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逆转天时

第七百二十七章 逆转天时

    无怪乎张百仁心中郁闷,看不清场中的形势。

    本来门阀世家与杨广争斗,后来又加入高丽、百济,如今高丽居然又配合刺客世家,这就有点乱了。

    此时就算傻子也能看出,高丽与百济闹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给刺客世家制造机会。

    瞧着面带不敢置信的刺客,张百仁缓缓抽回手中长剑,七星剑星光朦胧,不见丝毫血渍。

    张百仁面带冷笑,看着刺客的容貌扭曲,化作了一个身材瘦弱的汉子,冷然一笑:“吃一堑长一智,你等以为本都督没有丝毫的准备吗?”

    此时场中大乱,好在诸位将军卸了枷锁,一个个加入战场调兵布阵稳住了形势,甚至于开始逐渐反扑,向高丽与百济的大军围去。

    “嗖!”

    张百仁手指一弹,长剑轻吟,猛然身化剑光,向着乙支文德斩杀而去。

    毫无疑问,乙支文德在这次的行动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若能擒下乙支文德,事情便会水落石出。

    “护驾!”

    高丽阵营传来一声呵斥,乙支文德身形一闪退入了大军中,只见大军猛然一举,层层铁盾铺开。

    “嗤!”

    刺穿白纸一般的声音响起,张百仁一剑刺穿了铁盾,将铁盾后的士卒斩成两段,霎时间血液满天喷溅。

    “张百仁,休要放肆!我来会你!”高丽阵营内一位修士挡在了乙支文德身前,面对张百仁射来的剑光,对方居然不闪不避,伸出一只手来抓拿。

    “药人!”张百仁剑光居然一阵盘旋,退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一辆战车上。

    并非张百仁怕了药人,而是怕药人污秽了自家七星剑的灵性。如今七星剑洗练并未完成,有些力量还需避讳。

    所谓的药人,并不一定用药炼制成的,而是极有可能还有些一些其他的东西。

    红拂女便是药人,后来修炼药王真身,随便一滴血液便可生死人肉白骨,不说断肢重生,不死不灭还是有的。这期间被杨素喂了多少的灵药,喂了多少的疗伤灵药,简直数不可数。

    即便如此,红拂女还需要铁线虫来辅佐,熔炼体内的药毒。

    是药三分毒,良药尚且如此,更何况从小被毒药喂养的家伙?

    是药三分毒,良药尚且有三分毒性,那毒药的三分毒性呢?

    药人的毒性并不是那么简单,当可分为阴、阳、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属。

    瞧着眼前略带蓝色的药人,张百仁摇摇头:“造孽!”

    可惜七星剑没有洗练完成,不然绝对不会惧怕任何污秽。

    “来!”

    张百仁手掌一招,一把普通的铁剑落在其手中,然后一招天外飞仙使出。

    “噗嗤!”

    药人只是易骨境界,面对张百仁剑意的压制当然毫无还手之力。然后便见那铁剑刚刚刺破药人肌肤,便已经侵蚀消化,不见了踪迹。

    “好强的毒性!”张百仁面色一变,手中换了印诀,一道道雷霆开始酝酿。

    下一刻却见张百仁手中一声轰鸣,紫色的雷电仿佛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在空气中留下焦糊的味道,向着药人扑了过去。

    “这里可是大军,你以为没有避雷措施吗?”乙支文德摇摇头,只见张百仁手中雷电居然在空中蜿蜒,然后被远处一尊战车上的一根奇异铁柱吸走。

    这根铁柱看起来相当精致玄妙,上面道道符文流转不定,吸纳了张百仁的雷电后,铁柱居然化作了紫色,有淡淡光华投射而出。

    上古大能,大神通者无数,两军交战怎么会不防备雷霆这等手段。

    张百仁想拍自己一下子,怎么忘了这茬。

    “算你命大!”张百仁冷冷一哼,在战场上确实是奈何不得这药人,若在外面自己一击便可将对方劈死。

    这也是许多精通道法之人不愿意上战场的原因,因为来到这里处处受克制,和普通人一样脆弱,稍有不慎便会一命呜呼。

    而且更有诡异莫测的兵家大阵,道家高手若无必要也不会强闯。

    “嗖!”

    张百仁直接跳下战车,钻入了泥土里。

    乙支文德骇然失色,二话不说立即向远处青铜铸就的战车跑去。

    “铜墙铁壁,水泼不进!”

    有高丽将军呵斥一声,大阵变换改变了周边的磁场。

    “砰!”

    本想着冲出地面将乙支文德劈成两半,却不曾想将自己撞得个晕头转向。

    “唉!”张百仁揉了揉红肿的脑袋,好在有凤血之力不断修复,不然这一下便要去了半条命。

    “兵家阵法相当诡异,而且没有办法破解!”张百仁无奈撤回,兵家最厉害的是什么?你明明知道对方兵家的大阵,但你却破不开。若想破开,唯有两军对决短兵交接。尤其是如今这般,两军几十万人的大阵,就算鱼俱罗亲至也要花费一番手脚。

    “可惜没能杀掉乙支文德,总觉得这厮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张百仁钻出地面,手掌一抛人种袋飞出,向着高丽大营飞去,只见得天地间狂风卷动,不知多少士兵连根拔起,被人种袋强势的吸摄,化作了养分。

    “吽嘛尼叭咪吽”

    光明法师手中再次凝结六字真言,化作六字真言贴向人种袋覆压而去。

    张百仁摇摇头,对于六字真言贴颇为无奈。

    六字真言贴若论威能,未必有多大,自己一剑便可斩开,但若被对方封住,将会镇压一切。压制一切法,一切神通。

    人种袋收回,诸般手段被克制,这就是大家不愿意上战场的原因。

    高丽

    乙支文德来到后方大营:“可曾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大人做法!”侍卫恭敬道。

    乙支文德登临祭台,在祭台上摆放着七盏油灯,随着乙支文德手决打出,却见那七盏油灯与天地间气机交相呼应,然后在那油灯的周边浮现出朦胧星光。

    冥冥中,天空的星斗居然与眼下七盏油灯交相呼应。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摇光,北斗七星竟然与眼下的七盏铜灯产生感应,不断发生某种玄妙交流。然后在天地磁场的作用下,却见七盏铜灯自发轻轻移动,化作了北斗形状。

    此时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了南方,俗语云: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如今下界正是盛夏,北斗七星的斗柄自然指向正南方。

    “咦,不对劲啊!为何这些高丽士卒铠甲下居然穿着棉衣?”瞧着汗流浃背的高丽大军,张百仁眼中浮现出一抹愕然,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哎……快看,北斗七星怎么在白日里显现了!”袁天罡一声惊呼,即便烈日炎炎也遮掩不住北斗七星的光芒。

    瞧着那耀耀生辉的北斗七星,不知为何张百仁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那是有人在做法,居然扭转了天象,代价怕是不小!”白云自远处走来。

    “快看!快看!北斗七星居然在缓缓的移动,你快看那北斗正在旋转,向着西方转去!”又有人开口,居然是张百仁的熟人浮云老道,也不知这厮在军中作甚。

    “糟了,怕是不妙!”袁天罡面色狂变:“高丽好大的野心,居然想要逆转天时,将我等活活冻死,撬动北斗不知要付出何等代价,当真是活腻味了!”

    “怎么办?”张百仁明显察觉到了身边磁场的变化,空气在迅速干燥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