掌柜”那老板赔笑,见到左丘无忌收了钱,心中松下一口气。

    “你是老板,那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