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叮当

第七百四十一章 叮当

    “你既然不许我死,那我便努力活下去!”女子眼中露出惊人的神采,紧紧的背诵着张百仁传下来的口诀。

    张百仁轻轻一叹,将女子抱入船舱内,此时一个硕大的浴盆已经准备好,浴盆里是滚烫的沸水。

    左丘无忌将各种药材准备好,张百仁示意众人退出船舱,手中各种药材略作抓拿,便直接扔入浴盆中。

    瞧着周身脏兮兮的女子,张百仁轻轻摇头,也不避讳,直接手起刀落将其拨的干干净净,然后一根根金针插入女子周身窍穴。

    女子脸上漆黑,倒也瞧不出羞涩。

    张百仁心无杂念,将女子抱起缓缓放入了药桶内,朝阳之力不断注入女子体内。

    以金针封住女子的周身窍穴,暂时止住伤口血液的流逝,封住其生机,然后再将其放入木桶,到也不怕女子体内进水。

    易骨武者可以操控周身所有肌肉,若非其心脏破碎,根本就不用炼制成药人这般麻烦。

    朝阳之力确实玄妙,女子体内的伤势在缓缓痊愈。尤其铁线虫进入女子心脏,不断弥合修复女子的心脏。

    “大概只需半个月,你便可以伤势初步愈合,日后你便跟在我身边修行吧!”张百仁轻轻一叹。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张百仁实在不忍这般忠烈的女子死在自己眼前。

    女子动弹不得,只是轻轻的眨了眨眼睛。

    走出屋子,左丘无忌正在船舱外等候,瞧着张百仁走出,挤眉弄眼露出一抹怪异之色:“我说都督,你该不会是真的始乱终弃了吧。”

    “你又不是不知我本性,从来不曾近女色,如何会落下风流债,这女子太可怜,必然受了极大打击,导致精神恍惚,有些不灵光,待我将其医治好,此事便清楚了!”张百仁摇了摇头,看着倒退的江水,不知为何没由来得一阵厌恶。

    “都督,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别有用心,想要趁机接近你?”左丘无忌低声道。

    “你见过那个武者肯将自己心脏搅得七八碎的?”张百仁看着左丘无忌。

    左丘无忌闻言愣了愣:“倒也是这个理。”

    “派人去查查女子的身份”张百仁道。

    左丘无忌领命而去,张百仁在次转身走入船舱,瞧着盘坐在浴桶内的女子,一团朝阳之力打入女子体内,然后在女子的檀中穴刺入一根金针。

    好在水面悬浮着一层药材,不然说不得好生尴尬。

    不过女子却是闭上眼睛,呼吸微微急促。

    张百仁摇摇头,没有多说,坐在浴桶边缘,正阳之力迸射,一只手伸入浴桶内,瞬间药浴沸腾,女子脸上汗渍开始冒出,露出疼痛之色。

    张百仁依旧我行我素:“运转药王真身口诀,吸纳药材的力量!”

    女子微微点头,开始闭目观想。

    张百仁坐在女子身边,不紧不慢的参悟着六字真言贴。

    时间一点点流逝,待到第三日,张百仁站起身瞧着浴桶内的女子,此时女子脸上花了脸,黑色与白色混合,看起来颇为滑稽。

    张百仁双手伸入浴桶内,将女子的身体抱出来。

    肌肤雪白,入目处俱都是雪白的肌肤。胸口殷红处清晰可见,两条洁白的大腿肌肤细腻均匀。

    腿玩年!

    张百仁不由自主响起后世的一句话。

    不敢多看,那女子羞得眼睛紧紧闭着,张百仁将女子放在软榻上,然后用棉被盖好,放下帷幔道:“换水!”

    有侍卫走进来,将木桶搬出去,又有新准备好的木桶、药材送进来。

    修炼药王真身期间,不食半点人间烟火,方才尽可能的吸纳药材精华。

    配置好药材,放入木桶中,张百仁开始运转正阳之力升温,然后关好大门,来到软塌处掀开帷幕,缓缓揭开棉被,那瓷白肌肤晃得张百仁有些眼晕,女子身上不着片缕,入目处一览无余。只是这细嫩的肌肤与黑乎乎花了的脸蛋颇为不配。

    瞧着女子眼睛紧闭,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抱起女子,再次放入浴桶内,然后二话不说继续闭目参悟六字真言贴。

    有光明法师修炼几十年的经验参照,张百仁对于六字真言贴的修炼速度不可谓不快。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流逝,有的时候张百仁会站在船头瞧着两岸民不聊生的百姓,不由得呆愣愣站在那里许久无语。

    易子而食!

    这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张百仁无奈,唯有来到这个时代,你才会知道这个时代的残酷、无情。活下去是人骨子里的本能,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

    见的多了,张百仁也懒得继续看,生怕一个忍不住跑出去大开杀戒。

    时间缓缓悠悠,便过去了一个月。

    张百仁手掌落在女子的一只软绵处,压得软绵变了形状。

    自女子身上软绵处拿开,只见心脏处狰狞的伤口已经愈合,张百仁点点头:“你的伤势已经初步痊愈,还需静养一段时间。”

    女子脸上黑兮兮一片,叫人看不清其中的表情。

    “多谢都督!”声音清脆,仿佛小桥流水。

    “唉!”

    张百仁轻轻一叹:“该换药了,你且自己换洗一番吧。”

    其实张百仁此时倒觉得蛮尴尬的,船上没有女子伺候,张百仁也无可奈何。

    走出船舱,迎着冷冽的寒风,张百仁呼出一口气:“距离庐山还有多远?”

    “还有一日路程”左丘无忌瞧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打趣:“都督好艳福。”

    张百仁摇摇头:“有妇之夫,本都督可没有那种怪癖。”

    说到这里,张百仁道:“这女子的来历查到了没有?”

    左丘无忌苦笑:“如今这般世道,乱成这般样子,怎么去查?此女与都督有缘,又修炼药王真身,都督便将其收下吧。”

    “稍后我去问问,这其中许多头绪尚未厘清!”张百仁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张百仁转身走回屋子,见到那女子后却是愣了一愣。即便张百仁阅美无数,进过杨广寝宫,见到过杨广寝宫内数不清的艳丽女子,也不由得被这女子惊艳了一下。

    就仿佛是一颗洗去铅华的明珠,令人眼前一亮。

    张百仁面露笑容,正要开口,却见女子已经一头扑了过来,扎入张百仁怀中:“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

    张百仁愕然,拍了拍女子背部:“姑娘,你怕是认错人了,我可从来不记得你。”

    “不记得我?”女子顿时面色惨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贝齿咬着红唇,丝丝血液滴落,然后强行挤出一个笑容:“你不识得我了?看来你果真将我忘了。”

    说到这里,女子露出一个惨白、倔强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你既然忘记我,那咱们便重新认识一下,奴家叮当,见过公子,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我姓张,字百忍!”瞧着女子惨白倔强的笑容,看起来令人揪心,笑容比哭还难看。

    “公子救了小女子性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女子脸上带着倔强笑容,只是这笑容越来越勉强。

    张百仁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叮当!”

    叮当脸上倔强笑容猛然绷不住,两行清泪缓缓滑落:“你终究是不记得我了!当年说好的海誓山盟,你终究还是将我忘了!你终究还是将我忘了。我踏破千山万水,露宿街头一路乞讨来找你,可惜你还是将我忘了。”

    叮当哭了,哭声很无助,满是绝望。

    令人心疼。