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七章 鱼俱罗的心思

第六百八十七章 鱼俱罗的心思

    看着杨广,张百仁忽然说不出话,心中一股莫名情绪在缭绕升腾。

    他该愤怒,还是该悲哀?

    坏人有很多,但好人总归是有的。

    这世上还是好人占了绝大多数,不然杨广的天下岂能安稳?

    “陛下,如今大隋气数濒危,若失去民心,即便消灭各大门阀世家又能如何?”张百仁看着杨广:“陛下还需施仁政,方才能气运连绵无尽,延续大隋国运。否则失去民心,到时候必然会有人揭竿而起,取而代之。”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广摇摇头:“朕掌控天下兵马,抽调无数壮丁,天下男子皆在军中,区区一群贱民,即无盔甲又无良兵,如何是我大隋天兵的对手?”

    见到张百仁还要再说,杨广直接摆摆手:“爱卿不必再说,朕心中自有断绝!”

    看着杨广斩钉截铁的态度,张百仁只能无奈一叹躬身告辞。

    “究竟是什么给了杨广这般大底气!”张百仁站在大帐外,瞧着煞气冲天的军阵,看着那一张张栩栩如生的面孔,不由得心中涌起一股悲哀。

    这些人命运早就注定,在战场上成为朝廷与世家博弈的消耗品,当真是端的不当人子!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啊!大家都是为了活命,就为了一口饭吃,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件事也说不出值当不值当,乱世人命犹若草芥,根本就不值钱。

    “都督!”鱼俱罗走来,此时鱼俱罗脸上如沐春风,满是笑容。最近突厥可汗送了鱼俱罗不知多少礼物,还有韦室等等,鱼俱罗大丰收啊,买了不少天才地宝,各类肉食不断。

    “大将军”张百仁脸上笑容有些难看。

    “你和陛下的对话我听到了”鱼俱罗步履很缓慢,但却很沉稳,二人走到大营外,站在一个小土包上瞧着接天连地的百万大军,一个个犹若辛勤的蚂蚁,整个军营井然有序。

    张百仁一直没有说话,兴趣不高,只是静静的看着大营。

    百万大军是个虚数,大半还是征调而来的役夫。

    “大将军怎么看?”过了一会,张百仁幽幽开口。

    “一将功成万骨枯,战士马革裹尸,乃是他们的宿命,他们的最终归途。陛下心有沟壑,自有考校!能压得天下门阀世家不得不低头送上底蕴,绝非昏庸暴躁之辈”鱼俱罗叹了一口气。

    “一将功成万骨枯!好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张百仁心中火起:“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是叫我汉家大好儿郎白白去送死,这些人都是贫苦人家出身,之所以效忠于门阀世家,那是因为门阀世家给了他们一碗饭吃。那些役夫呢?那些被活活折磨死百姓呢?马革裹尸是战士的归途,那百姓呢?”

    听了这话,鱼俱罗闭口不言,只是苦笑:“我见到的死人太多,心里已经麻木了。俗话说得好,慈不掌兵……。”

    听了鱼俱罗的话,张百仁幽幽一叹。

    其实鱼俱罗没有说,这次虽然有他压阵,但指挥几十万大军作战之人并不是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鱼俱罗乃真真正正至道强者,心中有属于自己的信念,他可以无视士兵战死沙场,但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士兵去送死,因为某些‘大计’去送死。

    “陛下或许有他的打算吧”鱼俱罗轻叹。

    张百仁默然,背后诛仙四剑似乎感应到了死亡的味道,跃跃欲试不断颤抖轻鸣。

    “这天下终究是百姓的天下,我为大隋出力,平定门阀世家,还不是为了还百姓一份安宁,陛下与门阀的恩怨牵扯到了百姓……”张百仁话说到一半顿住,但其脸上的那股怨气却已经说明一切。

    “大隋若乱,到时候群雄割据还不是要死!乱世人如狗,千里无鸡鸣,比如今要残酷十倍不止!”鱼俱罗叹了一口气:“走,咱们找个地方喝几杯!”

    二人下了土坡,来到某一处隐秘所在,张百仁寻了木柴,鱼俱罗拿出婴孩头颅大小的贝壳,还有各种海货。

    “咦”张百仁面露惊奇之色:“这些东西哪来的?”

    “至道境界,已经开始触及虚空真意,本将军也能略作操控,储存一些东西还是没问题的”鱼俱罗笑着道:“其实不单单本将军,就是当今世上阳神修士,若天资出众者,也可以参悟一些空间玄妙。阳神的力量已经可以干涉空间,不然如何一日游遍三山五岳。”

    张百仁了然,拿出百年陈酿,二人一边吃烤肉,一边喝着酒水。

    过了一会,才听鱼俱罗道:“战争杀伐本将军已经厌倦,若非先生,本将军早就离去了。”

    “将军要归隐?”张百仁一愣,一双眼睛看着鱼俱罗。

    鱼俱罗点点头:“凡俗中再无牵挂,战阵杀伐于我来说不过小儿把戏,人可敌国岂会在将天下万物放在眼中?”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鱼俱罗,鱼俱罗若归隐,只怕大隋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鱼俱罗就是军中的定海神针,一旦军中没有鱼俱罗坐镇,门阀世家将手伸进来可谓是轻而易举。

    张百仁吃着烤鱼,没有多说什么,现在还不是归隐的时候。

    “将军可是收集了足够的财物?”张百仁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这次东突厥吓坏了,送上不少好东西,足够我继续参研武道!其实与你当初那般,在塞外做个牧羊人倒也不错!”说到这里鱼俱罗眼中满是回忆:“不知不觉间,你我相识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你如今至道在望,我也踏入了至道门槛,咱们不如归隐如何?”

    听到鱼俱罗居然想要拉着自己归隐,张百仁一阵苦笑:“将军,您老人活了七八十年,凡俗中的一切都经历过了,我尚未留下血脉,如何能随你归隐?更何况济世安民乃我辈职责所在,当时在敦煌中逃出的干尸大军,无数鬼神不知所踪,一旦天下大乱这些家伙还要继续蹦跶出来,你叫我如何安心归隐?我已经闭关了十五年,可不想继续闭关下去。”

    听了张百仁的话,鱼俱罗苦笑,过了一会才道:“假若有朝一日大隋真的灭亡了,你说这些门阀世家,那个会得到这锦绣山河?”

    “将军若有此意,我定然鼎力支持”张百仁看向鱼俱罗。

    “我除非脑子进水了才去群雄争霸”鱼俱罗翻翻白眼:“龙气加持下,日后武道修为再无寸进,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放弃大好前途?世俗皇权富贵,俱都仅仅只是过往云烟罢了,唯有修为长生永存。”

    张百仁与鱼俱罗喝着酒水,不知何时二人都已经迷糊大醉,留下满地狼藉。

    第二日天刚刚亮,张百仁体内气机受到冥冥中东来紫气的牵引,自然而然转醒,鱼俱罗早就不见了踪迹,留下张百仁看着满地狼藉发呆。

    张百仁到最后也没能救得下那些役夫,不得不说这叫张百仁心中有些郁闷,不知不觉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伸了一个懒腰,一双眼睛看着那炊烟淼淼的军营,张百仁呆呆的坐在土包上发愣。

    “在想什么?”淮水水神不知何时来到张百仁身边。

    “大哥!”张百仁一愣:“你怎么来了?”

    “大隋将亡,不得不来请贤弟助我一臂之力!”淮水水神苦笑。

    “大哥怎么了?”张百仁脸上满是诧异。

    “大隋若灭亡,天下神祗必然遭人暗算洗牌,还需贤弟助我一臂之力,斩杀外敌护我安宁!”淮水水神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