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北斗七星高

第六百八十二章 北斗七星高

    见到独孤罗似乎没有听懂自己话语中的意思,张百仁继续厚着脸皮道:“若论用剑,天下无数剑者,莫能出超出我右者!”

    独孤罗只是哼哼唧唧的应和着,瞧这老东西揣着明白装糊涂,张百仁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有侍从捧着一个匣子,走入大堂,放在案几上。

    “匣子内便是传说中的七星龙渊”独孤罗道。

    张百仁直接拿过剑匣,叫独孤罗的双手僵持在空中,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得,这位爷干脆打算明抢了。”

    打开匣子,做工精致华美的剑鞘出现在眼帘,张百仁一把将七星龙渊剑拿在手中,只觉得入手微沉,但整把剑似乎与虚空中的北斗七星迎合,冥冥中有星光垂落,与七星剑交相呼应。

    “嗡~~~”

    一阵响亮的嗡鸣,却见七星龙渊剑出鞘,一抹寒光划过空气,似乎令人毛孔在瞬间被寒意冰封住。

    朦胧中仿佛北斗七星降临,叫人犹若置身于无尽星辰海洋。

    “好剑!好剑!真真正正可以吹毛断发,斩杀鬼神的好剑!”张百仁瞧着寒光流转,可以照人的七星剑,露出喜爱之色,爱不释手的把玩。

    瞧着张百仁不肯松手的样子,独孤罗面皮抽搐,过了一会才苦笑着道:“都督既然喜欢,这七星剑便送给你了!俗话说得好,宝剑赠英雄,都督当得上一声英雄也!这七星剑落在你的手中,也绝对不会辱没了如此神剑!”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张百仁面带羞涩:“不过独孤大人既然非要将宝剑赠我,我也不好推却,既然如此这宝剑我便受着了!”

    瞧着张百仁,独孤罗有些发愣,世上怎么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谁非要赠给你了?明明是你小子起了贪墨的心思好吧,倒不如卖你一个人情。不曾想这小子狼心狗肺,居然说自己非要给他,这恩情也淡了大半。

    “哐当”

    宝剑归鞘,张百仁直接将龙渊剑挂在腰间,爱不释手的把玩。

    “贤侄修为通天彻地,不知如今到了何种境界?”独孤罗瞧着张百仁,试探问了一句。

    “唉,剑道浩渺无边,我在其中的建树亦不过是沧海一栗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张百仁宝剑在手,心中安定下来:“当年本都督与独孤家有约定再先,只希望独孤先生莫要忘了!”

    “怎么会忘记,都督尽管放心便是!”瞧着七星龙渊剑,独孤罗一阵肉疼。

    “既然如此,那本都督就不打扰了。独孤大人日理万机,还是去忙国事吧!”说完二话不说站起身便离去,留下独孤罗站在庭院内久久无语。

    “大人!”

    左丘无忌将张百仁迎上了马车,皮鞭一挥二人消失在独孤阀府邸。

    “七星龙渊果真名副其实,由北斗七星的陨铁铸造,只可惜我修炼的不是炼星术,不然的话此剑……”说道一半张百仁没有继续说,而是利用剑气蓄养着手中的宝剑。

    回到府邸,就见萧家兄弟迎上前来,此时萧家兄弟一瘸一拐,周身浓浓的膏药味遥遥便能闻到。

    “都督!”二人行了一礼,眼圈发黑,显然精血消耗过度,也不知经历了什么。

    “行了,都起来吧,你们怎么还没去高句丽?”张百仁暗自惊奇。

    “大人,通往高句丽的路被人暗中把持,咱们兄弟过去差点被人留下性命,亏得我兄弟这些年苦修武艺勤练不缀,不然今日非要交代在哪里不可”骁虎道。

    “有人封锁了前往高句丽的路口?谁做的?”张百仁眉头皱起。

    “足足十三位阳神真人,这般手笔……”

    张百仁闻言面色阴沉下来,里外勾结大隋不灭亡才怪呢。

    手指敲击着七星剑,一行人走入大堂,张百仁道:“这些家伙想要封锁消息已经晚了,咱们这边早就听到风声有所准备。”

    “此事本都督自有交代,你们下去吧”张百仁道了一声。

    萧家兄弟一瘸一拐的离去,左丘无忌担忧道:“不知是那家道观、门阀的手笔。”

    “看我手段!”张百仁闭上眼睛,五神御鬼大法运转,冥冥中一道道阳神出窍,向边关赶去。

    不多时,张百仁睁开眼睛:“此事有些麻烦,金顶观当真不知死活,难道破罐子破摔了不成?”

    听了张百仁的话,左丘无忌噤声。

    “去将金顶观最近的资料与我拿来!”张百仁道。

    不多时,有侍卫递上一份文书,十五年来金顶观过往尽数再此。

    金顶观终究没有熬住,三位老祖自立纯阳道观,和金顶观分了出去,日后双方之间再无瓜葛,这因果也自然分了出去。

    “张斐居然证就了阳神!赵如夕也证就了阳神!”张百仁面色怪异,手指敲击着案几不语。

    清官难断家务事,此事左丘无忌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插嘴半句。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他们过得倒是自在,我娘却在涿郡一个人受苦!”

    “哟,这小子居然也开始修炼了!”张百仁看着张百义的资料,惊诧了一声:“也不知天书有何等本事,这小子修炼出几分精髓。”

    “不错嘛,居然开始行走周天了,只是这小子太过于贪恋美色,坏了原阳,修炼起来日后可有的麻烦了!”看了一会,张百仁将手中文书扔掉:“劣迹斑斑,纨绔子弟!”

    与张百仁比起来,张百义已经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然后在进入山中潜修。

    这小子在金顶观整日混在女人堆里,终究惹出了祸患,坏了人家名节,此事虽然被金顶观压下,却也有风声泄露出来。

    手指敲击着案几,张百仁便将文书扔在一边,区区一个纨绔子弟罢了,烂泥扶不上墙。

    纯阳道观对张百义的期望太高,毕竟张百仁天资绝顶威震天下在前,张百义没道理会比张百仁差?更何况张百义身兼纯阳道观与天书两大绝学,怎么也不能比张百仁这野路子差吧?

    结果这小子整日里乱搞,不求上进,道法不高不下,麻烦却惹了一大堆。

    “边境不用去管他,只待朝廷大军开拨,任他有惊天计谋,也是碾压的下场!”张百仁拿着七星剑来到后院,借助阳光缓缓擦拭,然后一缕太阳真气灌注其中。

    “嗡!”

    冥冥中七星之力感应,七种玄妙之力加持而下。

    北斗定乾坤,分四季。

    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七星剑居然可以逆改天时,借助四季的力量用来对地,我最近参悟二十四节气心有感应,倒也是机缘造化,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感受着冥冥中北斗传来的意境,张百仁心有所悟:“天枢的力量是贪狼星君,统摄杀破狼。天权星乃文曲星君,与儒家气机感应。玉衡乃……”

    北斗意境不断流转,张百仁距离玉液还丹只差临门一脚,感应北斗的力量自然不会差。

    “有趣!有趣!有北斗神剑,不知有没有南斗神剑!”张百仁心中思忖。

    “嗡!”

    空气嗡鸣,张百仁手中星光缭绕,仿佛拿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束星光,随着张百仁的动作左右摇摆不断沉浮。

    “此剑若能饮龙血,必然感应通灵。不愧是铸造宗师,比朝廷铸造的屠龙剑好了不知多少倍,这回小娘那妮子有福了”张百仁收摄剑光,立于庭院中看着天空烈日:“夜晚再来看他!”

    ps:今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