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盗取六字真言贴

第七百三十八章 盗取六字真言贴

    六字真言贴张百仁眼馋已久,就在刚刚魔种终于彻底与光明法师融为一体,张百仁终于开始有所动作了。

    来到密室,张百仁闭上眼睛,开始沟通魔种,暗中窥视着光明法师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咦,这老儿速速够快啊,前些日子还在高丽,怎的今日便去了吐蕃?不管了,还是暗中将神通学到手才好!”张百仁暗自沉思,斩去杂念,通过魔种很快便翻到了六字真言贴的修炼神通。

    “原来如此!”看着那六字真言贴,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

    六字真言贴修炼出的乃是本命法宝,同样的的六字真言贴,不同的人、不同的材质,修炼出的六字真言贴威能也就不同。

    欲要修炼六字真言贴,首先便需要六字真言贴的承载之物。

    这世上材料千千万万,纸张、布匹、牛皮、异兽的皮子,数不胜数,载体不同,修炼出的六字真言贴威能也就不一样。

    光明法师的六字真言贴乃天山化妖的冰蚕吐出,这冰蚕活了不知多少年,每年只吐出一丈丝线。而光明法师只要那一丈丝线最开始与最末尾的一毫米,然后经过秘制冶炼祭祀,方才练成六字真言贴。

    可以想象,光明法师的六字真言贴乃吐蕃举国之力,几代几人的供养,才能炼制成一件至宝。

    之前对敌,光明法师施展的只是六字真言贴神通,至于说六字真言贴的根本,光明法师一直贴身珍藏,从未露出半点,所以世人也不知六字真言贴的真正神威。

    吐蕃

    光明法师与伏允正在谈论高丽之事,忽然眉头一皱,一阵不安自心中卷起,内视体内不曾发现半点不妥,但偏偏光明法师却知道,一定是有大不妥,冥冥之中一层阴影侵袭灵台所在。

    “嗡!”

    只见光明法师催动怀中六字真言贴,那六字真言贴神威散射而出,阴影瞬间散去,光明法师灵台一片祥和。

    “莫非他化自在天魔来坏和尚的修行?”光明法师退了那阴影,心中暗自不解。

    就在此时,却听对面伏允道:“法师?法师?”

    “阿弥陀佛,和尚失礼,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还请大王勿怪!”光明法师连忙行了一礼。

    “无妨!无妨!”伏允笑了笑。

    涿郡

    城南庄园

    张百仁眉头紧锁,似乎遇见了什么难解的问题一般。

    过了一会才砸舌道:“和尚的六字真言好神威,居然能镇封我与魔种的感应,也不知直面这六字真言,会有何等下场。”

    张百仁手指敲击膝盖,揣摩着六字真言贴的修炼方法。

    修炼六字真言贴,必先寻找到六字真言贴的载体,张百仁收藏了整个大隋的国库,寻找六字真言的载体自然难不住他。

    六字真言贴宽十厘米,长三十厘米,上书六字真言‘吽嘛尼叭咪吽’。此为六字真言贴,有诸般种种不可思议之神通,不可思议之妙用。

    在袖里乾坤内一阵翻找,张百仁扯出了一块兽皮。

    这可不是普通的兽皮,而是蜃兽的兽皮。

    当初张百仁在广成子府邸内诛杀了上古神兽蜃的皮子,这厮活了不知多少万年,诛仙四剑吞噬气血肉,但却没有吞噬掉皮子。

    摸着蜃兽的皮子,张百仁拿出七星剑欲要裁剪,却听得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蜃兽周身火花四溅,却不见皮子有任何的痕迹留下。

    “坚硬如斯!当真不可思议!”瞧着蜃兽的皮子,张百仁拿出诛仙剑,但随即想想却又摇头,诛仙四剑过处杀机四溢,这皮子可就是毁了。

    “凝缩是精华,我何不开炉锤断,将此兽皮炼制成六字真言贴大小,其质量必然更上一层楼”张百仁眼中满是神光,拿着皮子走出密室,急匆匆的将袁天罡寻来。

    “你说你要寻找天地造化所在开炉炼宝?”袁天罡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点点头:“不错,正需要你替我参谋一番。”

    袁天罡抓了抓胡须,过一会才道:“这可是难了。”

    “怎么说?”

    张百仁诧异道。

    “如今有名的洞天福地皆有主人,你若想寻找无主之地,怕是难如登天”袁天罡揉着脑袋。

    “都有主了?”张百仁不甘心道。

    “都有主了!”袁天罡点点头。

    张百仁眉头紧锁:“我若是去各大道观借炉火一用如何?”

    “天地造化用一点便少一点,怕是对方不肯!”袁天罡道:“更何况如今六宗伐神,天下大乱,咱们还是避避风头的好。”

    张百仁眯起眼睛,过了一会才道:“我偏不!”

    “神祗乃朝廷赦封正统,各大道观胆敢动手当真是大胆包天!”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杀机:“正好趁机向各大道观发难!”

    “都督欲要对各大道观动手?”袁天罡顿时悚然一惊,随即道:“此事还需三思。”

    “无须三思!”张百仁伸手打断了袁天罡的话:“各大道观与门阀世家、匪类勾结,乱我大隋江山,若顺了本都督的意思则罢了,不然本都督定要其好看。”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袁天罡:“你对天下名山大川了如指掌,拿处最适合本都督炼制宝物?”

    袁天罡闻言略做沉思,然后开口道:“思来想去,唯有庐山最合适。”

    “庐山上是那家宗门?”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南天师道!南天师道影响力颇大,依照我看……”袁天罡还要劝解,却听张百仁道:“无须劝解,替我递上拜帖,就说本都督雨要借助南天师道炉火一用。”

    袁天罡看着张百仁,不晓得张百仁打什么注意,只能转身下去准备。

    “南天师道,记得当年南天师道便有人刺杀过我,如今正好新账老账一起算!”张百仁摸着下巴,眯起眼睛道。

    如今天下兵马汇聚涿郡,自己背靠鱼俱罗,张百仁就不信那家道观敢和自己做对。

    八月

    杨广赦令黎阳、洛阳、太原等粮仓向涿郡运送米栗,二征之心已经昭然若揭,顿时天下哗然,高丽陷入了无尽惶恐之中。

    “大王,这次怕是没完,大隋回去暂时养精蓄锐,要不了多久便会卷土重来”乙支文德坐在高丽王对面,手中棋子举棋不定。

    “法师以为如何?”高丽王无奈叹了一口气,高丽弹丸小国,惹上大隋这等庞然大物,能好的了才怪呢。

    瞧着高丽王,乙支文德道:“此事还需向其余各大部族求援,唇亡齿寒也!”

    听了这话,高丽王无奈一叹,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都督,如今关内乱成一团糟,还请都督上书陛下回转洛阳镇压天下”宇文恺精神怏怏。

    这些日子张百仁和宇文恺倒是有些意思,二人虽然算不上至交,但却也有些交情。

    张百仁点点头:“我正要和陛下说。”

    张百仁与宇文恺说了一会,送走宇文恺来到临朔宫。

    杨广此时盯着一副地图观看,眼睛眨也不眨。

    “陛下!”

    无须通秉,张百仁直接走入宫殿。

    “爱卿来了!”杨广卷起地图,转身看向张百仁。

    “还请陛下回转关内,如今关内群魔乱舞,还需陛下弹压天下”张百仁抱拳一礼。

    杨广摇摇头:“一些民夫罢了,不足为虑。不过你说得对,如今朕离开洛阳有些时日,是该回去了。”

    杨广并不将起义军放在眼中,一边说着杨广示意张百仁坐下,拿出一方棋盘:“朕有些手痒,爱卿与朕博弈一盘,看看朕的棋力是否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