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宇文恺之死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宇文恺之死

    看了杨广一眼,张百仁点点头,随意一根棋子夹在手指间,‘啪嗒’一声落了下去。

    杨广一笑,坐在石凳上,不断落下一颗颗棋子。

    二人俱都是心智高绝之人,落子无需多考虑,俱都是落子如飞,不过半个时辰,整片棋盘都布满了黑白二色的棋子。

    “下官输了!陛下技高一筹!”打量棋盘许久,张百仁才收回手掌,将手中的白子落在棋篓内。

    杨广点点头:“不日朕即将启程回转洛阳,涿郡这边爱卿以为该如何安排。”

    “陛下心中自有断绝,下官何必献丑”张百仁笑着摇头,通过这盘棋,张百仁已经明白杨广要表达的意思。

    “也罢”杨广点点头。

    张百仁告辞离去,留下杨广看着棋盘许久不语。

    南天师道

    有大队军马来到庐山脚下,顿时惊动了南天师道中的修士。

    “来者何人?贫道见过将军!”却见一位道人身形飘忽自山顶而下。

    “你便是南天师道的道士?”骁虎骑在马上,虎视眈眈的瞧着身下道人。

    “小道正是南天师道的知客!”道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奉大都督法令,欲要借南天师道炉火一用,尔等速速回去筹备,若有耽搁大都督雷霆之怒降下,定要尔等好看!”骁虎将手中一卷法旨扔下,不给道士反驳的时间,已经骑马转身离去。

    道人拿着法令目瞪口呆,待见到朝廷大军消失,才脚步匆匆的向着山中赶去。

    “师傅,朝廷的人来了,欲要借助庐山炼宝!”那知客弟子快速上山,来到了一座道观门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大殿内气氛沉寂,过了一会才道:“是哪位官员?”

    “大都督张百仁!”知客恭敬道。

    大殿内在次沉寂下来,过了一会才听大殿中人开口:“此事怕是无法拒绝,若有违逆只怕会惹来雷霆之怒,只是我南天师道也并非好惹的,此事你去只会一下众位长老执事。”

    知客闻言退下,过了许久才听大殿内响起一阵喃呢自语:“听人说金顶观似乎有教祖张道陵留下来的天书现世,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南天师道

    大长老劉桐所在之地。

    听了门下弟子的汇报,刘桐手指敲击着膝盖:“听人说金顶观的张百义曾经因为讨女人欢喜,使了一手百花齐绽的法术!”

    “长老的意思是?”门下弟子愣了愣神。

    “张百仁来了倒也好,正要瞧瞧是不是当年的余孽。当初张家余孽裹挟天书遁逃,致使老夫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正好趁机试验一番”刘桐看向门下弟子:“你去众位长老哪里探探口风,那可是教祖天书,我就不信这些家伙能坐得住。”

    “是,弟子这就下去吩咐”刘桐弟子脚步匆匆离去。

    不说南天师道波流暗涌,此时涿郡也是风起云涌。

    民部尚书帆子盖留守涿郡,九月,杨广驾车返回洛阳。

    冬,十月,甲寅,工部尚书宇文恺卒。

    宇文恺死了。

    张百仁站在宇文恺的灵柩前,看着那张安详的面孔,前日谈话清晰的响彻耳边:

    “你一定要相信他!”

    又有一尊朝廷巨头陨落,谁都不会想到,宇文恺死的这么干脆。

    张百仁沉默,文武百官沉默,百万人的大军亦沉默下来。

    杨广回转洛阳,少不得一番斗法。

    当时杨广坐拥涿郡,俯视天下群雄,天下群雄莫敢不从,于是只能捏鼻子认了,承认了杨广的剥削。如今杨广只率领亲卫回转东都,再想出来怕是难了。

    宇文恺死,厚葬之。

    终于在天气变冷之前,杨广回到了东都,同时过冬的各种物资也纷纷向涿郡押送而去。

    回到自家府邸,张百仁睡了一觉,然后起身吃一点东西,就听门外侍卫道:“先生,永安宫有请。”

    张百仁起身上了马车,随萧家兄弟向永安宫走去。

    “如今准备的如何了?”张百仁看向骁虎。

    “南天师道已经传来信息,区区一家道观,如何敢违逆朝廷大都督的法令,都督随时都可以登山炼宝”骁虎脸上满是讨好。

    张百仁笑着点点头,马车辘轳直接来到永安宫。

    “百仁”巧燕最先迎了上来。

    张百仁一笑:“巧燕姐,你最近道功可是拉下来,身子都丰腴了不少。”

    巧燕翻翻白眼:“迟迟不能突破见神,我当然懒得继续练武了!”

    巧燕瞪了张百仁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娘娘在大殿里等你呢。”

    张百仁随着巧燕进入永安宫,萧皇后正面色端庄的坐在案几前书写着什么。

    “见过娘娘!”张百仁直接开口,打断了萧皇后的动作。

    萧皇后无奈停笔:“你就不能等我写完了再开口。”

    张百仁笑着道:“平日里娘娘时间多得是,多写一副字帖与少写一副字帖,又有什么关系。”

    “就你有理!”萧皇后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嘿嘿一笑,有侍女端来托盘,放在案几上。

    巧燕道:“娘娘知道你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吃饭,早就准备好了等着你呢。”

    听闻此言,张百仁搓搓手,二话不说直接掀开托盘,瞬间香气弥漫开来,惹得人口水狂流。

    “五宝莲花鸡,就算是佛祖看了也要跳墙”张百仁二话不说,立即开吃。

    萧皇后静静的看着张百仁吃食,待到一整只鸡都被吃光,才听萧皇后开口:“饱了?”

    “饱了!”张百仁点点头。

    “边关大战听人说死了三十万将士?”萧皇后面色凝重起来。

    张百仁也气势一凝,严肃的擦了擦手:“确实如此。”

    “区区高丽弹丸小国,如何能牺牲三十万将士?传出去令人不敢置信!”萧皇后眉头紧蹙,风情万种的眼睛中满是不解。

    高丽才多少人?大隋一郡之地,三十万大军都快要及得上高丽人口总合了。

    “陛下的布局贫道看不明白”张百仁坐在萧皇后对面,接过侍女递来的一盏茶水,眼中满是凝重。

    “陛下有什么打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萧皇后晶莹细腻的手指敲击着案几:“不过死伤三十万未免天方夜谭。”

    “确实耸人听闻,如今高丽上下都快要吓死了。高丽自己也处于云里雾里之中,不清楚怎么就杀了三十万大隋将士!”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情报递给萧皇后。

    如今高丽举族颤栗,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死伤三十万绝对不正常。

    看着手中情报,萧皇后眉头皱起,过了一会才道:“陛下这么做,定然是有陛下的道理。”

    “下官也是这么想的!”张百仁连连点头。

    “到底有什么玄机!”萧皇后眼中满是不解。

    张百仁离开了萧皇后寝宫,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前往庐山炼制宝物。

    看着手中一封封各地传来的密报,张百仁眉头皱起:“如今天下反贼越来越猖狂,你速速传令各地守卫,务必将反贼清剿干净。”

    骁龙无奈道:“都督,如今大隋精锐都汇聚于涿郡,地方虽然有些守备,但却也难成大器。那些守备怕都是门阀世家留下的后手,未必肯出工出力,不然也就不会出现六宗之人光明正大的讨伐神祗了。”

    张百仁闻言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将此事通秉陛下,待我庐山炼宝之后,再来肃清天下乱党。下次征讨高丽不远了,时间紧迫,若无必要本都督也不想浪费时间,只是有些盗匪做的太过,非要围剿一番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