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三十章 逆转天时之凛冬降临

第七百三十章 逆转天时之凛冬降临

    “呼~”

    刺骨寒风来的如此突然,天空中阴云密布,一片片雪花仿佛鸭绒,缓缓自空中坠落。

    风停了,入目处唯有一望无际的暴雪。

    猛然抬头,张百仁顿时悚然一惊,北斗七星已经指向了北方。

    此事成了!

    对方做法成功了!

    冷!

    冷到了骨子里!

    这种天气下别说战斗,就算站都站不住脚,尤其是身上还穿着铁甲。

    “呼!”

    一堆堆早就准备好的篝火已经陆续点燃,无数身穿铁甲的士兵围绕在火堆旁,不断争先恐后靠近火堆。

    伸出手指接住空中坠落的雪花,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真正的逆转天时,还是第一次见到。

    “对方成了!就是不知能坚持多久!”袁天罡自远处走来,面色有些难看。

    “大隋退兵已经是定数,无可更改!”瞧着那铺天盖地的雪花,张百仁轻轻一叹。

    有聪明的士兵早就挖了地洞,在瑟瑟的北风中躲入地洞之内。

    大地是暖的!

    俗话说得好,冬至一阳生,夏至一阴生。高丽虽然改换了天时,但却无法更改大地。

    如今六月,大地正是阳气升腾之时,躲入底洞内就冻不死。

    任凭你地面北风呼啸,却逆改不得大地深处的阳气。

    高丽大营

    乙支文德脚踏罡斗,不断迈步施法,推动着北斗七星。

    待到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北方,乙支文德已经周身瑟瑟发抖,不断打颤,仿佛下一刻就能立即倒下。

    “噗!”

    凛冬已经降临,尚差风雪。

    乙支文德张大嘴,腹部鼓胀,之前吞下的水,此时居然猛然喷出来,落在了七星灯上,然后就见七星灯周边雪花飘落,寒冰凝结。

    “砰!”

    乙支文德栽倒在地,满色苍白缩成一团。

    成了!

    有准备好的士卒立即上前将乙支文德抱住,然后放入准备好的木盆中,木盆内温水热气升腾,浓郁的药香飘忽。

    在这准备好的药液中,乙支文德逐渐睡去,朦胧中只是叮嘱一声:“记得添加灯油,莫要叫七星灯灭了。”

    乙支文德睡下,此时天下却陷入了震惊之中。

    六月飘雪!

    拇指大小的雪花自空中坠落。

    站在风雪中,任凭雪花坠落,落满自己的肩头。

    此时北斗七星高悬,令人移不开目光。

    寒冷的北风中,想要撤兵都来不及。

    “你说对方的术法神通能坚持多久?”张瑾无奈的道,此时其衣衫上早就落满鹅毛大雪。

    张百仁沉默了一会,然后才道:“不知道,我从未遇见过这种术法。”

    倒是白云沉默一会,开口道:“我若没猜错,这功法似乎是上古神通小周天神术,此神通可以号令北斗七星恒,若不成也就罢了,一旦成,那可就麻烦了。只要灯油足够,这术法便会一直延续下去。当年三国时期诸葛武侯欲要施展小周天星辰神术,可惜功亏一篑,不曾想今世居然有人能重现此神术。”

    小周天星辰神术?

    张百仁面带好奇之色,一边袁天罡拍了拍脑袋:“这术法貌似我以前也听说过,不知自从诸葛武侯之后,神通便已经失传了吗。”

    “高丽哪里来的神通?”

    众人你瞧我我瞧你,宇文述道:“不能拖下去了,若对方准备了足够的灯油,情况只会对咱们越来越不利,百万大军都要活活被冻死!”

    张百仁闻言默然,没有开口。他也懒得开口,这次事情里里外外都透漏着诡异,他不想搀和。

    “本都督有些冷了,各位慢慢商议,本都督去暖和一下”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留下面色愕然的众人。

    瞧着众人愕然的表情,袁天罡一声苦笑,紧随张百仁身后追了过去。

    百万大军,一部分是门阀世家的,一部分是杨广的,这些人乱搞,自己懒得替他们收摊子。

    “都督,你怎么走了?你不是心怀百姓吗?难道就忍心见到这些役夫士兵活活冻死?”袁天罡眼中满是不解。

    “冻不死!”张百仁翻了翻白眼:“百万大军,再加上百万役夫,附近的柴火撑不了一日,所以朝廷一定要在今日便解决此事。”

    “众位将军打算突入高丽阵营,破了那术法神通,你为何不相助一臂之力?”袁天罡不解。

    “自从来到战场,处处都透着诡异,陛下与门阀世家各有自己的小算盘。若百万大军灭亡、百万役夫被人诛杀,中原面临外族再无抵抗之力,到时候各族铁骑南下,五胡乱华将会再次上演,门阀世家也要灭绝,他们都不是傻子,这百万大军、百万役夫绝对不会随便丢了性命,他们比我可要着急,正要趁机看看各方的底细。”

    张百仁打定主意,若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出手。

    袁天罡闻言苦笑着点点头:“倒也是这么个理!”

    此时袁天罡虽然看出一点苗头,但却也不敢断定。

    “他怎么走了?”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众位将军你看我我看你,宇文述眼中满是不解。按照常理,最不该走的便是张百仁,因为张百仁心怀百姓乃人所共见。

    “他是看不清局势,不想蹚浑水!生怕咱们与高丽勾结,暗中设计将其害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便是如此!”一边的来护儿苦笑。

    换了任何一人,都不会在这种形势下乱蹚浑水。

    确实如此!

    “大都督修为咱们都亲眼目睹,若没有大都督相助,想要破除壁障杀入高丽,我等不知要多付出多少代价”一直不曾开口的于仲文面色难看道。

    听了于仲文的话,众人沉寂下来。过了一会才听虞世基道:“老夫去劝劝他。”

    “有劳大人!”众位大将齐齐一礼。

    虞世基转身来到张百仁大帐,只见张百仁手中拿着一卷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木非木的书简观看,看的津津有味。

    “见过张大人!”虞世基抱拳一礼。

    “原来是虞大人来了,还请上座”张百仁收起金简,抬起头看向虞世基“虞大人来此有何贵干?”

    “都督神通盖世,道法无边,何不出手救助这无数百姓?”虞世基面色诚恳:“此乃无量功德也。”

    “虞大人说笑了”张百仁整个人缩入胡裘中,眼皮微微眯起,似乎在梦呓般:“我若道法神通通天彻地,也就不会任凭三十万大军白白死在高丽的土地上。”

    虞世基哑然,只是苦笑,过了一会才道:“都督若不出手,只怕这百万大军百万役夫也要浮尸此地步其后尘。”

    “干我何事!”张百仁眼睛彻底闭上:“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吃多少饭担负多大的担子,虞大人若无事请回吧。”

    见到张百仁逐客,虞世基无奈只能告退。

    待到虞世基走远,袁天罡才道:“当真不肯出手?”

    “出手是要遭受反噬的,我证就阳神在即,岂会傻傻出手害了自己!”张百仁冷冷一笑。

    “阳神?”袁天罡一个激灵,激动的身子都开始不断哆嗦:“都督莫非是说真真正正的……。”

    “不错!”张百仁点点头。

    “那确实是不该出手,道业大于天”袁天罡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满是狂热之光。

    张百仁不肯出手,众人也只能作罢,开始安排如何杀入高丽大营,斩了那术法祭台。

    商议完毕,却见张瑾运转金身,二话不说嗷嗷的冲向了高丽阵营。

    铺天盖地的箭矢,在张瑾的肌肤上留不下任何痕迹。

    “出手!”

    对视一眼,军中高手纷纷窜出,向着高丽大营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