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零七章 六宗伐神,撕破面皮

第七百零七章 六宗伐神,撕破面皮

    张百仁施施然离去,留下袁天罡傻傻的站在院子里,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妥,大不妥!每次一想到这事,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心中升起一股惶恐”袁天罡精通命数,发现自己似乎无意中牵扯进了什么恐怖的布局一般。

    能给自己这种感觉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回到后院,张丽华坐在案几前看书,见到张百仁走进来,放下书籍道:“之前看你有些不开心。”

    “本来不开心,但见到你我就开心了”张百仁揽住张丽华的腰肢。

    张丽华点了点张百仁眉头:“净胡说,说些好听的话哄我。”

    张百仁摇摇头,抱起张丽华走入软塌:“早些休息。”

    孙安祖死了

    死不瞑目

    到死也不知道,自家部下何时逃得一干二净。

    不知何时,孙安祖发现自己已经深陷重围,然后被满面狰狞的张金称斩下了脑袋。

    孙安祖一死,一群盗匪自然追随着窦建德的足迹,前往高士达处投靠窦建德。

    第二日

    天边一缕紫气升起,张百仁猛然自沉睡中惊得坐起身,一双眼睛骇然的看向远方天空,凡人看不到的法界之内,有无量神光迸射而出。

    “天下鬼神无道,欺压百姓,狡诈乾坤,视众生如蝼蚁;今我南天师道、北天师道、金顶观、楼观派……代天下百姓诛杀天地淫祀鬼神,重启封神榜,愿天地共鉴之!”

    冥冥中,一股浩荡的力量充斥着乾坤宇内,划过四面八方无量通天。这股力量如此浩荡,居然将冥冥之中的封神榜自无量时空中召唤出来。

    张百仁快步走出屋子,一双眼睛中剑意缭绕,看向了远处无尽虚空,双目骇然。

    “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征讨高句丽在前,这些人居然敢内乱”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袁天罡的阳神面色凝重自院子外走进来:“终于坐不住了!”

    “此话怎讲?”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袁天罡轻轻一叹:“神位须有寄凭之物,这天下山水河流有限。当年大隋开国,已经赦封了四万八千大小神祗,所有长生之路已经尽数堵死。这其中的神位除了门阀、世家、功臣之外,足足有八成被法华、观山、长春、浮屠、问素、天机六宗给占了。当年此六宗乃杨坚身边的从龙之臣,所以天下好处都被六宗吃得一干二净,其余宗门虽然喝了点汤水,但却是杯水车薪。”

    “当年有六宗辅助,杨坚更是修仁政,天子龙气无敌于天下,压得各大道观根本就不敢起什么歪心思。更何况四万八千神灵体系何等强大,天下宗门据都在监察之中,各大宗门根本就不敢有什么动作”袁天罡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直到后来陛下与先帝起了龌龊,天宫于人间有了隔阂,各大宗门方才看到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于是暗中频频施展小动作,再加上门阀世家与陛下产生龌龊,各大宗门在门阀世家的相助下,逐渐扳回一局。”

    听闻此言,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袁天罡,顿时面色难看起来。手指慢慢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见到天边异象消失,方才道:“正威联盟果真厉害,这是要趁着天庭关闭,绞杀了下界的各路神祗。然后鸠占鹊巢取而代之,待到天维之门打开,众人在杀入法界,改天换日。”

    “自此之后大隋多风多雨矣”袁天罡面色难看:“关键还要看陛下能不能压得住天下各路强者。神祗中真正的强者都在天宫,各路正神据都在天宫避开下界怨气。如今大隋怨气冲天,民心流逝,神祗的日子也不好过。生存尚且不易,哪里还有香火供奉神祗?”

    袁天罡摸着胡须:“如今伐神,时机刚刚好,现在众神被民怨纠缠,实力大打折扣,正好趁机斩杀。此乃乱世亡国之兆也。”

    听了袁天罡的话,张百仁想起了淮水水神,不知淮水水神会不会趁机动作。

    淮水乃天下有数的水流之一,淮水水神是众神中顶尖的存在,一身神通、法力深不可测,各大道观也未必敢招惹。就像是华山山神,实力深不可测,各大道观就算是再傻,也不敢去讨伐华山山神。

    “诸宗伐神”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

    六里村

    村门前土地庙早已荒废,更不见庙祝主持。

    随着大隋逐渐折腾,天下百姓流离失所,流浪天下,村庄中留下的都是等死的老弱病残。

    这一日

    远处走来一位身穿法衣的道人,却见道人面无表情的里来到土地庙前,看着荒废的土地庙,搓了搓双手:“法力低微,好的神位轮不到我,这六里村神位倒是不错。我若能得此神位,倒也好做个死后依托。”

    说完后走入土地庙,瞧着已经落满灰尘的泥塑,慢慢开口:“土地何在?贫道金顶观徐罗,还请土地出来一见。”

    “唉!”一阵叹息声响起,只见泥塑一阵蠕动,六里村的土地泥塑雕像居然缓缓自高台上走下来。

    “见过道友”六里村土地眼中满是惆怅,似乎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

    “贫道欲要请土地转世轮回,交出神位,土地以为然否?”徐罗看向土地爷。

    “当年亦如这般,一切俱都是跳不开的轮回。看到了你,我便想起当年我亦如你这般意气风发,抢了上一代六里村土地的神位”六里村土地看着眼前的徐罗,亦如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这便是天道大势,长生不死不过奢望罢了。不成至道,长生难证!我等将自己与世俗皇朝荣辱捆绑于一身,是何等的悲哀。自从之后灵魂不纯,难见至道。”

    徐罗早就被长生的欲望充满了头脑,根本就听不进六里村土地的言语:“长生便是长生,哪里有那么多说道,还请道友转世轮回。成王败寇,道友请转世吧。”

    六里村土地看了徐罗一眼,声音透漏着一抹沧桑:“时子悠悠,更无半亩闲田。路转西樵担林边,却得好个清闲。闲来黄庭两三卷,跳出红尘坐观……。”

    声音幽幽,泥塑缓缓化作齑粉,唯有一道神诏悬浮于虚空。

    “嗖!”六里村土地爷的魂魄自神诏内飞出,虽然失去了土地爷神位,但脸上并没有任何失落,反而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

    徐罗将神诏抓在手中,开始运转法力炼化。瞧着满面狂喜的徐罗,那土地爷轻轻一叹,魂魄已经不见了踪迹。

    “真是酸,长生不死神位再此,那个能抵抗这等诱惑?”徐罗瞧着魂魄消失,不屑一笑,继续陷入狂喜之中。

    晓城村

    晓城村土地庙

    今日来了一位天师道的道人。

    天师道道人看着荒凉的晓城村,轻轻一叹,迈步来到土地庙。

    “还请土地爷转世投胎”天师道人话语平淡。

    “这才多少年,天下又要大乱了?天道轮回变迁,果真深不可测!”只见泥塑雕像缓缓蠕动,慢慢自台阶上走下来:“你这道人想要神位,还需接我一招。”

    “如今天地间浑浊之气上升,因果怨气纠缠,你早些年受了百姓的香火愿力,如今必遭因果反噬,不知你一身本事还剩下多少?莫说一招,十招、百招我也接着”天师道人淡然一笑。

    “是吗?杀你只需一招而已!”那道人冷冷一笑:“你却不知我生前的名号,你若知道我生前名号,断然不会这般和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