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二十九章 逆转天时之备战

第七百二十九章 逆转天时之备战

    如今深秋已经降临,大隋将士身穿铁甲,站在秋风中瑟瑟发抖了。

    稍后不知寒冬是否会降临,没时间去冲击高丽阵营,大军连忙回缩,开始去山中砍柴伐木,准备过冬。

    杨广顾不得外界形势,狂热的勾勾画画。

    张百仁怀抱长剑,秋风虽然萧瑟,但却奈何不得其分毫。

    “可有办法打断这神通?”张百仁眼中满是杀机,抚摸着七星剑的剑柄,在这萧瑟的秋风中,七星剑也凉了。

    “找到施法之人,将其斩杀便可!”袁天罡道。

    “高丽大军防守严密,想要打断对方施法何其难也!”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无奈。

    一边袁天罡打量着高丽阵营,欲要找出高丽阵营的破绽。

    高丽大帐

    此时乙支文德汗如雨下,周身浸染了一层汉浆。

    脚下罡斗步伐不停,一边侍卫手中端着水壶,瞧着披头散发的乙支文德,连忙将水壶塞入乙支文德的口中,趁机给乙支文德灌注一些水流。

    足足饮了七壶水,才见乙支文德闭上眼睛,口中继续念咒。

    大帐下的泥土已经仿佛被雨淋过一般,一脚踩下去满是泥泞。

    瞧着七盏油灯已经开始旋转,斗柄自南方转移向西方,乙支文德脸上满是凝重:“继续上贡品。”

    若非有东突厥、西突厥、吐蕃、契丹等周边各大部落相助,贡献了无数天才地宝,乙支文德还真不敢施展小周天星辰神术。

    “添加灯油!”乙支文德呵斥了一声。

    立即有侍卫上前,小心翼翼的将乳白色灯油倒入了油灯中。

    灯油,不是普通的灯油。

    普通灯油如何承接星辰伟力?如何勾连星辰的力量?

    这灯油经历千锤百炼,日夜祭炼,不知多少种天才地宝混合而成,方才有如此神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滴灯油比黄金都贵。

    灯油注入,乙支文德开始再次脚踏罡斗,不断施展术法,念动咒语,对准摇光不停念咒,一滴滴殷红色血液滴入灯盏之内。

    “砰!”

    摇光大放神光,在贡品以及乙支文德血液的作用下,开始缓缓移动。

    从盛夏至深秋很难,但从深秋至寒冬,乃至一个质的转变,可谓是难上加难。

    乙支文德面色凝重的走着,口中不断念咒,点点殷红色血液逸散而出。

    即便有天才地宝代替自己承担因果,承担万物的反噬,却也难以全部化解,自己也要承担一部分。

    “真是费力不讨好的活计,早知如此何必多嘴说自己能逆改天时”此时乙支文德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谁叫自己嘴快,不小心将事情说了出去。

    大隋、高丽、门阀世家暗中博弈,再加上虎视眈眈的塞外异族,若能将大隋百万精锐尽数留在这里,那中原便成不设任何防备的牧场,任凭周边异族马踏江河,再次重演五胡乱华之劫。

    所以自己一定要成功,一定要逆转天时唤来寒冬,不然单凭耗费这么多物资,若自己不能逆转天时,只怕高丽也会惹来各大部族的不满。

    一阵阵寒霜不知自何处卷起,大帐内温度急转直下,油灯的火焰在此时似乎被寒霜压低了许多。

    就连那青铜色的古灯下,也沾染了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寒霜。

    外界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星空,他能感觉到北斗七星对太阳之力的干涉。

    北斗七星本来便是一个阵法,随着七星旋转,磁场扭曲,太阳距离大地被无限拉远,太阳的蓬勃的生机被北斗转化为死寂的力量投注而下。

    “砰!”

    瞧着那不断移动的七星,一边张瑾跺碎了脚下的青石:“混账,众位可有什么办法破灭这神通?若不破灭,就算能打断对方施法也是好的。”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俱都无奈的摇摇头。

    不是能不能,而是不值当!

    为了大隋,做出逆改天时的举动,简直是疯了!一个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当真混账,若非天宫正神关闭法界,对方也休想这般轻易施展神通!”一边虞世基面色苍白,裹了一层层衣衫,站在瑟瑟秋风中面色铁青。

    “陛下到底打什么算盘?”张百仁看向张瑾。

    他不信张瑾不知道!

    张瑾闻言苦笑:“都督莫要为难我,这等事情说不得!说不得!”

    说不得确实是说不得,张百仁面无表情,心中却有些难堪,张瑾等人知道,而自己却不知杨广的计划。

    “陛下与自己果真还是有隔阂,我终究身在军机秘府,是皇后娘娘的人,陛下虽然信任我,但这等关乎身家性命的大事上,却依旧对我有所防范,这便是帝王心性!”张百仁心中沉默。

    张瑾苦笑:“都督,不是陛下想隐瞒,而是这种事情真不能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旦消息走漏,只怕事情就麻烦了,凭空增添无穷变数。而且当今世上能掐会算精通推演之人数不胜数,陛下也不得不防着一手。”

    听了张瑾的话,张百仁不置可否,只是一双眼睛静静的的看着北斗七星。

    虚空中北斗七星越加耀眼,远处山林无数渺小的黑影仿佛辛勤的蚂蚁,不断搬运着粮食。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剑鞘,思忖破局之法,以及这件事带来的后遗症。

    毫无疑问,经过这么一折腾,大隋不得不撤兵。

    天气骤暖咋寒,必然会爆发瘟疫。

    大隋粮草未来一年必然紧缺,怕支撑不起百万大军的消耗。

    “若真的逆转寒流成功,无数将士没有棉衣,必然都要生病,到时候唯有撤退一条路,甚至于不知多少士卒会在北风中活活冻死!”张百仁面带难看,毫无疑问,一征高丽已经到了尾声。

    莫名其妙的丢下三十万人尸体,然后就这般虎头蛇尾的退回去,真不知道杨广在想什么。

    “都督,果真命运如刀!”袁天罡看着天空,轻轻一叹。

    “道长有收获?”张百仁诧异道。

    袁天罡点点头:“其实此时若不计代价冲入高丽阵营,夺了高丽棉衣,大军未必不能取胜。”

    好歹也是十几万大人的军营,没那么容易被冲破。

    “都督,陛下召你过去!”就在此时,有传令兵赶来。

    张百仁辞别袁天罡,随着侍卫来到杨广大帐前,此时杨广满面兴奋的喝着酒。

    “见过陛下!”张百仁恭敬一礼。

    “都督上座”杨广示意张百仁坐下,然后道:“如今高丽有妖人施展道法,不知爱卿可否战而胜之?”

    摆出诛仙剑阵,自然可以战而胜之,但张百仁会出手吗?

    诛仙剑阵吸纳了三十万士卒的精华,正在蜕变进化,而且如今不知杨广打算,张百仁岂敢胡乱出手?

    “陛下,恕下官手段有限,对方如今逆转天时,非下官所能及也!”张百仁摇摇头。

    杨广面带沉思,听了张百仁的话也不以为然,心中早有预料:“素闻爱卿袖里乾坤能装天下,可能带来百万大军的棉衣?”

    “来不及了!”张百仁毫不犹豫的拒绝:“一来一回,没有一日的时间不够,而高丽已经做法,若能成功,寒冬马上降临,几个小时便可将所有士卒冻死,时间怕是来不及了。”

    此时杨广也是无奈,他虽是天下第一人不假,但那只是在大隋的地盘上。如今在人家高丽地盘做法,杨广与普通人无异,奈何不得对方。

    “可惜了,功亏一篑!”杨广眼中满是惋惜,摆摆手示意张百仁退下。

    走出大帐,张百仁只觉得脸上一凉,一朵雪花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